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舊影,女子倚樓無語理瑤琴,男子墻角小便被攝影師抓拍!

哒哒哒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朝舊影,女子倚樓無語理瑤琴,男子墻角小便被攝影師抓拍!

被遺忘的痕跡總會被人發現,無論人與事物稍稍拼湊起來都是一段塵封的歷史。一百多年前的照片還有很多,但攝影師的目的卻是未知的。遙想當年,「多少人曾預南煙,最后蒼梧哭翠華。」李鴻章老態龍鐘,紈绔子弟,囂張跋扈的老板娘,東南角的宏偉建筑……

李鴻章老態龍鐘,整個人都萎靡不振。那時候的他,病入膏肓,年事已高。他是清朝最著名的漢人,在慈禧的心目中,他是「改天換地」,在外國人眼中,他是「東方的烏斯麥」,在他看來,他就是「清朝的裱花匠」、「背鍋俠」。

他是近代許多不平等條約的制定者,也難怪他會成為歐美最受歡迎的談判目標。至于是好是壞,就讓后人去評判了,我覺得梁啟超說得最好:「中國的失政,全怪李鴻章,李鴻章,不值一提!」

晚清的小腳姑娘,穿著難看,相貌平平,但裹腳的風氣很好。纏足是漢族婦女的一種丑惡風俗,但也是男人們的夢想。可以說,這是一種「骨肉相連」、「鐵板一塊」的痛苦。

「不能太大,不能太大,女人不能太大」,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思想,但在一百多年前,這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即便是朝廷也束手無策。

一家五口人,三個小菜,一大盆米飯。狗不會嫌窮,能養一只貓,吃的還不錯。

在清朝的時候,很多人的臉都是黑色的,因為他們的攝影技術太差,大部分都是吃粗糧,營養不良。

廣州珠江,一艘花船上,一群紈绔子弟正在花船上把玩著,里面的擺設富麗堂皇,放浪形骸,放浪形骸。

廣州的花船在乾隆時期就已聲名遠播,船妓靠船謀生,他們的船多是畫舫,被稱為「花船」。夜已深,燈火通明,富家少爺上了一艘游輪,風月無限。

一名女子,正彈奏著古箏,玉指如玉,琴音悠揚。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女人長得很漂亮,一點都不比那些當紅的大明星差。她應該是個琴棋書畫的大家閨秀,「春色漸濃,簾幕還沒卷起。我無話可說。」

三代滿族,小兒媳抱著小孩,老婆婆斜眼看著。在封建社會,兒媳們都是小心翼翼的,自己照顧孩子,讓婆婆照顧孩子很困難!

鄉紳和他的三個妻子,越有錢,就越想娶幾個老婆,這樣才能有更多的孩子。只是那些妃子身份低微,平時上不了台面,很少有機會和她合照,就算死了,也沒辦法進入祠堂。

所謂「尿急」,「便急」,「屁急」,這是「人有三急」。這人實在是忍不住了,只好找了個角落,把事情給處理了。一名攝影師正好經過,將這一幕拍了下來,這一幕讓人哭笑不得。

1894年,位于東南方的內城塔樓,攝于1894年。東南角樓是中國現存最古老、最大的城墻角樓,歷經了漫長的歲月滄桑,至今已經有五百多年的歷史。

護城河變成了一條小溪,泥濘的道路一直延伸到了城外。駝鈴、馬車、騾子、天晴、風沙、下雨天的泥濘。高大的城墻,高大的塔樓,給人一種濃濃的歷史氣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