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奇談:一塊銀洋,六條人命,歸根結底,全怨一個窮字

哒哒哒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九河下梢天津衛,自古至今奇聞多。話說清朝光緒年間,天津東門外楊家台發生一樁六口殞命案,待至真相查明之后,津門父老無不咋舌,就為一塊鷹洋,好好兩家人就這麼毀了,不值,太不值!

究竟怎麼回事,您且聽我慢慢道來。

楊家台位于興隆街的后身,住著這塊兒的人,大都是窮根子,男人全憑一身力氣混飯轍,女人則替人縫縫補補干點零活兒貼補家用,家家戶戶的日子過得緊緊巴巴,往往吃了上頓沒下頓,為了多吃一口好飯而大打出手的事兒早已是司空見慣。

楊家台有個腳夫名叫楊恩順,靠著一把子力氣在糧店街的余家腳行干腳夫,起早天黑,累死累活,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兒,賺來的錢也僅夠維持一家三口的生計。苦日子老早就過膩了,故此楊恩順整天盼著發大財,發了大財的頭一件事,便是下館子吃頓有雞有肉的好飯。他自慚形穢,常常在老婆面前發牢騷,認為只有每頓能吃上肉的人才配得上一個人字。

說到這里,咱需要說一說楊恩順的家庭情況,他膝下無子女,上有一個癱在炕上,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娘。娶妻楊朱氏,時年二十四、五歲,模樣兒很是標志,她娘家原本不是天津人,據說是河間府人士,同治年間來到津門謀生,后來在楊家台落戶,經過鄰居家的嫂子撮合,她跟楊恩順成了兩口子。婚后兩人的感情還算過得去,雖說也總是吵架拌嘴,但還不至于到大打出手的地步。

說白了,都是一個「窮」字惹的禍,過一天苦日子能忍,兩天三天也能忍,可等日子一長,往往就這山看著那山高,張口閉口你看人家的爺們兒咋樣咋樣,你看人家的女人咋樣咋樣,而楊恩順跟楊朱氏吵架拌嘴的原因,很多時候就是因為楊朱氏埋怨他不如人家。

有句老話說得好「窮女子經不住富勾搭」,離著楊恩順家不遠是三官廟,有個在三官廟當雜工小子名叫張世明,街面上都管他叫張小三。張小三能說會道,善于鉆營,經常從三官廟的功德箱里面偷錢,因此小日子過得挺滋潤。楊朱氏看中了張小三的錢,張小三看中楊朱氏的貌,就這麼著,兩人背著楊恩順暗中來往,干下腌臜勾當。

有道是常在河邊走,沒有不濕鞋,張小三跟楊朱氏隔三差五就暗中約會,這般丑事總會被好事之人傳揚出去。楊恩順聽了之后,回家跟楊朱氏打架,楊朱氏咬緊牙關死不承認,楊恩順苦于沒有證據,因此也只能暗氣暗憋。

有一天,楊恩順來到三官廟找到張小三,當面喝問張小三有沒有跟楊朱氏干出丑事。

張小三面對兇神上門,盡管嘴上不肯承認,但心里虛得很,生怕楊恩順打他,要知道楊恩順是靠著力氣混飯轍的車軸漢子,真要動起手來,他張小三三個捆一塊兒,也不見得是楊恩順的對手。

張小三陪著笑臉說盡好話,他讓楊恩順不要聽信那些謠言,他為人清白得很,要是干過齷齪事,就讓三官老爺收拾他。

楊恩順見張小三是頭沒戴過籠頭的驢——嘴硬,因此也不再多問,但心里憋著一口窩囊氣出不來,于是把大手一伸,要跟張小三借錢。說是借錢,實則就是為了敲張小三一筆,自家的豆包讓外人啃了,怎麼也要討幾斤白面回來。

張小三倒也不說不借,只是有些為難,說最近三官廟沒什麼營收,他兜里早已經見了底兒,希望楊恩順過些日子再找他借錢。

楊恩順不依不饒,瞪著眼珠子非借不可。張小三一來怕惹怒楊恩順,二來也想繼續跟楊朱氏來往,于是請楊恩順寬限一天,他說他的老娘手里有塊鷹洋,給他一天時間,他把鷹洋拿到手,親自給楊大哥送家里去。

楊恩順見他識時務,于是沒再為難他。但有言在先,倘若到了明天傍晚還沒有把鷹洋送過去,那就別怪他楊恩順不講情面。

所謂鷹洋,俗稱銀洋或銀元,對于窮人來說,能有一塊鷹洋,就能維持一家老小三個月的生計。張小三回到家,瞞著老娘把那塊老娘用來養老的鷹洋拿到手,屁顛屁顛地送到了楊恩順的手里。楊恩順拿了好處,立馬消了氣,還跟張小三稱兄道弟。

再說張小三的老娘發現自己僅有的一塊鷹洋不見了,馬上就猜出是家賊干的。老太太也不是省油的燈,打聽到兒子把鷹洋給了楊恩順,她立馬急了眼,顛著小腳來到楊恩順的家門前,掐著腰朝里面罵大街,不但把楊恩順的祖宗八輩罵了個遍,還順帶把楊朱氏的丑事叫嚷出來。原來老太太早就知道了兒子跟楊恩順老婆暗中勾搭的事情,只不過心疼兒子不說罷了,如今兒子不孝,她也就不管不顧了。

老太太別看上了歲數,但底氣十足,罵人的花樣也多,引來看熱鬧的越聚越多。一聽有「花花案」,紛紛起哄架秧子,非要讓躲在屋里不敢露頭的楊朱氏出來當著大伙兒的面說個明白。

楊朱氏自知丑事已經敗露,丈夫絕不會繞過她,于是把新買的老鼠藥吞下肚,等到楊恩順回來的時候,已經氣絕身亡。

楊恩順沒了老婆,自然不能善罷甘休,他跑到張家大鬧,揚言要在張家停靈,還要張小三和老太太抵命。老太太年歲大了,自知活不了多久,因此對于楊恩順的吵鬧根本就不理會。張小三嚇得不敢回家,但又不能任由這件事情發展下去,只好托人找到保甲局的班頭洪德發出面調解。

洪德發是混混兒出身,能解決的事兒靠嘴解決,不能解決的事兒靠拳頭解決,楊恩順忌憚洪德發,因此也不敢太過放肆,但張家老太太逼死人命的事情又屬事實,保甲局不能只偏向張家,而不管他楊家的苦衷。

最終,洪德發跟楊恩順講好條件,楊朱氏發喪的所有費用,包括棺木等一切喪禮用品全部由張家出資籌辦,另外張家再買一只羊、三只鵝,送給楊家作為補償。

事已至此,楊恩順不能不答應,實則他也自知理虧,倘若不是他要敲張小三一筆,也不會連累妻子喪命。

洪德發把楊恩順已經應允的消息告知張小三,讓他速速把籌錢給楊恩順的妻子發喪。但張小三的老婆張金氏卻不肯答應,非說楊恩順是有意勒索,還說此事由婆婆引起,就該婆婆去楊家拼命。

老太太面對不孝的兒子、兒媳,也不想給家里添麻煩,于是帶著一柄剪刀來到楊恩順的家里,當中楊恩順的面,將剪子插進了自己的頸部。等到張小三趕來之時,老娘已經斷了氣。

如此一來,事兒就鬧大了。有人認為老太太的死,全是因為兒子兒媳逼迫太甚,要不是他們逼著老太太找楊恩順拼命,絕不會出現這種悲劇,因此張小三兩口子應該判個忤逆之罪。

保甲局此時也不再向著張小三,洪德發要抓張小三到衙門見官,張小三由于害怕,居然吞了砒石粉。張金氏見丈夫吞了砒石粉,她自知不能脫罪,因為的的確確是她逼著婆婆去的楊家。如今好好的一個家就這麼毀了,她活著也沒什麼意思,跑到東浮橋一頭扎進海河里面。

至此,已有四條性命喪生。這個時候,楊恩順也開始害怕起來,他知道如此人命大案,官府一定會拉個人出來墊背,那個人百分百就是他。于是乎,他當夜把癱在炕上的老娘用枕頭捂死,而后用繩子把老娘的尸體捆在自己的身上投了河。

等到轉天的早晨,母子二人的尸體才被發現。既然兩家都已經絕戶,官府也就沒有必要再追究,此時交由保甲局處理,官府不予再訴。

看罷這樁舊案,讓人不禁嘆息,一切原罪果真離不開一個「窮」字,人窮志短,馬瘦毛長,倒也是真實不虛的道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