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去見王夫人,一開始就犯了基本錯誤,后面再彌補已經晚了

哒哒哒 2022/08/26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說到王善保家的因為心中嫉恨,在王夫人面前先將大觀園的丫頭們告了一狀。見王夫人不置可否,便故意針對晴雯,向王夫人舉報她妖妖喬喬,打扮的大不成個體統,直言是個狐貍精,暗示賈寶玉被她勾引壞了。

王夫人對別的尤可,賈寶玉是她的命根子,誰也碰觸不得。

如今大觀園出現繡春囊,本就擔心是不是賈寶玉的問題,她開始咬定是王熙鳳的錯,也是擔心心中所想。

其實不光王夫人如此想,王善保家的同樣這麼想。大觀園里只住著賈寶玉一個男兒和一群女孩,孤男寡女不一定做出什麼事來。

她「殺人誅心」暗示晴雯有問題,就是挑動王夫人的敏感神經,弦外之音是繡春囊可能與賈寶玉和晴雯有關系。

王夫人聽了王善保家的進言,原文說「猛然觸動往事」,說之前看見一個丫頭罵小丫頭,她「很看不上那個狂樣子」。

注意王夫人說的這句話。她說看不上,表達出對晴雯的不喜歡。聽話聽聲,王善保家的伺候主子幾十年,安能不聽出來弦外之音?

于是她再進言讓王夫人把晴雯叫過來問話,更是用心險惡。

王夫人不叫晴雯,一切還有轉圜余地。一旦叫了晴雯,這麼多人在那看著,不可能輕易饒了她。

「叫」晴雯就注定了她的結局,肯定好不了。

王夫人果然「順竿爬」,聽從王善保家的進言,派小丫頭去叫晴雯,這其中的「學問」可就大有深意了。

王夫人嘴里說著不認識晴雯,卻引導說看不上晴雯的「狂樣子」,明知道叫了晴雯就要處理,繡春囊未必和她有關系……連串兒關聯背后只說明一件事,就是王夫人有意要收拾晴雯,不過是借王善保家的「刀」罷了。

王夫人隨后又說怡紅院只認識襲人和麝月兩個丫頭,笨笨的倒好。與晴雯相比,顯然王夫人故意在保襲人和麝月:這兩個人不能動!

襲人是王夫人認可的準姨娘,只差一句話就給賈寶玉收房做妾。麝月算什麼?顯然怡紅院的一舉一動,都是通過麝月之口告訴王夫人。她就是怡紅院內的那個眼線。不提。

(第七十四回)小丫頭子答應了,走入怡紅院,正值晴雯身上不自在,睡中覺才起來,正發悶,聽如此說,只得隨了他來。素日這些丫鬟皆知王夫人最嫌趫妝艷飾語薄言輕者,故晴雯不敢出頭。今因連日不自在,并沒十分妝飾,自為無礙。

晴雯最大的失誤就是「無心之失」。她的防備心太低了。王夫人討厭精心打扮的女孩,晴雯卻偏要精于妝飾,本就是錯的。與大領導的精神思想背離,終究要吃瓜撈。

而且,王夫人叫晴雯。晴雯即便不修飾也應該整齊、精神,沒有才睡醒不整理就去見領導的道理。

關鍵是晴雯「又不自在」,是當日病補雀金裘留下的問題。當時偏巧熬夜到了夜里四點,正是寅時。當時晴雯咳嗽不止,分明是寅時病的體現,暗示被傷到了肺。

晴雯有肺疾,才是她不久之后殞命的病因。

(第七十四回)及到了鳳姐房中,王夫人一見他釵軃鬢松,衫垂帶褪,有春睡捧心之遺風,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不覺勾起方才的火來。王夫人原是天真爛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不比那些飾詞掩意之人,今既真怒攻心,又勾起往事……

果然王夫人一見晴雯松散的裝束就火大了。她先入為主認定晴雯見自己尚且如此。平日在怡紅院更該不像話。賈寶玉天天面對如此狐貍精,怎麼能好。

關鍵要注意王夫人的用詞,她咬牙切齒的說: 「好個美人!真像個病西施了。你天天作這輕狂樣兒給誰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著你,自然明兒揭你的皮!寶玉今日可好些?」

晴雯「天天的輕狂樣兒」,王夫人是怎麼知道的?晴雯也只是不舒服,倒也不是真病的厲害,又如何是「病西施」了?

聽話聽音,王夫人之前就和王熙鳳說晴雯眉眼長得像林黛玉。如今見到晴雯又用「病西施」形容,這話明著說晴雯,暗里卻暴露出王夫人對林黛玉的提防、不滿甚至是「恨意」。

「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這句話的信息量極大。

首先,晴雯干了什麼事?如果只是王善保家的告發的那些話,似乎并不是什麼事。就算晴雯罵小丫頭,也不至于真就收拾了。

其次,結合王夫人保麝月,以及晴雯判詞「霽月難逢,彩云易散」之說,麝月就是王夫人的眼線。那麼之前晴雯犯的那個錯就太致命了。

趙姨娘房中丫頭小鵲匯報賈寶玉又被講壞話,讓他小心賈政第二天問書。一句話惹得怡紅院雞飛狗跳,結果晴雯借用芳官說墻上跳下一人,讓賈寶玉裝病逃學……

如果怡紅院沒有王夫人眼線,這事不算什麼。但麝月作為王夫人的眼線,將這件事告訴王夫人后會如何?試問哪個父母能容忍別人教唆兒子裝病逃學騙自己。

王夫人的話,顯然針對的是她所知道的晴雯,尤其這次教唆賈寶玉讓她忍無可忍。

最后,晴雯在其次,關鍵是林黛玉。王夫人太知道賈寶玉和林黛玉是什麼情況。她最擔心的也是二人的事。

曹雪芹有意借王夫人對晴雯的咒罵,宣泄王夫人對林黛玉的不滿意。這其中的每一句,都代表了王夫人對林黛玉已經忍無可忍。

繡春囊之所以讓王夫人最緊張,就在于她第一時間想到賈寶玉和林黛玉。

王夫人的心理是如果沒有林黛玉,就根本不需要擔心。是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王夫人不想她如何讓賈寶玉住進大觀園不搬出來,造成林黛玉和賈寶玉長時間單獨相處。也不想賈寶玉做了什麼。只認為林黛玉是狐貍精,勾引克她的兒子。明顯是私心作祟。

(第七十四回)晴雯一聽如此說,心內大異,便知有人暗算了他。雖然著惱,只不敢作聲。他本是個聰敏過頂的人,見問寶玉可好些,他便不肯以實話對,只說:「我不大到寶玉房里去,又不常和寶玉在一處,好歹我不能知道,只問襲人麝月兩個。」王夫人道:「這就該打嘴!你難道是死人,要你們作什麼!」

晴雯終究不傻,一聽王夫人的話,就知道來者不善。她馬上撇清與賈寶玉的關系,直說并不知道賈寶玉的情況。

王夫人誠心找茬,當然是怎麼說都不對。又拿她的不作為說事,直言晴雯如此是不負責任。

(第七十四回)晴雯道:「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說園里空大人少,寶玉害怕,所以撥了我去外間屋里上夜,不過看屋子。我原回過我笨,不能伏侍。老太太罵了我,說:‘又不叫你管他的事,要伶俐的作什麼。’我聽了這話才去的。不過十天半個月之內,寶玉悶了大家頑一會子就散了。至于寶玉飲食起坐,上一層有老奶奶老媽媽們,下一層又有襲人麝月秋紋幾個人。我閑著還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針線,所以寶玉的事竟不曾留心。太太既怪,從此后我留心就是了。」王夫人信以為實了,忙說:「阿彌陀佛!你不近寶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勞你費心。既是老太太給寶玉的,我明兒回了老太太,再攆你。」

晴雯見撇清與賈寶玉的關系還不管用,只得寄出最后的保命符,說自己是賈母的人。意思是王夫人要「打狗看主人,不要太過分。」

然而王夫人鐵了心要收拾晴雯,「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任憑晴雯如何拆解都沒用。

晴雯說與賈寶玉無關,就罵她不作為不負責。晴雯說要關注賈寶玉也不行,直接說要回賈母,攆走了她。

王夫人的真正的心意至此曝光,她就是想要攆走晴雯,無論晴雯怎麼做都是錯。王善保家的進讒言,只是給她一個機會。能夠更好的施為。

王夫人恨晴雯有三個道理。

一,晴雯教唆賈寶玉逃學不學好,此等事很多,早都被王夫人知道,忍無可忍。

二,晴雯被王夫人作為林黛玉的替代品,發泄心中的怨懟。林黛玉被小人造謠詬誶,王夫人早恨她「勾引」賈寶玉。

三,王夫人通過針對晴雯的舉動,表達出對賈寶玉包辦安排寶黛姻緣的不滿意。

不管如何,晴雯注定是完了。

王夫人警告完晴雯,又對王善保家的等人吩咐,讓防著晴雯幾天,不許她在寶玉房里睡覺。

之前王夫人還故作不知道晴雯,如今都知道晴雯在賈寶玉房中睡覺,可知心口不一。不認識晴雯是假,借王善保家的除掉晴雯是真。

王夫人又說等回過老太太,再處治她,是不管賈母,也要一心收拾晴雯,判了罪再不能翻身。隨后 「喝聲去!站在這里,我看不上這浪樣兒!誰許你這樣花紅柳綠的妝扮!」

年輕女孩子愛打扮是天性,賈母并不禁絕這一點。反而培養晴雯裝束容貌。王夫人卻專門針對這種細枝末節,不免過于吹毛求疵。

試問愛打扮的女兒怎麼就一定是狐貍精。那襲人與賈寶玉偷偷摸摸「偷試」,麝月與賈寶玉「瞞神弄鬼」的梳頭,都有不軌的行為,她卻認為是好的,豈不是「本末倒置」了。

晴雯當時就知道自己完了。更知道自己被人坑害了。以她的性格當然氣得非同小可。

如今的結果晴雯完全無法承擔,更是沒有想到。她一出門便拿手帕子握著臉,一頭走,一頭哭,直哭到園門內去。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