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郎劉春霖:中狀元不久大清就亡了,他在民國受到怎樣的待遇?

本文來源公眾號: 紀人

據史料統計,從唐朝第一位科舉狀元孫伏伽開始,往后的1300多年來,中國歷史上僅產生了592名狀元。

從歷代狀元的身世背景來看,咱們會驚奇地發現,他們大多數人都出生名門望族。

當然,也有相當一部分狀元出身寒門,全憑自己的才智成為萬里挑一的天之驕子,比如中國歷史上最后一位狀元劉春霖。

為什麼要寫劉春霖呢?因為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因為一個人的風骨,才是人性里最可貴的品格!



劉春霖是典型的寒門貴子,他祖上幾輩都以務農為生,家境十分貧寒。

到了劉春霖父親這一輩,因家中實在困難,劉春霖的父親只得到保定的府衙當差,而母親則在知府的家中做仆人。

清朝有規定,衙門里的普通當差的后代禁止參加科舉考試,出于孩子的前程考慮,劉春霖和他的哥哥從小便被寄養在伯伯家。

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思想的影響下,盡管家中條件以及求學條件十分困難,劉春霖和其哥哥劉春堂還是被順利送去了學堂。

在私塾里,劉春霖的聰穎刻苦很快得到先生的賞識,常常在他大伯面前夸贊劉春霖,稱其是狀元郎之才。

大伯聽聞先生這麼說也很是欣喜,劉家世代務農,若能出一個狀元郎,那定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于是趕緊寫信將此事告知了遠在保定的弟弟。

得知劉春霖在私塾出類拔萃的表現,劉父思索再三,又找了衙門的關系,將劉春霖接到保定,讓其在當時很火的「蓮池書院」讀書。


蓮池書院又被稱為 "直隸書院",是由清朝名臣李衛創建的,曾經培養出多位名士大家,進入蓮池書院,就等于一只腳踏上了仕途。

而他也沒辜負父母的心愿,寒窗苦讀十余年,深受院長 吳汝綸賞識。劉春霖在蓮池書院埋頭苦讀,眨眼間過了十年,這時他已經32歲,如果放到現在那可算得上 「高齡考生」了,但在當時,六七十歲考科舉的都大有人在。

劉春霖在科舉考試中過關斬將,順利沖到了殿試環節。

1904年7月4日清晨,日光熹微,東方的地平線上剛剛泛出一抹魚肚白。

剛從黑夜中蘇醒的紫禁城,迎來了二百多名新科進士。這些人被宮內太監領著,踏過重重門檻,經過一系列繁復儀式,終于來到位于紫禁城腹地的保和殿。

其實這場考試最后狀元的名次不是劉春霖, 而是一個叫「朱汝珍」的考生。

當卷子送給慈禧太后看時,最先映入慈禧眼簾的,是一份署名為朱汝珍的答卷,這個名字觸動了慈禧敏感多疑的神經。


首先「朱」這個字, 朱元璋也姓朱,而當時清朝民間 反清復明的白蓮教組織讓朝廷恨得牙癢癢。

其次就是「珍」,當年珍妃被慈禧扔到了井中尤不解恨,她這輩子都不想看到珍這個字。

更重要的是,朱汝珍是廣東人。 不論康有為、梁啟超還是洪秀全都是廣東人,因此慈禧對于廣東,向來便厭惡得很。

可憐一個奮斗了半輩子的窮苦考生,因為掌權者的一念之差就葬送了終生。

慈禧太后翻開第二名考生的試卷眼前頓時一亮。這名考生文章寫得怎樣,慈禧太后倒沒細看,不過這個考生的字寫得是真不錯,慈禧看了十分滿意。然后她又看到這名考生名字叫劉春霖,心里就更加滿意了。

因為當時正值酷暑,老天爺已經許久沒下雨了,天氣酷熱而又干旱,看到劉春霖的名字,有「久旱逢甘霖」之意,慈禧太后覺得這個寓意好。當然,更關鍵的是劉春霖是北方人,他的老家是直隸肅寧,距離京城并不遠。

就這樣,劉春霖幸運地在朱汝珍之后成為了中國歷史上最后一名狀元,然而這卻只是他崎嶇身世的開始之路。


1905年已經搖搖欲墜的大清帝國,為了欺騙百姓美其名做一個君主立憲制國家。 同年,持續了一千多年的科舉制度也隨之取消。

而劉春霖也就順理成章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后一位狀元郎。

新科狀元原本應是風光無限,走馬上任,可劉春霖等來的卻是前往日本政法大學留學的通知。在日本的刻苦學習,讓他大開眼界,對于社會改革的方向,他毫不猶豫地選擇支持「君主立憲」。

1909年,劉春霖學成歸國,抱著一腔熱血,想要一展宏圖。清政府對于自己培養的人才,也算是「厚待」,將其任命為咨政院議員,可是「預備立憲」本就是清政府謊騙天下人的說辭,因此劉春霖也并未有什麼實權,但他卻仍在努力將其所學發光發熱。

正當劉春霖準備大展鴻圖的時候,辛亥革命的槍炮聲,擊碎了他的美夢,劉春霖也陷入了矛盾和痛苦之中: 他是皇帝欽點的狀元,可如今皇帝沒了,朝廷沒了。

原本,之前的清王朝已經窮的叮當響,加上本身清朝的俸祿就不高,如果僅僅靠著這點「工資」養活自己和家人,實在是有點異想天開,所以當時的很多官員都會搞一點副業以維持生計,劉春霖當然也不例外, 他靠著自己的一手好字,將自己的溫飽問題完美解決。

後來他的小楷更是被世人冠以 「楷法冠當世,后學宗之」的名譽,書法界中更是有 「大楷學顏(顏真卿),小楷學劉(劉春霖) 一說。


1914年,袁世凱成立大總統府,邀請劉春霖出任內史。這也只是個閑職,後來劉春霖兼任農事試驗場場長,主管農業生產。

劉春霖家中祖輩都是農民,他小時候也幫家里人種地,很了解農業現狀。在他擔任農事場主一職后,積極改革農業,培養技術人才,召開了「農業科學院」,累計培養出了一百多位農業人才,但是由于時局所限,他們都無法發揮自己的能力。

袁世凱死后,徐世昌、曹錕先后當上了大總統。


曹是直隸天津人,曾駐軍保定,人稱保定王。曹重鄉情,故看重春霖,其后春霖被授予總統府秘書幫辦,后任直隸省教育廳廳長。

期間春霖曾兩次代表徐世昌到山東曲阜主持孔子大成節典禮,春霖因此名聲大噪。

面對各地的紛爭,面對各地的軍閥混戰,劉春霖這個讀書人的內心早已對自己之前的一身抱負有所放棄了,他不再將自己的胸懷抱負寄托在這些所謂的統治者身上。

他最終決定再次隱退回鄉,過起了靠出售自己字畫為生的悠閑日子。

除了讀書寫字外,還盡己所能興辦教育,捐建學堂,做了很多好事。不過他雖隱居不仕,但對國家前途仍頗為關心。

劉春霖書法


「九.一八」事變后,溥儀在日本的扶持下成立「偽滿洲國」。之后,已任傀儡政權總理大臣的鄭孝胥奉命來找劉春霖,想請這位前朝狀元出任教育部長,撐撐門面。

然而,在時代滄桑巨變后,劉春霖對此毫無興趣。不甘心之余,鄭孝胥多次上門懇請,劉春霖不客氣地指出:「君非昔日之君,臣亦非昔日之臣,豈能隨汝而毀我之譽!」

在那之后,剛剛被任命為河北省省長的宋哲元聽說了劉春霖的事跡,頗為感慨,對劉春霖的所作所為更是敬仰萬分,親自登門拜訪劉春霖。

兩人十分投緣,宋哲元還拜了劉春霖為師。

當黃河泛濫,很多地區受到了很嚴重的水患災害,百姓流離失所。

劉春霖帶頭組織了「河北移民協會」,還在內蒙成立了「河北新村」讓這些因災害無家可歸的百姓有個落腳之地。

七七事變后,為了呼應偽滿洲國的溥儀政權,日本人試圖請曾經的大清狀元劉春霖出山,提出了榮華富貴的條件,卻被劉春霖嚴正拒絕。氣急敗壞的日本人,先是譏笑劉春霖費了半輩子的勁,得了個狀元的空名一事無成,后又派人將其家抄沒,家中數萬冊歷朝善本圖書被盡數抄去,后在社會輿論下方才發還;好在礙于劉春霖的聲名,日本人也不敢太為難他,而他堅守民族氣節之舉,也受到民眾了廣泛地贊譽。

即使這樣,劉春霖也沒有屈服于日本人的淫威,他用盡自己的家財,主持創辦了燕翼中學,主張教育救國,不顧日本人的恐嚇,為國人灌輸進步學識。


1944年,72歲的劉春霖生命走到了盡頭,或許是他早已對舊時代殘存的戰爭和斗爭失望透頂,還未親眼見到抗日戰爭的勝利和新中國的成立,老人家安詳平靜告別了人世。

當時很多人自發參與他的葬禮,有一塊牌匾格外引人注意,那就是 「義士狀元,中華脊梁」。這兩句話也正是劉春霖的真實寫照。

對于劉春霖來說,他的一生錚錚鐵骨,直到最后一刻他的尊嚴和氣節都不容任何人玷污侵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