涇陽王朱見溢——因怨恨母親強娶小姨,母親死后,殺狗代其母祭奠

哒哒哒 2022/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大明正統年間,涇陽王朱祁銑的妃子張氏的葬禮即將舉行,卻不見了她的寶貝兒子。

涇陽王的妃子還十分年輕,不到四十歲,是突然離世的。而且這個妃子人品還不錯,對待下人非常寬容,因此王府上下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哀嚎聲不絕于耳。

但是,涇陽王妃子葬禮上,唯獨不見了不可或缺的人物——王妃的兒子朱見溢。

老爸涇陽王朱祁銑心急如焚,動員全府的家丁到處尋找,卻始終不見兒子的蹤影。王子朱見溢到底去了哪里?府里男女老少惴惴不安。

就在此時,忽然從后花園傳來一陣哭號聲,大家聞聲趕快向后花園跑去。

來到這里,他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只見一個20來歲的小伙子,穿著一身孝服,跪在地上,哭得死去活來。

他的眼前,是一個小土堆,一堆剛堆起來的小土堆,土堆前面放著一個供桌,供桌上擺放著各種水果和牛羊肉。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王妃的兒子朱見溢。

眾人急忙上前問道:「王子為何在這里哭泣?」這麼一問,朱見溢更難過了,哽咽著說:「我家阿黃死了,我怎麼能不傷心難過?」

眾人一聽一臉蒙圈,「阿黃」是府上的一條狗,王子該不是瘋了吧,為何對一只狗如此動感情,對自己母親的死無動于衷?

別說是在講究忠孝節義的王爺家,即使在肚里沒有什麼文化的老百姓家,發生這樣的事都匪夷所思,難以置信。

不過這一幕不是戲說,也不是添枝加葉,而是歷史上真實發生的事。

《明孝宗實錄卷九十八》,白紙黑字寫著:「憾母妃張氏節制之不獲逞。母薨,乃殺一犬。殮以布衾,埋之后圃,祭以牲醴,蓋以比其母。」

眾所周知,朱元璋是苦出身,經過多年奮斗才打下江山,深知江山來之不易,非常重視后代的教育,投入很多資源,聘請名儒當皇子皇孫的老師,爭取把他們培養成德才兼備的人才,為治理國家奠定基礎。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無論哪個朝代,剛打下江山的時候都勵精圖治,時間久了就墮落了,用句俗話說,「黃鼠狼下老鼠,一窩不如一窩」。朱家后來的皇帝,不是重用宦官,就是讓奶媽專權,就是玩物喪志,勤政的皇帝屈指可數。

雖然如此,連父母都不孝順的皇子、皇孫卻非常少見。因此,對于朱見溢的所作所為,人們難以理解,講究孝道是中國人的傳統,為天下表率的皇族,怎麼會出現了如此之敗類?

這要從家庭教育說起。

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父親是孩子人生的第一個老師,首先是朱見溢的父親沒有給兒子做出表率,甚至說他的爺爺就沒有做出什麼好榜樣。

朱見溢的祖父叫朱瞻埈,是明朝第三個皇帝朱棣的孫子,其長子朱高熾的次子。而且他還不是嫡出的,是李賢妃所生。

在封建社會,出生時間非常重要,投胎到誰的肚子里同樣重要。長子和次子雖然有時候只差一年甚至十個月,但是命運卻大相徑庭。

身為嫡長子,是接班人的首選,有可能定位太子繼承皇位,將來君臨天下,為所欲為,掌握生殺予奪大權。

如果是次子,就要活在長子的陰影下,活得沒有尊嚴,活得提心吊膽,仰人鼻息,寄人籬下。

如果是嫡次子,長子夭折或者犯錯誤的話,還有做替補的機會,可是如果是庶出的,就永遠沒有機會,除非嫡出的皇子都死絕了,皇帝別無選擇了,才會輪到你。

朱見溢的祖父朱瞻埈就是這樣,哥哥被冊封為皇太子,成為大明帝國的接班人,被寵愛被栽培,風光無限。而作為次子的朱瞻埈卻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用今天的話說,地位相當于是充話費贈送的。

不光是朱瞻埈被邊緣化,受到朱棣的冷遇,也波及了兒子,朱瞻基作為嫡長孫,備受寵愛,像大貓熊一樣保護,其他孫子就像大街上撿來的那樣,無人問津。

比如長孫朱瞻基出生沒有多久就被封王,其他孫子在位二十多年連個爵位都不給,朱瞻埈就是在爺爺朱棣的歧視和冷漠中長大的。

朱高熾繼承皇位之后,立馬將自己的兒子全部都封王,而朱瞻埈的兒子卻只能當看客,眼巴巴看著人家耀武揚威。

朱瞻埈自覺一直遭遇不公的待遇,心里不高興,還不能表露出來,因為那樣的話就很難生存下去。所以他必須要裝,裝作任勞任怨,淡泊名利,很明事理的樣子。

比如朱瞻埈被封為鄭王之后,只當了十個月皇帝的朱高熾駕崩,作為皇位合法繼承人的皇太子朱瞻基當時還遠在南京,而朱棣的另外兩個兒子漢王朱高煦和趙王朱高燧蠢蠢欲動,對皇位虎視眈眈,一場內戰隨時都會爆發。

為了讓兒子順利登基,仁宗之妻、朱瞻基的生母張皇后在兒子回北京后,讓仁宗次子朱瞻埈和自己另一個兒子朱瞻墡一起監國。

這時候,作為朱瞻基最年長的弟弟,朱瞻埈表現很好,并沒有乘人之危,而是和同父異母的弟弟朱瞻墡攜手穩定了京城局勢。

在這段短短的監國時光中,朱瞻埈確實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發揮了自己的才華,把監國工作做得有條不紊,使得京城沒有出現權力真空。不僅如此,在大哥朱瞻墡日夜兼程到達北京后,他最先向大哥提出建議,要他盡快登基穩定人心。

朱瞻基登基之后,按照規矩,應該去南京孝陵祭拜一下曾祖父明太祖朱元璋,他剛剛登基,漢王朱高煦心里不服,打算興風作浪;此外晉王、汝南王等不少旁系宗室也都不是安分守己的主。

總之,當時政權不穩,作為皇帝的朱瞻基不宜離開北京。于是鄭王朱瞻埈自告奮勇,作為全權代表,南下拜謁孝陵。

洪熙元年8月18日,鄭王朱瞻埈和豐城侯李賢和兵部尚書李慶一道前往南京,完成了這一光榮使命,為明宣宗解了燃眉之急。

宣德元年八月初一,漢王朱高煦在其封國山東樂安州終于起兵謀反。漢王想復制老爸朱棣的成功經驗,打著「清君側」的口號,想再上演一次靖難之役。

鑒于當年建文帝朱允炆守在南京寸步不離的失敗教訓,宣宗朱瞻基果斷下決心御駕親征。如此一來,需要有人鞏固后方,絕對不能后院起火,必須是最可靠的人。

關鍵時刻,鄭王朱瞻峻和弟弟襄王朱瞻墡再次臨危受命,二次監國。宣宗出馬一個頂倆,果然擺平了叔叔朱高煦。凱旋之前,宣宗又讓二王祭告天地、宗廟、社稷。

總而言之,朱瞻埈這段時間表現不錯,經得起考驗,顧全大局,為穩定局勢起到了積極作用。

但是后來的朱瞻埈,就像變了一個人,徹底墮落。

宣德四年,他被封到鳳翔居住。朱瞻埈仗著自己有功,做了三件事。

第一是向宣宗討要故安惠王所留下的竹園。宣宗很痛快就答應了:老弟為我立下汗馬功勞,這不是個事兒。

第二是得寸進尺,向宣宗討要原秦王府護衛屯田。

對此,宣宗還是同意了,天下這麼大,朕也不差這點土地。

兩個心愿順利實現,朱瞻埈欲壑難填,向宣宗提出第三個要求:「擅取官軍退閑屯田」——把軍隊留下的土地給我吧。

當時明朝軍隊都是和平時種地,戰時打仗,即衛所制度。

這時候皇上不答應了:軍隊的田,是屬于國家的,不能隨便動。

「我要答應你,諸王都提出這樣的要求我怎麼辦?如果不答應你吧,顯得朕不夠意思。以后老弟你還是盡量自覺點,不要給朕出難題」。

「雖是閑田,非無主者。賢弟此后宜謹禮法,不得踰分。 若宗室諸王皆仿效來求,朝廷何以應之?不應則失親親,應之則失公道,處之甚難。 吾弟宜體兄心,毋蹈前過。」—《明宣宗實錄卷九十五》

如此一來,朱瞻埈心里不爽,開始縱容手下作威作福,目無國法。

鳳翔府知府韓福,因為捉拿其府中作威作福的下人,受到鄭王朱瞻埈的打擊報復,最后迫使吏部將韓福調離。

正統五年,朱瞻埈變本加厲,草菅人命,多次杖死府中下人,激起民憤,輿論一片嘩然。

這時候,宣宗已經駕崩,當政的明英宗朱祁鎮對這個皇叔忍無可忍,派河南道監察御史周瑮出任鄭府右長史。

同時寫信給鄭王敲警鐘,如果繼續為所欲為,朕就不客氣了(「致肘腋之患」)。此后鄭王才不得不有所收斂,當守法公民。

上行下效,朱瞻埈不是好鳥,其子孫也好不到哪里去。朱瞻埈一共有四個兒子,皇帝對他們比較客氣。

身為嫡長子的朱祁锳為世子繼承王位,其余三個兒子則被封為郡王,其中第三子朱祁銑被封為涇陽王。

朱瞻埈自己不注意修養,朱祁銑和他的大哥朱祁锳也品行不端,兄弟倆臭味相投。朱瞻埈病重的時候,朱祁銑兄弟不管重病在床的父親,到外面泡妞。

皇上得知后,覺得太不像話,就讓已經快到而立之年的這哥倆到北京接受再教育。子不教父之過,這也充分說明,朱瞻埈對兒子的教育是失敗的,或者根本沒有對他們進行教育,或者說自己不注意言行,讓孩子變壞。

弘治元年(1488年),55歲的朱祁銑去世,他唯一的兒子朱見溢承襲了父親的王位。

因為他是獨子,朱祁銑也把兒子嬌慣得不像樣子,再加上父親行為不端,兒子也潛移默化受到影響,長成一個怪胎。史書上給他的評語是:「荒淫已著」,跟父親相比,毫不遜色。

父親涇陽王朱祁銑聽之任之,涇陽王妃不希望兒子走向深淵,她對兒子嚴加管教,希望兒子成為一個好人。

然而朱見溢基因壞了,積重難返,無法回頭。不僅把母親的諄諄教誨,當成耳邊風,還因此懷恨在心,產生了報復的想法。

涇陽王妃去世,本來應該悲痛欲絕的兒子朱見溢不但沒有哀傷,還缺席葬禮,高興萬分,甚至在后花園殺了一只狗,埋在花園里,然后擺上供品像模像樣地祭祀。

母親死后,朱見溢天馬行空,為所欲為,荒淫無恥。

家里妻妾成群,他還不知足,吃著碗里看著鍋里,上青樓快活,丟盡了皇家的人。

朱見溢的妻子、新任涇陽王妃看不下去了:母親去世,做兒子的按規定不能跟妻子生育,然而你卻到外面亂搞,太不像話了,趕緊改改吧,太丟人了。

朱見溢非但不聽,反而瘋狂報復,把王妃的首飾衣服拿出去送給青樓女子。

然后他對王妃家暴,還拖出去打到了大街上。不僅如此,他還殺了王妃身邊的仆人。更有甚者,他還不讓王妃吃飯,想餓死妻子。

「居喪數召娼妓淫于喪次,奪其妃郭氏服飾予之,妃跪而泣諫。見溢怒,捽之撲于宮門。頻絕其飲食,又笞殺其從婢。」

朱見溢在自己的獨立王國,可以為所欲為,也沒有人舉報,所以膽子越來越肥,不把王法當回事。

1487年,明憲宗皇帝去世,朱見溢又犯下原則性錯誤。皇帝駕崩,屬于國喪,要全國哀悼,辦喪事期間停止屠宰,要為皇帝積德。

可是朱見溢根本不吃這一套,母親去世他還不在乎,何況外人?因此他不但沒有一點悲傷地表示,反而跟過節一樣,大吃二喝,還帶著手下去打獵,來個火烤全羊。

嘴上不能受委屈,更不能禁欲,古人有云「食色性也」。

這家伙為了尋求刺激,把母親的妹妹,自己的小姨弄到了王府,將自己對母親的滿腔仇恨轉嫁到小姨身上,將其納為妾室。

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朱見溢犯下這麼多罪行,竟然啥事沒有。

這要在清朝,恐怕早就掀起軒然大波。因為清朝的王爺一般不能離開北京,整天在皇帝眼皮底下,違法亂紀的事瞞不過皇上。

而明朝的王爺都在自己封地,天高皇帝遠,無論干什麼壞事,皇帝很難發覺。

可是最終朱見溢的事還是讓皇帝知道了,起因竟然是因為一個廚子。

原來朱見溢不但荒淫無度,還是個吝嗇鬼,自己吃東西不付錢,讓廚子到菜市場和商店采購東西的時候賒賬。賒賬多了,朱見溢也不還,反而把催他還賬的廚子打死。

那些賒賬的人是沖著廚子是王府的工作人員才賒賬的,廚子一死,大家自然把矛頭對準了朱見溢。

因為債主太多,他們到京城反映情況,把事鬧大了,被皇帝知曉,之前所有的壞事也都曝光。

明孝宗是個心軟的皇帝,他手下留情,只是給了朱見溢剝奪爵位的處分。「姑從輕革爵,令戴頭巾閑住。」

失去的才知道珍惜,從揮金如土的王爺變成一貧如洗的平民,他度日如年,于是厚著臉皮去求已經當了鄭王的侄子朱祐枔,希望他去皇帝那兒求情。

朱祐枔是個好人,不然看到叔叔悲慘的樣子,還真去求情了。但是孝宗沒有答應,認為自己沒殺朱見溢已經是手下留情,不能再恢復他的爵位。

最終,朱見溢在凄凄慘慘戚戚中與世長辭,結束了自己混賬的一生。

他雖然到處尋花問柳,但是生育能力不行,沒有生育兒子,只有一個女兒,他與世長辭后,涇陽王一系等于斷根了。

按照他的祖父和父親的表現來看,朱見溢沒有后代未必是一件壞事。因為這樣的家長,教出來的孩子好不到哪里去,對大明王朝來說也是個禍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