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氏心中原有病,不敢與惜春對質,只因她的「病」太丑陋

哒哒哒 2022/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講到抄檢大觀園第二天,賈惜春將嫂子尤氏叫來暖香塢,把入畫的事說給她聽,并堅決不要入畫,讓尤氏領回寧國府去。

尤氏認為入畫雖然糊涂做錯事,到底不是嚴重。她替哥哥收起來的東西也都是賈珍賜予,不存在偷盜行為。只是不應該私下傳遞,違反大觀園的規矩。便勸惜春饒了入畫,念在從小服侍一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可是惜春毫不松口,不但不要入畫還和尤氏說以后要與寧國府保持距離。說她近日聽聞一些不好的話,避免被寧國府連累了女兒清白。

惜春這段話說得「絕情絕義」,尤氏撐不住就和她頂撞了起來。

其實惜春如此絕情,讀書人也覺得不好接受。人心都是肉長的,她如此絕情實在太讓人寒心。

但如果從惜春的經歷成長和性格看,又不覺得意外。

惜春出生時母親死了,父親不管她,是賈母吩咐王夫人抱過來撫養。哥哥嫂子雖然偶爾關心都是面子情,并不真心。

惜春對寧國府完全沒有感情,自然更要維護榮國府,對寧國府敬而遠之。

她不要入畫,不希望寧國府的破爛事影響自己,都是與寧國府劃清界限之舉。

惜春此時,顯然已經有了日后「出家」的志向。

斷舍離成為追求,純凈無垢成為理想。如今賈家的這些紛紛擾擾對惜春來說都是因果。她堅決的「舍」就是為日后的干凈出世做準備。

如此一想,就難免覺得悲涼。是怎樣的感情讓那麼幼小的女兒產生出家的念想。

尤氏哪里理解惜春的意思,聽了她的話只覺得又氣又好笑,姑且認為惜春年紀小不懂事,說話不知道輕重好歹。婆子們無法,只能借惜春年紀小,讓尤氏別介意,姑嫂不傷和氣。

誰知惜春并不管她們如何想,反而諷刺她們的立場是不讀書識字的糊涂,想不明白道理。

這當然是孩子話。但惜春的思想境界,也確實不是她們庸庸碌碌的世俗能懂得。

尤氏此時有點生氣了,就說惜春 你是狀元榜眼探花,古今第一個才子。我們是糊涂人,不如你明白,何如?

意思是快點結束這個談話,不想再糾纏下去。

誰想惜春并不理尤氏,直言那些人也有糊涂的。就是薛寶釵當日說的「讀書不明理,不如不讀書」的說法。惜春更進一步,諷刺這些人要糊涂起來,讀書再多也不能了悟。

尤氏也是被惜春氣得不行,話趕話一句是一句。姑嫂二人都開始用狠話互相傷害。這也是尤氏的問題。和小孩子吵架,豈不就是自取其辱?

惜春的話越來越難聽,終于嗆了尤氏的肺管子。

尤氏對惜春「不懂事」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終于將憋在心里的話說了出來,直言惜春「冷面冷心,心狠意狠」。

惜春更不客氣,說「不做狠心人,難得自了漢」,意思是如果不狠心,就不能得大自由。

惜春這話顯然就是日后出家之讖。她已經想好要舍棄一切,尤其是寧國府的烏七八糟。雙方既然沒有感情,又何必虛與委蛇。趁早一拍兩散,互不拖累。

她更是祭出殺手锏說她清清白白的人,可不能被寧國府帶累了,日后無法得償所愿。這句話一出口,尤氏徹底炸了。

曹雪芹下筆真狠,直言尤氏「心里原有病,怕說這些話」,就是指出尤氏怕被人戳脊梁骨的心病。

「病」在古代是指錯誤,問題的意思。就像如今說的心里有鬼差不多。

尤氏心里原有病,主要集中在三件事上。

一,秦可卿死后的「爬灰丑聞」。

二,賈珍與二尤姐妹的聚麀之誚。

三,尤氏自己的不作為。

秦可卿當初死后,尤氏偏巧「胃疾」犯了,方便賈珍肆意妄為。

于是賈珍如喪考妣,在人前表現出不能自持的丑態,更是不計血本任性操辦秦可卿葬禮。給人第一感覺是「他倆有事」。

「爬灰」由此借著焦大當初醉罵的口風,傳遍了賈家乃至于街知巷聞。

然而細思這件事就有問題。尤氏是出了名的過于從夫之人,秦可卿死后,她怎麼那麼巧就病了?還是「胃病」,并不是什麼急火攻心的病癥。

尤氏病得蹊蹺。要說她生氣賈珍與秦可卿的關系,以她的性格和立場絕對不敢。她的病更像只為方便賈珍肆意妄為的胡鬧。畢竟她在旁邊,賈珍于情于理也要裝給外人看,不好太過分。

尤氏一病,賈珍就可以表現出他與秦可卿關系「不尋常」。

問題是為什麼賈珍要如此表現?如果他是對秦可卿有感情而情不自禁,也說不通。皆因感情深厚應該為對方考慮。可他的操作是讓秦可卿背負不貞、無恥、通奸的罵名,這哪里是愛,分明是恨啊。

所以,賈珍故意惡心人引導爬灰輿論,尤氏裝病,賈蓉不說話,歸根結底就是為了掩飾他在天香樓侵犯秦可卿致死的罪名。

他讓別人認定「爬灰」,是借丑聞洗脫罪責。丑聞無所謂,罪責可無法交代。弄不好被彈劾,會有丟掉爵位的風險。

尤氏對秦可卿之死的真相一清二楚,卻為了自己的利益保住賈珍而盡力配合。秦可卿枉死,「造釁開端實在寧」就指出這一點。

等到秦可卿死了,賈珍更是變本加厲,很快將魔爪伸向尤氏的兩個異父異母妹妹尤二姐和尤三姐。賈珍父子對尤氏姐妹不軌,頻頻下手。尤氏作為寧國府的女主人,不可能不知道。可她仍舊毫不作為。

等到賈璉偷娶尤二姐,賈家兄弟、父子、叔侄「聚麀」,這個丑聞可就鬧大了。

尤氏是主要當事人仍舊不管。等到尤二姐嫁給賈璉后竟然還帶著東西去看望。直到王熙鳳大鬧寧國府,尤氏的臉面被徹底扒光,才哭著說后悔,可有什麼用呢?

等到王熙鳳戕害尤二姐,尤氏再一次明哲保身不管不問。至此她的名聲徹底臭了。

尤氏的不作為甚至縱容,讓賈珍、賈蓉父子變本加厲。秦可卿之死臭了賈家。二尤姐妹相繼慘死,尤氏袖手旁觀是臭了她自己。

尤氏在賈家的輿論口碑遠比邢夫人更差。邢夫人盡管昏聵,卻也沒讓賈赦像賈珍那樣胡鬧。起碼他們關起門來的日子,不像寧國府那樣亂七八糟。

王熙鳳罵尤氏「妻賢夫禍少,表壯不如里壯」,也正是尤氏自己的心病。

寧國府的丑,她比誰都知道。如今被小姑子十一二歲的惜春都抖露出來,一時間讓她極為難堪。

于是尤氏也不跟惜春廢話,也怕再說多了話更難聽,干脆讓人把入畫帶過寧國府去,她則賭氣頭也不回的去了。

那麼,尤氏去了哪里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