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賣身為妓,卻是狀元夫人,救國救民,北大教授親自為她寫傳記

哒哒哒 2022/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張照片,一段歷史。

民國著名的語言學家和教育家,北大教授劉半農曾經說過一段話: 「中國有兩個「寶貝」,一個在朝,一個在野;一個賣國,一個賣身;一個可恨,一個可憐。」胡適因此評價說: 「北大教授,為妓女寫傳還史無前例。」

在劉半農的兩個「寶貝」里,一個是清朝的慈禧太后,一個就是大名鼎鼎的晚清名妓賽金花。古來風塵中的女子,總是被人瞧不起,甚至一些文人生怕扯上關系,污了名聲。但就是這樣一個煙花女子,卻有教授為其寫傳,這又是為何?也許當了解了賽金花的一生之后,這種疑慮就不復存在了。

14歲從妓

賽金花出生于晚清時期,閨名趙靈飛。雖然她的童年跟著家里人住在「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蘇州,但她卻沒能擁有一個美好的童年,她的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病逝了。

賽金花從小就出落得水靈,家中為了生計,不得已讓年僅14歲的賽金花改名傅彩云,到蘇州河上的花船上接客。因為自己沒有其他謀生能力,也不忍心看家人生活窘迫,賽金花只好說服自己接受這樣的現實。

但即使是做著一個被世人都瞧不起的職業,賽金花卻用自己的命運告訴世人,她不會只是一個普通的青樓女子。因為沒多久,她就在花船上遇到了一個人——前科狀元洪鈞。洪鈞見到賽金花,就十分傾慕,他感覺這個女子不僅是貌美,更有自己的個性。

成為狀元夫人,出使國外

與賽金花交往一段時間后,他決定娶賽金花為三姨太。這種行為就算是放在現在,也是令人費解的,堂堂一個狀元,竟然不顧身份納煙花女子為妾。但他就是做了,為賽金花改名洪夢鸞,用八抬大轎將她娶進了門。

1887年,也就是光緒十三年,洪鈞被清政府委派出使德、俄、荷、奧歐洲四國。這一去就得去好幾年,身邊不能沒有服侍的人。

但是當時洪鈞的正室夫人一來是年紀比較大了,也很難適應外國的生活,二來要操持洪家的一切,根本沒辦法隨行。于是她將這個機會給了年紀尚小的三姨太賽金花,讓賽金花跟著洪鈞出訪國外,這樣一來,賽金花就從一個風塵女子一躍成為了公使夫人。

大太太還將自己的誥命服飾給了賽金花,有了這層尊貴的身份,她可以名正言順地接受他人的祝賀和參拜。

在國外出使的幾年里,洪鈞帶著她住過柏林,到過圣彼得堡、日內瓦等地,讓年輕的賽金花看到了外面不一樣的世界。因為公使夫人的身份,她也得以在國外上層社會周旋,學跳舞,學化妝,學習了外語和外國禮儀。憑借她的情商和聰明,她結識了很多有名望的人,甚至還接受過德皇威廉二世和皇后奧古斯塔·維多利亞的接見。

在這里她還認識了一個人,為她后面不一樣的人生埋下伏筆的一次相識,就是后來的八國聯軍統帥瓦德西。

賽金花還在德國生下了一個女兒,取了名叫德官,丈夫也因此對她更加寵愛有加。

瓦德西

在國外的這幾年,是賽金花人生最安穩,最幸福,最耀眼的時刻了。這一切,在洪鈞去世之后開始改變。

再次從妓

洪鈞在1892年結束了任期,回到了上海。但回來之后,因為一次中俄沖突事件,他疏忽大意導致所呈給朝廷的邊界地圖出了問題,因而受到多人彈劾。他自認一生為國效力,哪里受得了這樣的污名,便于回國次年郁郁而終了。

他一死,賽金花的保護傘自然也沒了。她護送洪鈞棺柩返回蘇州,沒想到洪家人卻翻臉不認人,全然不念賽金花在國外對洪鈞多年的照顧,認為她的曾經的青樓女子身份有辱門楣,將賽金花趕了出去,還搶走了她的女兒,就連洪鈞生前允諾給她留下的保她生活無憂的銀子也被洪鈞的兄弟拿走。

賽金花身無分文,也無人可以投靠。昔日那些因為公使夫人身份對她尊敬有加的人早就變臉不認。她只好離開洪家,留在了上海。賽金花沒有什麼其他的技能,為了活下去,她重操舊業,在二馬路鼎豐里旁的彥豐里租了房子,買了兩個姑娘,掛牌書寓,改名曹夢蘭,花名傅彩云。這是她第三次改名。

賽金花也是一個很有生意頭腦的人,她想想,如果只是靠美色,在上海灘這里還是不足以立足的,一定要讓人有新奇感,要與眾不同。她想到了自己狀元夫人和公使夫人的名號,于是她對外宣傳自己的招牌,沒想到因此一時大燥,最后竟然成為了名揚上海灘的「花榜狀元」。

但是好景不長。1898年夏天,一來,蘇州狀元陸潤庠認為她的狀元招牌玷污了自己的身份,二來,他是洪鈞夫人的父親,他認為賽金花給他的女兒丟臉,于是串通上海知府,強迫賽金花離開上海。

賽金花一介女流,哪是幾個當官的對手,她選擇了躲避,將自己的班子挪到了天津。在這里,她第四次改名,改為后人最多知曉的賽金花。她在這里混得風生水起,結識了京劇票友孫作舟,人稱孫三爺,為她的「賽金花書寓」撐腰。

她還結識了戶部尚書楊立山,楊立山建議她去北京開班子。天子腳下,無論是財力物力,都更為堅實。1899年,賽金花搬往北京,住在西單石頭胡同,先后在高碑胡同、陜西巷掛牌營業,在這期間,她一直與孫三爺同居。

賽金花因為性格爽朗大方,不拘小節,還跟京城名儒、巨商盧玉舫結拜,排行老二,所以人人叫她一句賽二爺,可見她的人緣之好。

賽二爺救北京市民

庚子年間,出了義和團運動,也叫庚子事變。義和團以「扶清滅洋」為口號,反對外國侵略,打擊教會勢力,因此殺了不少外國人。外國人在北京城搜尋義和團,奸殺搶掠,經常錯殺平民,老百姓一時人心惶惶。

而此時的八國聯軍統帥就是和賽金花在當公使夫人期間有過交情的瓦德西,賽金花因此被委托當說客。而因為她的德語流利,德國士兵也對她另眼相看,她苦苦勸說瓦德西不要濫殺無辜,瓦德西也聽進去了,在北京城發生的外國兵殺人事件真的有所減少。

一時間,北京老百姓都在傳言這個賽二爺本領通天,救了一座城,救了千千萬萬的老百姓,并送稱號「議和人臣賽二爺」。賽金花還巧妙解決了克林德被害一事,成功說服了克林德的夫人放下仇恨,答應修建克林德碑牌坊來紀念克林德,又免除了一場殺戮紛爭。

從那之后,賽二爺的名聲傳開了,找她幫忙的人絡繹不絕,都快踏破門檻了。

再次落魄

但是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又發生了一件讓賽金花陷入困境的事。1903年,金花班的一個賽金花買來的姑娘鳳鈴因為與人私定終身,但是覺得贖身無望,吞鴉片自盡了。

因為妓女救國一事讓京城中的某些權貴感覺面上無光,于是將此事發酵,想要逼死賽金花。賽金花被巡城御史高第柟逮捕,送到了刑部。后來因為李鴻章的求情,她被遞解回蘇州。

賽金花出獄后,她賴以生存的金花班散了,錢也都沒了,她和孫作舟的關系也走到了盡頭。在蘇州她沒有辦法生存,于是又回到了上海,跟李萃香、林絳雪、花翠琴、林黛玉、陸蘭芳一起掛牌。

再過幾年,賽金花嫁給了滬寧鐵路段稽查曹瑞忠做妾,可是結婚后的第二年曹瑞忠就死了,她只能再次為娼。

遇到真愛

兩年后,她結識了一個讓她這輩子都難忘的男人,曾任參議院議員、江西民政廳長的魏斯炅。魏斯炅是個革命黨人,主張民主共和,是個有著新思想的人。他欣賞賽金花身上的魄力,尊重賽金花,而不是把賽金花當成自己的附屬物。

他從不在意賽金花的過去,也不在乎當時社會的指指點點、流言蜚語,而是正式而隆重地給了賽金花一個盛大的婚禮,給了她一個魏夫人的名份。

1916年賽金花隨著魏斯炅到北京,他們一起住在北京前門外的櫻桃斜街,日子甜蜜而簡單。如果說之前洪鈞是給了她一個家,護她周全,那和魏斯炅的這個婚姻,才是賽金花第一次真正感覺到了被人愛著的幸福。

1918年6月20日賽金花與魏斯炅在上海正式結婚,再一次改名 魏趙靈飛。這是她第五次改名,也是最后一次,改回了她小時的閨名,這也許正是意味著,只有在這段婚姻里,她可以無所顧忌地做回自己,做回那個還沒有淪落風塵,純真無邪的小女孩。

幸福的日子和之前一樣,還是沒有眷顧賽金花太久。結婚僅僅兩年后,1921年7月,魏斯炅因病去世。

晚年潦倒

像以往每次結婚那樣,在魏斯炅去世后,賽金花還是搬出了魏家,搬入天橋居仁里的房子。在她的晚年生活里,她和和她的女仆顧媽(顧蔣氏)一起度過。沒人知道,這里住著的貧困潦倒的老婦人,就是當年拯救了一座城市,名揚四海的賽二爺。

她晚年因為經濟困難,接受過很多人的接濟。1936年12月4日(有一說11月17日),賽金花因病在北京與世長辭,結束了她傳奇的一生,終年66歲(也有72歲之說)。

關于賽金花傳奇的一生,有的已無從考究,也有人質疑她救國的真實性。但在歷史上,以她為原型的作品,也不在少數。

像我們前面說到的北大教授劉半農,親自拜訪過賽金花。清朝內閣中書曾樸以她為原型,寫了《孽海花》。齊如山寫了《關于賽金花》。張恨水寫了《賽金花參與的一個茶會》。

清末著名小說家吳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的作者)因為她傳奇的經歷,將她列入海上名妓中的「后二怪物」之一。

吳承炬的《東園詩鈔》中有:

「八國聯軍庚子年,夫人城比帝城堅。百官接踵觸塵霧,萬戶傷心生野煙。毅力換回清社稷,溫言鎮定漢山川。只因解作德人語,億兆生靈恃保全。」

林語堂的《京華煙云》:

「北京總算有救了,免除了大規模殺戮搶劫,秩序逐漸在恢復中,這有賴于名妓賽金花的福蔭。」

著名書畫家張大千為賽金花畫了畫像——《彩云圖》。

賽金花筆跡

人們常說「商女不知亡國恨」,但是賽金花這個因為生活所迫幾度為妓人們口中的「商女」,卻也確實在國家危難之際用自己的力量護了一方安寧。一些天天喊著「商女」,認為賽金花救民的舉動是羞恥的王公權貴們,又有多少個在最后時刻臨陣脫逃?

參考資料:

劉半農、商鴻逵..《賽金花本事》.北平:星云堂書店.,1934年.

岳麓書社1985年版《賽金花本事》253頁部分。

林語堂.《京華煙云》.陜西: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5-7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