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官只是個戲子,趙姨娘好歹是賈府姨娘,她為何看不上趙姨娘?

哒哒哒 2022/08/18 檢舉 我要評論

芳官本是梨香院的小戲子之一,后來宮里的一位老太妃薨逝,賈府按制解散了戲班,這些小戲子去的去,但大部分都留了下來,被分派到各房里侍候。

芳官是正旦出身,長得美,性情跳脫,條件數一數二,自然被優先分配到了怡紅院。而自從芳官來到怡紅院,寶玉對其另眼相看,兩人正好脾氣相投,每日換著花樣玩樂。芳官雖然只是一個不入流的丫環,卻因為得了寶玉的青眼,在怡紅院身價倍增,出盡了風頭,連襲人,晴雯都大丫環都比不上了。

芳官和趙姨娘,本來也沒什麼交集,芳官是寶玉喜歡的丫環,趙姨娘是賈政的寵妾,兩人井水不犯河水。不過,因為一包茉莉粉,趙姨娘和芳官干上了,而芳官也毫不示弱,面對趙姨娘的挑釁,有來有往,氣焰一點也不比趙姨娘低,一時之間,兩人斗得難辨雌雄,隨著芳官友軍的加入,趙姨娘更是吃了癟,罵不過芳官,打不過幾個小戲子,又在眾人面前出盡了洋相。

趙姨娘來找芳官算賬時,芳官也不示弱,更不打算咽下這口氣,芳官口齒伶俐,她不假思索回敬趙姨娘,梅香拜把子,都是奴。這下戳中了趙姨娘的軟肋,趙姨娘罵不過,氣得發怔,直接上手了,給了芳官兩個耳刮子。芳官耍渾哭鬧起來,說道:「你打得著我麼?你照照你那模樣兒再動手,我叫你打了去,也不用活著了!」說著撞在她懷里叫她打,一場鬧劇愈演愈烈。

芳官為何如此看不上趙姨娘呢?在芳官眼中,趙姨娘不過也就是一個奴才,甚至還比不上自己,她哪里配打自己呢!

首先趙姨娘的做法就自降了身份,不要說芳官,又有哪個看得上呢?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賈探春,也覺得趙娘娘的做法很是不妥。趙姨娘格局太小,為了一包茉莉粉,加上受了婆子們的慫恿,就跑到怡紅院橫沖直撞,準備干架。人家丫環們正在吃飯,也都起來讓她了,算是給她面子,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倒也罷了。

可趙姨娘卻直接將粉摔到芳官臉上,這樣侮辱人的行為,哪個受得了?砸了不說,趙姨娘還出口成臟,罵芳官是粉頭娼婦,我家里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貴些。趙姨娘的做法,正應了王熙鳳對她的評價,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趙姨娘沒有想過,她這麼做,勢必會引發一場大戰,一個中年妾室,和一個唱戲的小姑娘計較,縱是有理,也變成無理的,怎麼樣都不合適。

當然,此事芳官也是有錯的,而且起源就在于芳官。芳官用茉莉粉代替薔薇硝,欺騙了不識貨的賈環。要給東西就給,不給也沒必要這樣糊弄人。而且在這個過程里,賈環還是比較有禮貌的,芳官卻是直接把東西擲到了床上,讓賈環自取。

芳官的做法,也太看不起人。趙姨娘的理解沒有錯,芳官就是明晃晃地無視賈環,作為一個丫環,她能如此對待主子的兄弟,這剛好精準地踩在了趙姨娘的痛點,不免讓趙姨娘氣急敗壞,豁出去要和她干一場。

芳官連賈環這個正經主子都看不上,更不要說趙姨娘了。在芳官眼里,趙姨娘不過也是一個奴才而已。芳官這也是看人下菜碟,趙姨娘在賈府,就是尷尬的存在。這倒不在于趙姨娘的身份,而是此人倒三不著兩,像個跳梁小丑似的,是行走的笑話。

賈府里有誰能看得上趙姨娘呢?不要說那些高高在上的主子們,就是底下的奴才,也不大把趙姨娘放在眼里。趙姨娘既不是真正的主子,加上行事不得人心,又蠢又作,眾人對她的評價都挺糟糕的,誰還會對她假以辭色呢?

別人看不起趙姨娘,也不會表現得多麼明顯,一般不過是背后議論。不看僧面看佛面,趙姨娘再瘋癲再糊涂,也是賈政的愛妾,也是賈探春和賈環的生母。只有芳官,敢當面叫囂,罵趙姨娘是奴才,倒有些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

芳官是半路的丫環,從前是唱戲的。而戲子們平時以唱戲為主,不像丫環們接受過系統的培訓,嚴格的要求,在規矩禮儀方面,還是要淡薄得多。這也是為什麼轉成丫環的那些戲子,幾乎都不大安分。芳官能和趙姨娘開撕,以暴制暴,這在丫環里,是很少會出現的情況。

可是對于戲子們來說,她們卻是如出一轍的態度,不如破開大鬧一場,不蒸饅頭爭口氣,自己痛快最重要。到底戲子們是不懂得職場的生存之道,不會瞻前顧后,也不受約束。

芳官看不上趙姨娘,也是有底氣的。她曾經說過自己在家時,能喝兩三斤惠泉酒。惠泉酒是比較名貴的東西,賈璉當初護送林黛玉回賈府時,就曾專門帶回過惠泉酒。芳官能在家盡興地喝惠泉酒,可見在她當戲子之前,家境是很不錯的。極有可能是像賈府這樣的富貴之家,后來家族衰敗,芳官才被發賣,成為下九流的戲子。

雖然身份轉換了,但芳官骨子里的驕傲,并沒有消失。芳官自覺高貴,又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而趙姨娘不過是一中年油膩婦女,為人處事更是沒品,這樣的人,不要說只是一個妾室了,只怕就是太太,也照舊不會讓人信服,不信可以參照邢夫人的風評。

更重要的是,自從來到怡紅院,芳官就成了賈寶玉跟前的第一紅人,寶玉捧著她,其他的人也讓著她,芳官迎來了一生中的高光時刻。芳官吃得好,玩得好,和寶玉玩耍嬉鬧,全無主仆之分,甚至連寶玉也常聽她的話。

柳嫂子為了將女兒柳五兒弄進怡紅院,對芳官更是大加討好。芳官的小日子過得,可比趙姨娘舒坦多了。這也讓芳官產生了一種錯覺,自己得到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自己就是應該享受小姐般的待遇,那個老女人怎麼能和自己相提并論呢?芳官看不起趙姨娘也就不足為奇了,也是賈寶玉慣的,縱的呀!

芳官覺得趙姨娘不配打自己,被她打了,都活不下去了。為此,她勢必要爭回一口氣。但芳官不知道,身份決定一切,趙姨娘再不濟,也是為賈府開枝散葉的功臣,而她芳官算什麼呢?她也是太自以為是了,在賈探春眼里,小丫環,小戲子們,不過是些小玩意,跟貓兒狗兒一樣。

就算是賈寶玉,對芳官所謂的好,又有多少對等可言呢?賈寶玉一時興起,就給芳官起了「耶律雄奴」的名字,芳官也不過是陪玩的丫環。她倚仗著賈寶玉,自以為比趙姨娘高貴得多,其實,同為奴才,她還真沒有趙姨娘有底氣,有關系。趙姨娘作死,眾人還會包容,只當看笑話,可芳官橫行無忌,就是在給自己掘墓了。

在和趙姨娘的戰爭里,芳官貌似贏了,卻也結結實實地輸了,輸贏哪里是看一時?賈母,王夫人等人不在期間,在眾人眼皮子底下打架,打的還是賈探春的生母,這事真的就這麼過去了嗎?當然不會,都不需要探春出面,總有一起人,會將芳官所作所為記在賬本上,等到合適的時機,就參上一本。逞一時之氣,眼下快活,最后卻都會還回去的。

芳官不懂,她以為傍著寶玉,自己可以上天了,但她大錯特錯,寶玉怎麼可能,為了一兩個丫環,給自己找麻煩呢?更何況寶玉也沒有力量庇護她呀!芳官和趙姨娘打架,已預示了不久的將來,她會有怎樣的結局。她看不上趙姨娘,自己又何曾尊重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