清末上色老照片:滿族婦女母乳喂養懷中孩童,小偷戴著枷鎖示眾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那些百年前的老照片成了清末歷史的絕唱,經過后期上色,又拉近了我們與歷史之間的距離。

盡管有些色彩明顯失真,圖志不語仍然相信它們比黑白照片更能真實地再現清朝末年的社會面貌。

滿族婦女母乳喂養懷中孩童

孩童安靜的偎依在母親的懷中滿意的喝著母乳,而母親則抱著自己的孩子,一臉慈祥的看著他。這名滿族婦女腳上穿著滿族婦女的傳統鞋——旗鞋,也被稱為「馬蹄底」鞋。

慈母懷中抱,哺與稚子乳。母愛總是無私無聲,無邊無價。當我們閑暇之余打開手機那一刻,倒不如先給母親打一個電話,聊聊家常、說說近況,也不枉父母對我們的養育之恩。

小偷戴著枷鎖在街上示眾

衙役將一名戴著枷鎖的小偷押到他曾經偷竊的店鋪門前示眾,好以儆效尤。小偷一臉驚恐地看著周圍圍觀的人群。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有手有腳做點正經生意不好嗎?!

枷鎖這種刑具都是由實木打造,根據犯人犯罪的嚴重情況枷鎖的重量也會逐步增加,分別有三十五斤、五十斤、六十斤和上百斤等。

天津法租界街景一角

天津法租界街一個公共建筑物的進出口,周邊有著各式各樣的攤位,來來往往的行人里有留辮子的大清子民和法租界里的洋人。

天津法租界位于現在的天津和平區,有去天津旅游的網友可以去天津市和平區的解放北路,那里還留有法租界時期的法式建筑。

老漢在集市上吃西瓜

炎炎夏日,人聲鼎沸、行人如織的集市上,一個老漢或許是逛集市逛的口渴了,買了半塊西瓜站在一張木桌旁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

天津鼓樓定南門和殘破的城墻

熙熙攘攘的人們行走在定南門下的街道上,兩邊原有的城墻也被拆除的七零八落,照片拍攝于1905年,七年后,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清朝將會在屈辱中走向滅亡。

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戰爭爆發,7月14日天津淪陷。1901年,由八國聯軍組成的天津都統衙門下令拆除天津城城墻。

富商和他的妻子合影照

照相技術剛剛傳入清朝初期,愚昧無知的清朝人認為照相會吸取人的靈魂,所以很是抵觸。后來慢慢的人們才發現吸取靈魂的說法是無稽之談,才開始逐漸開始接受照相這個新事物。

老夫妻騎著毛驢出行

老漢牽著毛驢,讓小腳的老伴坐在毛驢上。

在清朝,即便驢相比較牛馬在價格上要便宜很多,不過也不是隨隨便便一個農戶之家就能買得起的。

婦女翹著二郎腿紡線

一個農村婦女在家中的院子里使用一個簡陋的紡線工具紡線。

中國封建時期,男人在外勞作,女人持家且很少拋頭露面,再加上當時漢人女性普遍裹腳,大多數農村婦女的一生都幾乎是在家中度過。

開心的滿族家庭

遼東某個村莊的一戶家庭,年過四旬的滿族男子老來得子,與妻子蹲在家門口逗弄幼子開心。

街頭理發師給顧客梳理辮子

清朝的理發師大多被稱為「剃頭匠」,他們一般都是挑著擔子走街串巷,如果有誰要理發,就找個墻邊讓顧客坐在板凳上,即可開始工作。

父與子

一名年輕的清朝官員小心翼翼地雙手托舉著他年幼的兒子。

這名官員對兒子甚是寵愛,為了給孩子拍紀念照,都穿上了官服。

光著膀子的貧窮男子

這名頭髮凌亂的男子光著膀子,褲子和鞋破爛不堪,由于長年累月在外勞作,他的皮膚已經被陽光曬得失去了原有的顏色。

街頭上的流動小吃攤

流動小吃攤的女攤主剛剛給顧客盛了一碗食物,饑腸轆轆的男子來不及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站在小吃攤前便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福建的大清郵政工作人員

圖為1906年福建福州的大清郵政局工作人員站在郵局門前的合影,站在兩側的4人是郵遞員。門的兩邊分別掛著「郵政重地,禁止喧嘩」的警示牌。

1896年3月,光緒皇帝批準開辦大清郵政官局,中國近代郵政由此誕生。

京師大學堂的學生上地理課

京師大學堂創辦于1898年7月3日,是中國近代第一所國立綜合性大學,也是中國最高學府北京大學的前身。京師大學堂的課程設置仿照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分普通學科和專門學科兩類,不光教四書五經,還有數理化等西方學科,西方學科多有外教任課。

轎子中的女傳教士

一個年過半百的西方女傳教士乘坐轎子出門傳教。為方便飲食起居,她還專門雇傭了幾名奴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