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清朝最落魄的皇孫,中國最后一個大師,婚后卻稱呼老婆為姐姐

關于愛情關于婚姻,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理解,曾經有個人就覺得婚姻就是一副枷鎖,他跟妻子一同生活了43年,無子無女,生活就算一潭死水,讓人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但當妻子去世以后,身上的枷鎖沒了,但他卻又常常的后悔,他就是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經歷了一場不自由的包辦婚姻。

啟功,雍正皇帝的九世孫,中國最后一位國學大師,隨便拿出一副字畫,動輒就上百萬。而與他成親的女人,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鄉下姑娘。論年紀,她比啟功長2歲;論外表,她樣貌一般,身材更是一般;而且家境普通,也沒有接受過多少教育。那一年祭祖,媽媽叫來了一個姑娘幫助。撐著油紙傘,從雨巷中走來,可她卻不是幻想中的「丁香姑娘」,穿戴有點土,身段也不裊娜。

但媽媽通知他,這是老一輩們替他選好的媳婦,名叫章寶琛。后來,啟功奉母命成婚,跟章寶琛就舉辦了婚禮,啟功叫她為姐姐,而章寶琛性格穩重,十分醇厚,可是啟功年輕氣盛,心性不定,所以練字練畫時總是靜不下心里,常常在屋子里扔的到處都是紙,章寶琛也不生氣,默默的為他收拾好。

有一次他的畫被人看中,可人家嫌他的字丑不讓他落款,氣的他把自個寫的字都扔到了院外。她卻撿起他的字,跟他說:「你的字現已有很大前進了。」啟功滿是不屑:「你一個鄉間女性懂啥?」章寶琛就從抽屜里拿出自個保藏的曾被啟功拋棄的字:「你的書畫我都藏著,比比看才干有出息呢。」寶琛的話讓啟功如沐春風。日子久了,他也越發覺得老婆盡管僅僅沒啥文明的家庭婦女,卻憨厚溫順。

1957年,啟功的母親和姑姑相繼病倒,臥床不起。寶琛一個人端屎端尿,候在床前,寸步不離。兩個老人病痛難忍時,脾氣也很暴躁,多不好聽的話也說過,多難看的臉色也給過。寶琛依然未置一詞。孝字當頭,一個人的人品全在她對待老人時,表現了出來。久病床前無孝子,更何況寶琛只是一個兒媳婦。多年以后,章寶琛積勞成疾,一病不起,并最終離開了啟功,直到章寶琛離開,啟功才發現自己身邊竟有這樣一個寶,所以章寶琛走后,啟功也再也沒有找過其她的女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