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鳳三次典當金項圈: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事,每次缺錢都要典當金項圈

哒哒哒 2022/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里最引人注目的金項圈是寶釵的金鎖——項圈是金的,墜兒是個金鎖,上面鏨著八個字:「不離不棄,芳齡永繼」。

因為這個金鎖上的字,與寶玉的通靈寶玉上的字恰是「一對兒」,有婚姻的預示,所以特別搶眼,以至于人們往往忽略了王熙鳳的金項圈。事實上,王熙鳳的金項圈更加深刻,卻雁過無聲似的,透露出榮國府敗落的痕跡。

第六十九回,賈璉為給尤二姐辦葬禮,向王熙鳳要錢。王熙鳳回答:「昨兒我把兩個金項圈當了三百銀子,你還做夢呢。這里還有二三十兩銀子,你要就拿去。」用自己當首飾的錢,給丈夫的小妾辦喪事,占盡「賢惠」之名;但只給二三十兩銀子,和后來敲詐賈璉、說是給尤二姐做周年的二百兩銀子對照,寫出王熙鳳的刻薄,并且把賈璉玩弄于股掌之間。

注意,這句接下來,就是平兒「忙將二百兩一包的碎銀子偷了出來」,可見王熙鳳不是沒錢。所謂「當金項圈」之說,是搪塞賈璉的謊言。

第七十二回,太監夏守忠派人來「借錢」,王熙鳳明知道這是有去無回,又不能不給,于是叫平兒:「把我那兩個金項圈拿出去,暫且押四百兩銀子。」有了前一回,我們不難想象,這是王熙鳳對著太監哭窮,并不是真的當項圈。而接下來的「一時拿去,果然拿了四百兩銀子來」,更是主仆配合默契,表演給人看。

但是,到了第七十四回,賈璉夫妻向鴛鴦借當,被邢夫人發現,敲詐二百兩銀子的「封口費」。王熙鳳不得不給:「且把太太打發了去要緊。寧可咱們短些,又別討沒意思。」

于是,她叫平兒:「把我的金項圈拿來,且去暫押二百銀子來,送去完事。」這時在場的只有夫妻三人,又是共同面對敲詐,不存在搪塞的問題,所以應該是真的。

也就是說,王熙鳳一遇到事情,就拿「當金項圈」說話。狼來了,狼來了,說得多了,終于不得不真的當金項圈了。真是人生的諷刺。

三當金項圈,由假而真,弄假成真。更有意思的是,第三次當金項圈是與偷當賈母的古董聯系在一起的。而在幾年以前的第五十三回,就有賈珍父子的一段對話:「果真那府里窮了。前兒我聽見鳳姑娘和鴛鴦悄悄商議,要偷出老太太的東西去當銀子呢。」「那又是你鳳姑娘的鬼,那里就窮到如此!他必定是見去路太多了,實在賠得狠了,不知又要省那一項的錢,先設此法子使人知道,說窮到如此了。我心里卻有一個算盤,還不至如此田地。」

幾年以后璉鳳鴛鴦商議偷賈母的東西去當,幾年以前怎麼賈蓉就聽說了?難道他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當然不是。根據張愛珍的分析,這是在修改過程中產生的謬誤,「本來借當在前,讀者明知實有其事,他們自己人倒不信,可見醉生夢死」;但是把珍蓉父子的對話移到前面,借當之事是訛傳,過了幾年卻變成現實,珍蓉父子的對話就成為一種預言。

到了「三當金項圈」的時候,從前開玩笑說的、撒謊說的、訛傳過的,突然成為了現實。榮國府的「窮了」,也就不言而喻、觸手可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