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老照片」,地主每頓吃2個菜,出門被乞丐圍堵索要

天寶九年,下層人民苦難,社會矛盾尖銳,杜甫對此發出過一聲長嘆:「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貴族人家的紅漆大門里散發出酒肉的香味,路邊有凍死的骸骨。

這句話也成為了千古流傳的名句,后來多被用來形容富人奢侈糜爛的生活,不懂得民間疾苦,這句話用來形容晚清生活,簡直太貼切。

晚清時期,社會動蕩,統治者腐朽不堪,民不聊生,生產力落后,讓百姓們有上頓沒下頓,貧富差距大。

晚清時期用錢的地方很多,沉重的稅收都壓在普通百姓身上,賦稅沉重,官員還要層層剝削,無疑讓貧苦百姓的生活雪上加霜。

反觀所謂「朱門」,慈禧太后吃飯是「滿漢全席」,每頓吃108道菜,每盤菜只吃一口,有的菜還沒吃就倒掉了。

除此之外,皇親國戚們的生活也很逍遙,每天都會有人伺候,他們沒有什麼真才實學,但對于享樂卻無師自通,這些人大多是憑借祖先的庇佑才能獲得享受的生活,他們坐吃山空,好逸惡勞,從不考慮百姓疾苦,復問:何不食肉糜?

晚清時期最「亦正亦邪」的角色當屬地主,他們比普通百姓有錢,可以頓頓解決溫飽問題,他們也可以剝削百姓,以此來獲取錢財。

但這些地主是統治階級底層,層層剝削,最終也要落到他們頭上,為了生活,要不斷滿足統治者的胃口。

從一些清朝的老照片可以看出來,所謂的地主生活,跟我們想象的并不一樣,一頓也只有兩個菜,雖然在晚清時期已經很好了,但跟地主身份完全不符,說到底還是統治階級無能,最后社會底層受苦。

從出行方式上,地主生活也與我們認為的大不相同,富家夫人衣著華貴,出行沒有轎子,大多都是坐獨輪車,一個車夫推著她們。

富太太們如果單獨出門,就會被乞丐們圍堵,他們希望太太能賞賜他們一些東西,以此來填飽肚子。不少窮人的「夢想」就是能在富貴家庭當一個傭人,這樣就能夠維持生計,解決溫飽。

窮人為了生存,在戰亂年代,大多選擇當兵,為了軍餉進入軍隊,但有時軍餉也無法正常發下來,付出努力同樣要餓肚子。

晚清時期,有一種人會蓄長指甲,雖然看起來恐怖,但這在當時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只有不用干活的統治階級,才能留長指甲,此人必定大富大貴。

游手好閑、吃喝玩樂、醉生夢死、花天酒地、對清朝滅亡毫不關心,這就是晚清八旗子弟。

老舍曾說:晚清旗人的生活,除了吃漢族人供給的米和花漢族人捐贈的錢外,似乎一天到晚都在生活藝術中度過。從王侯到旗兵,他們養魚、養鳥、斗蟋蟀、種花和養狗。

窮人住的是又矮又濕的土坯房,大多房頂只蓋一層席子,全家擠在一起,環境非常惡劣。

晚清的百姓大多會上街要飯,乞討在晚清是個合法職業,政府腐敗無能,外部勢力不斷壓迫,全國人民精神萎靡,加劇百姓的貧困。

封建社會女子很注重貞潔,她們認為「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但在晚清時期,這種想法完全被活著取代,古代妓院里的女人都是絕望的,她們為了生存要遭受精神和肉體的毀滅、壓迫和剝削,賣笑陪客,甚至還會被毒打,被賣到鄉下,窮人為了活著真的很難。

富人奢侈至極,窮人沿街乞討,富人尋求精神享受,窮人只求獲得溫飽,貧富差距的懸殊,是統治者不作為引起的,統治者的昏庸,最后受苦的只有平民百姓。

我們無時無刻不感覺到幸運,慶幸自己出生在這樣富強又自由的時代,人民是自己的主人,沒有剝削和壓迫,由此可見,封建社會被取締,是歷史的必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