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攝影師在街頭拍照不容易,遭數百人好奇圍觀,作揖請大家散去

纪冬 2022/08/20 檢舉 我要評論

約翰·湯姆遜拍攝的黃鶴樓。

我們看到的這張老照片,記錄了晚清黃鶴樓的高聳雄姿,拍攝于1871年與1872年之交的那個冬天。攝影師約翰·湯姆遜經歷了一番辛苦,才給我們留下了珍貴的影像資料。

湯姆遜事后抱怨說,拍照當天天公不作美,刮大風下大雨,讓他飽受寒冷的侵襲。不僅如此,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觀人群也讓他的拍攝不那麼順利。他本來在黃鶴樓下拍攝,但是那里圍觀者太多,不得不把照相機搬到武昌漢陽門城墻上進行拍攝。

他這樣記述了拍攝過程:「在黃鶴樓前面的院子里照常擠滿了經常在寺廟附近見到的那些無所事事的人群——乞丐、算命先生、叫賣的小販、地痞流氓、流落街頭的小孩。為了避開這些人,我只好退到城墻里面,城門那時候是關著的,但是還是有一些人設法爬到城墻上,很有禮貌但是確實也是極度好奇地圍觀我拍照片,當他們看見我把照相機對向城墻另一邊的時候,一些人肯定認為我打算朝城里開炮。」

湯姆遜在福州旅行拍照時被圍觀。

當地百姓肯定是第一次看到照相機,對其既好奇又恐懼。因為好奇,所以寧愿冒著危險攀爬城墻,也要去看個新鮮;因為恐懼,所以當湯姆遜摁下快門升騰起白煙的那一刻,他們以為是開炮。好在湯姆遜沒有將鏡頭對準圍觀人群,要不然他們會以為「攝魂」了。

和湯姆遜有相同遭遇的攝影師,在晚清時期并非罕見。

戲曲理論家齊如山回憶,光緒年間(1900年之前),他曾在北京東城燈市口路東看到一個外國攝影師拍攝一家規模很大的點心鋪,他忙碌了一個多小時才成功拍攝到想要的畫面。為什麼這樣費事呢?

北京百姓圍觀攝影師拍照。

齊如山說:「他(攝影師)用三足架把照像器架好,自己蒙上一塊黑布,看了大半天。這還不要緊,彼時人看見過照相的還很少,大家看此不懂,而極以為新奇,于是圍了幾百人,圍得風雨不透……因有這些人圍聚,外國人不但不能照相,且不能對光,但他趕不走這些人,他作揖請安,鬧了一個多鐘頭才照了去。」

在街頭拍照,竟然遭幾百人圍觀,攝影師自然無法正常開展工作,難怪要作揖請人群散去了。

曲阜百姓圍觀攝影師拍照。

實際上,晚清時期,人們對攝影活動有著濃厚的興趣,這其中帶著一點恐懼心理,顯然好奇心更占據上風。

如果說恐懼心理是普遍的,那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圍觀攝影師拍照了。有史料記載,一些人擔心被「攝魂」而對照相機持敵視態度,這種現象是真實存在的,但更多的人是對照相機這種新事物抱有去了解的欲望,甚至想切身體驗一把。正如湯姆遜所說,圍觀者對他「很有禮貌」,對拍照片「極度好奇」。

廣西或湖南百姓圍觀攝影師拍照。

晚清民眾拒斥照相機(攝影術)并不是普遍現象,正因為有很大的容忍度,所以照相機越來越普及。到1880年代,拍照在上流社會已成為一種新穎時髦的玩意兒,底層百姓則因付不起昂貴的拍照費用而望洋興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