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老照片,再現當時的社會場景,感覺每一張都曾讓清宮劇騙過

哒哒哒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一組老照片,再現當時的社會場景,感覺每一張都曾讓清宮劇騙過

我想許多人對于一百多年前的清王朝的歷史,都是從書籍中衍生出來的,或是由導演改編而成的清宮電視劇。由于攝影技術在中國的普及,人們忽視了一條重要的渠道,即已發黃或破損的黑白相片。國外的攝影師都是從國外過來的,他們最喜歡的就是拍攝各個階層的生活,今天就給大家分享一組清朝時期的生活,讓他們有一種被宮廷戲欺騙的錯覺。

鴉片戰爭以前,西方就有了照相。這種外國技術進入中國后,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害怕這種「奇巧淫技」會深深地傷害到國人的心靈。直到中西文化科技的結合,才漸漸被人們所接受,由于它的珍貴,它也成了上層人士炫耀的一種手段。

一名手持折扇的大清臣子,端端正正的端坐在那里,雙目微閉,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兩個小弟,雖然個子不同,但動作都很敏捷。桌子上放著一口大鐘,一個水煙壺。

清朝的案子,在洋人的陪同下,縣令大人連呼吸都不敢出,讓洋人來處理。鴉片戰爭以后,洋人在中國建立了租界,凡是與華、洋有關的案件,都有洋人參與,事實上,洋人是有決定權的。

一處角落里,一群窮人正趴在一堆木柴上抽煙,身上的衣服都被掏空了。中國近代以來,為什麼鴉片屢禁不絕,甚至貧民也能吸。這都是慈禧的功勞,清政府為了提高收入,對鴉片征稅。「種罌粟,采漿煮煙,其利十倍于種米。」于是,全國人民都沉浸在鴉片的熏陶之中。

一家子,都是用鞭子和家規的,在有錢人家里干活,都要小心翼翼。若是觸犯了家規,那就是她自己了,她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而且,世家子弟,家教森嚴。這一巴掌,就算是打在他的屁股上,也會讓他的皮膚裂開,甚至廢掉。

清朝的平民們,穿著破舊的麻衣,一只手拿著棍子,一只手拿著一只陶罐,沒有食物,孤零零地站在那兒。在他的身后,是一座高大的土屋,磚石砌成的房子。

京城里的八旗子弟,都是游手好閑的,拎著籠子,遛著鳥兒,日子過的很是愜意。有錢就是好,沒錢就是好,不管去哪里,都不想丟臉。他們的先祖,都是立下了赫赫戰功,被冊封為妻子,享受著官府的俸祿,享受著自己的俸祿,這就是大清的蛀蟲。

她的腳上綁著一條腿,看上去只有十來歲。一雙腿僵硬,腳踝早已變形,只有她自己清楚這其中的痛苦。宋代的纏足風氣,在晚清時期達到頂峰,即使朝廷多次發布禁令,也未能奏效。漢家的女人,如果不纏腳,那就不可能成親。

一名胸口疼痛的男人正在用一種土制的藥方治療自己,讓人很是擔心。晚清時,下層人民的日子過得很艱難,看病也很困難。經常是病痛纏身,實在受不了了,就去看醫生。《紅樓夢》里,不同身份的人看病的流程都不一樣,就連王府都是這樣,更別說貧民了。

看守陵墓的禁軍,雖然武功高強,卻要在這荒郊野外,茍延殘喘。這些人都是皇上精心挑選出來的,對他們忠心不二。

清朝時期的一個乞丐,嘴里叼著一根香煙,頭髮亂糟糟的,但臉上卻沒有一絲灰塵,倒是挺英俊的。

那時候,普通人家出門都是用手推車。風吹雨打,酷暑難耐,想要回到自己的父母身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張政府官員的家庭照,其妻其貌不揚,滿臉橫肉。可是,她卻是名正言順的正室夫人。畢竟是當官的,家里「有礦」,桌布都是用一塊虎皮做的,這也太奢侈了吧?

一名一米多高的矮人正在趕路,手里拎著一只烤鴨。他身材矮小,意志堅定,一大早就來了。他也不知道,自己這一生,能不能再找個妻子了。

一名老婦人,似乎很生氣,也不知道是誰得罪了她。鳥籠被吊在了一棵樹上,一個人站在那兒,一臉的憤怒。

一對新人正在向父母行禮,看來是滿族的官員。新娘看起來很拘謹,全家人都不像以前那麼高興,都是一副嚴肅的樣子。

一大家族的女人,身邊都是女人,沒有一個是她喜歡的。主子的眼力不怎麼樣,坐在中間的是正室,穿著華貴的衣服,身邊的妃子都是小腳。

富貴人家有六個老婆,誰才是正室呢?主子對他們都是疼愛有加,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被外國人俘虜的義和團人員,正在那里等待審判。那時他的膚色是多麼的黝黑。1900年「庚子事變」爆發后,義和團「扶清滅洋」、「刀槍不入」、「神功護體」等各種組織聯手剿滅,但也粉碎了帝國主義分裂中國的幻想。

這是天津的景象,一家人圍坐在一張桌子前,沒有一個合適的座位。八國聯軍進攻天津,大火燒毀了房子,使人們的生活更糟。

在蒙古,有一種叫「墩鎖刑」的說法,就是女人犯了錯,會被關在一個木箱里,只有一個腦袋和一條胳膊露在外面。在這種烈日下,女人根本撐不了幾個小時。多少女人會因為一座清白的牌坊而孤獨終老。

這宮中的嬪妃,長得實在是太難看了。三宮六院七十二位妃嬪,到清朝末年已不復當年的盛況,光緒皇帝只有一后二妃;溥儀成親之后,只有一個妃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