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中看歷史:長指甲不只是后宮娘娘的標配,官員和教書先生都留著長長的指甲

自從1846年照相機傳入我國后,我國人民就可以留下自己影像了。

在我們翻閱晚晴時期老照片的時候,看著一張張神情不同的臉,常常會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

比如說,在某些照片中,有一些官員和教師教書先生,都留著長長的指甲。

現代人看了,不由得會產生疑問:他們為什麼會把指甲留的那麼長?細菌什麼暫且不提,他們就不怕累贅麼?

自從漢朝的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以來,儒家在我國扎根了數千年,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讀書人,對于人們的思想與生活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在清末的福州,有一個姓丁的先生,他是一個富裕的讀書人,為人十分和藹,只是有一個怪癖,就是不管什麼天氣,都喜歡將手指緊緊地塞進袖子里。

有的人就很感興趣,連忙問:「你的手怎麼了?怎麼捂的這麼嚴實?難道不熱麼?」

每到這時,丁先生都會笑而不語。

人就是這樣,對能輕易看到的東西,往往不屑一顧,而對于看不到的事物會產生強烈的好奇心。

丁先生越是拒絕,旁人的好奇心越是旺盛,隔三差五就要丁先生把手伸出來。

丁先生一開始還堅定的拒絕,但是最后實在禁不過好事者的軟磨硬泡,道:「我倒是可以拿出來給你看,但是,我可得事先說好,你們可別被我的手嚇到了。」

好事者哈哈一笑:「我們不怕,你快把手拿出來吧。」

只見丁先生將手一抽,圍觀者一看,無不面面相覷,嘖嘖稱奇,原來丁先生有三根指甲出奇的長,還歪歪扭扭的,看上去真是說不出的詭異。

別人就問道:「丁先生,你為什麼要留這麼長的指甲?不覺得不便麼?」

丁先生解釋道:「這三根指甲,一根象征著乾,一根象征著坤,而另一根指甲象征孔夫子,哪里能剪?剪了,那豈不是在褻瀆孔夫子他老人家?」

丁先生說這話的時候,言之鑿鑿,頗有一些趾高氣昂的樣子,顯然是對自己的指甲十分的得意。

眾人聞言,不由得哈哈大笑,紛紛譏諷道:「丁先生還真是個書呆子。」

后來在福州城里面開了一家照相館,每天都有很多人進來照相,圖個新鮮。

很多福州的百姓覺得,丁先生的指甲十分稀罕,很有一些紀念意義。于是,就想拉著他去照了一張相片。

丁先生一開始還拒絕,但是,后來又覺得拍照很有趣,只要一按下快門,就能記錄影像,丁先生也就同意了同鄉們的請求,拍了一張照片。

這張照片歷經了數百年的歲月,一直流傳到了今天,其已經從一個人的紀念品,轉變成為了研究晚晴民風民俗的重要資料之一。

人是群居動物,人只要還活著,就無法擺脫環境的影響。一個人的外貌、習慣等等,也與其身處的環境有很大的聯系。

比如說,在觀看清末老照片的時候,我們可以很輕易地發現一個現象,留著長指甲的,大多數是一些官員、僧人和教書先生,但是,其中的勞動人民卻非常少。

原來,這是因為那些官員們平日里面,不事勞作,每天飽食終日,他們有充足的時間保護指甲,所以他們的手指甲自然能留得下來。

但是,我國的勞動人民就不同了,他們每天不但要做工,隔三差五還要服徭役,每天過的忙忙碌碌。

一個連最起碼的吃飯問題都解決不了的人,哪里有那麼多的閑時間保養指甲?

而且就算有勞動人民有心養指甲,他也養不住,因為體力勞動的過程是十分劇烈的,一來二去,那些修長的指甲也就都碰掉了。

部分官員也發現了這一現象,在其心中產生了一個很荒謬的概念,短指甲是貧困的象征,而長指甲則象征著富貴。

于是,官員為了彰顯自己的身份,其指甲也變得越來越長了。

在新中國成立之后,封建主義的大山被推翻了。指甲也不在能力彰顯一個人的身份與地位,于是,這種習慣也就漸漸地消失在了歲月的長河中。

如今,還留著長指甲的,只有兩個原因,一種是工作,一種是愛好。

楊麗萍是我國著名的舞蹈演員,其仙氣飄飄、美輪美奐的舞蹈風格引起了國內外的一致好評。

在她跳舞的過程中,人們很容易注意到她的指甲,又細又長,看起來很有特色,指甲已經成為了她本人的一張名片。故此,便作為一種各人特色留著了。

據說,為了保持指甲的美感,楊麗萍每年都會花費十八萬元的巨款。

如果說楊麗萍的指甲還有一些職業上的要求,那麼,某些人的指甲就純粹是愛好了。

在海口市的靈山鎮,有一名姓馮的男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就是一般的中年男子的模樣。但是,他走在大街上的時候,回頭率卻是有百分之百。

而背后的原因,就是他手上的指甲!

馮姓男子的指甲已經有15年沒有剪了,長約二三十厘米,彎彎曲曲的,走到大街上,看上去十分扎眼。

曾經有人出九萬的高價,想要購買馮姓男子的指甲,但是被其拒絕了。

按照他的說法,他平時也不缺錢,這個指甲陪他十五年了,忽然要他修剪,他怎麼也舍不得。

馮妻經常因為指甲的事與其發生爭執,因為指甲太長,沒有辦法幫忙做家務,但是每到這一時刻,馮先生都只會憨厚地笑笑,也不去和妻子爭論些什麼。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難理解的怪癖。但筆者認為,只要你的愛好不會耽誤到別人,那麼你的做法就是無可厚非的。

在閱讀歷史的過程中,我們常常會感受到時光的變幻莫測。

曾經廣受追捧的東西,如今可能早已落寞;曾經普遍的現象,在如今可能杳無蹤跡。

筆者相信,時代是在不斷地進步的,新習慣全面取代舊習慣是歷史的必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