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翻來覆去的執念:晴雯被趕出怡紅院,到底是誰告的密?

哒哒哒 2022/08/22 檢舉 我要評論

第七十七回晴雯被趕出怡紅院后,大觀園眾人的反應不一:婆子們彈冠相慶,認為園里少了一個妖精禍害;襲人、麝月這些同事為晴雯感慨了幾句,念及同事一場,偷偷把晴雯的衣裳給她送過去。

除此之外,大部分人的感受趨于無感二字,畢竟豪門公府攆走幾個丫鬟,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不值得掛懷,只有一個人,他真正為晴雯感到委屈和不忿,這個人就是賈寶玉!

跟很多讀者一樣,在晴雯被攆走后,賈寶玉翻來覆去思考一個問題:到底是誰向王夫人告的密?

站在上帝視角的我們,自然知道晴雯被攆走,是陪房王善保家的在背后進了讒言,勾起了王夫人對晴雯的怒氣,一個丫鬟被主子針對,那她的悲劇就是在所難免的。

賈寶玉身處其中,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站在自己的角度開始搜索嫌疑人,一番思索后,他認為晴雯被逐走的背后,除了婆子們的作用,也有丫鬟們的推波助瀾:

談及晴雯被攆,總是會提到襲人告密一說,從這里看來,似乎也怪不得讀者,就連賈寶玉也懷疑起襲人、麝月、秋紋來。

賈寶玉的這種執念,一直延伸到了第七十八回,雖然他口里說著:「只當晴雯死了,不過如此」,可心里到底還是念著晴雯的好兒。

越是念著晴雯的好兒,賈寶玉越是對晴雯受到的誹謗耿耿于懷,于是在寫《芙蓉女兒誄》時,賈寶玉把自己的推理也寫了進去:

賈寶玉對晴雯遭受的誹謗,分了兩個層次來記述,第一層是:鳩鴆惡其高,鷹鷙翻遭罦罬,這種明面上的怒斥,自然指的是大觀園的婆子們對晴雯的誹謗;

第二層是:諑謠謑詬,出自屏幃;荊棘蓬榛,蔓延戶牖。從「屏幃」二字就能看出,賈寶玉這番話針對的是丫鬟階層對晴雯的不滿和詬病。

賈寶玉并不傻,晴雯因容貌姣好,性情火烈,對小丫鬟們輕則言語斥罵,重則一丈青亂扎,導致相當一部分丫鬟不喜晴雯。

這種「不喜」就通過晴雯生病展露出來,第五十二回,晴雯生病臥床,怡紅院內無一人照看她,讓賈寶玉很是心寒:

細心的讀者會發現,賈寶玉的思維總是介于「感性」中,第七十七回,他質問襲人: 「怎麼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單挑不出你和麝月、秋紋來」;

第五十二回,他還是用這種思維忖度麝月、秋紋,認為別人不喜歡晴雯,不照看她也罷了,麝月、秋紋是朝夕相處的姐妹,怎麼也不管晴雯?

真相自然跟賈寶玉想象的不一樣,秋紋本要照顧晴雯,卻被晴雯主動趕她去吃飯,麝月更是跟平兒去商量「蝦須鐲失竊案」,兩人就在屋外談話,并沒有遠離晴雯這個病人。

這兩處情節一對照,就會發現賈寶玉第五十二回、第七十七回兩次的判斷都出現了失誤——他誤將襲人、麝月、秋紋當成了發火的工具。

晴雯被攆,襲人是否從中起到了作用?這個問題的答案見仁見智,我也曾和三五紅學好友探討過這個問題,其中有喜歡襲人之賢惠,嫌厭晴雯之刁鉆的,也有大贊晴雯率性,不喜襲人世俗的 ,但對于「告密」這個問題,大家的答案卻出奇的一致:襲人斷不可能告密!

得出此論,倒不是說襲人對晴雯姐妹情深,而是從利益的角度來考量。

第三十一回曾有晴雯摔壞扇骨,賈寶玉動怒,兩人大吵一架的故事情節,晴雯說話難聽,把寶玉心中的火兒頂到了極點,當時就要回明王夫人,將晴雯送走,第一個跪下來求情的就是襲人!

襲人作為怡紅院的第一丫鬟,承擔著管理者的責任,從她以下起,任何人出了問題,上級領導最先責罵的人不是當事小丫鬟,而是襲人,她身為管理者,卻連底下人都管不好,上級領導還敢繼續信任她嗎?

也正是這個原因,第五十二回「俏平兒情掩蝦須鐲」是偷偷進行的,這是平兒給襲人、麝月的人情,墜兒偷盜了蝦須鐲,她又是怡紅院的丫鬟,事情如果鬧大,賈母、王夫人必定先問責襲人。

故而第七十七回,怡紅院迎來大劫,王夫人親自帶人搜查,送走晴雯、芳官、四兒三人后,給襲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是: 你們小心!往后再有一點份外之事,我一概不饒。經此斥責,襲人心念俱灰,賈寶玉悻悻送完母親回來,看見襲人一個人悄悄抹眼淚,自是被批評的緣故。

目前市面上流傳:襲人背地里告了晴雯、芳官、四兒的狀,導致王夫人將這三人攆走。儼然是沒有半點管理經驗的窮酸文人式解讀,看不到職場的人情世故,只圖說嘴而已。

退一萬步,即便襲人真的糊涂至極,就是想在上級領導面前告自己手下人的狀,她前期也可以有無數的機會,斷不可能拖到第七十七回。

一言以蔽之:襲人真的告密,晴雯早被攆走八百回了。

另外,對于怡紅院為何偏偏被攆走的是晴雯、芳官、四兒,蓋因攆人是虛,裁撤丫鬟節省開支是實,既要趕走一批人,自然是留下聽話懂事的丫鬟,那些聰明外露、動輒搞事,和婆子吵罵、擾亂大觀園內部安寧的丫鬟第一批就要被攆走。

抄完怡紅院后,王夫人順帶把大觀園內的戲子丫鬟們也全部送了出去,因為小戲子成長背景特殊,不受規矩束縛,容易滋生事端。

因而,觀看王夫人攆人一節,不能用感性思維來考量,而要用管理者的視角來看待,單是第七十七回,大觀園內被攆走之人多達一二十人,如此大的波瀾,必是管理者基于利益二字進行的精心考量,懲治狐貍精只是借口而已,以免被人詬病「榮府經濟拮據,裁撤丫鬟」。

和一部分讀者一樣,習慣用感性思維考慮問題的賈寶玉,是萬萬想不到這一層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