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溥杰出獄,想接日本妻子來華,周總理看過照片:有一個條件

1960年11月28日, 撫順戰犯管理所中,走出了一個被關押了10年的人,這個人叫 愛新覺羅·溥杰 ,是清王朝的皇室成員、 清代皇帝溥儀的胞弟

溥杰出獄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和自己的日本妻子團聚。

1945年兩人被迫分離,溥杰的妻子嵯峨浩被遣送回國,距溥杰出獄已經有16個年頭。

春節前,周總理邀請溥杰一起吃飯,在飯桌上,溥杰猶豫很久, 最后向周總理開口,希望能夠接回嵯峨浩。

周總理聽完之后說: 這是好事,但有一個條件。 周總理究竟提出了什麼條件?分離多年的兩人能夠順利會面嗎?

在所有的宮廷劇中,都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話——可憐生在帝王家,尤其是走到窮途末路的帝王家。

溥杰是溥儀的胞弟,兩人相差一歲,他從小就陪著溥儀一起讀書。

1917年,張勛復辟 ,率領5000士兵攻破北京城, 擁立年僅12歲的溥儀為皇帝

這場鬧劇沒有持續多久,溥儀只做了 11天 的皇帝就被趕下了台,愛新覺羅的地位,在此時變得十分尷尬,面對波濤洶涌的時局,溥儀只有任人擺布的份兒。

當然,溥杰也不例外。

1924年10月23日,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 ,將溥儀及其一家趕出了紫禁城。

溥儀沒有拯救愛新覺羅家江山的能力,只能寄希望于他人,希望通過外力,來維持皇家可憐的尊嚴。

他將希望寄托于日本人身上,離開紫禁城的第二日,溥儀一家人便被日本人「收留」。

1926年,年僅20歲的溥杰在北京的一所飯店中,結識了張學良

溥杰和張學良完全不同,溥杰身高1.64米,還十分的瘦弱,和軍閥出身的張學良一比,顯得十分弱不禁風。

多年后,溥杰曾回憶兩人的初相識,他說:我倆後來成了好朋友,我非常仰慕這位青年將軍,他的一舉一動都引起我的注意,他進出是前呼后擁,備受人們尊敬,令我羨慕,真有「大丈夫不當如是耶」之感。溥杰想要成為一名軍人的理想,就是在此時萌芽的。

1927年,張學良撤回關外,臨走前曾叮囑溥杰,讓他全家搬來租界避難,溥杰在當時沒有任何的話語權,他能做的,就是和自己的哥哥共進退。

好在張學良對他十分上心,在張學良的幫助下,溥杰住進了張學良小妾谷瑞玉公館中,張學良覺得溥杰很有抱負,于是便勸他從軍。

張學良曾想讓溥杰前往東北講武堂學習,但溥儀卻不同意,此時的溥儀,正和日本人打的火熱,他想要奪回自家的江山,溥杰注定要成為政治的犧牲品。

溥儀勸溥杰打消去東北講武堂的念頭,他想讓溥杰去日本東京學習,以此來和日本人增進關系。

溥杰沒有辦法,只好拒絕了張學良的好意。

日本人善于拿捏溥儀一家,他們利用溥杰想要成為軍人的心理,安排溥杰前往日本學習,雖然溥儀試圖阻攔,但最終溥杰還是被安排前往日本東京學習。

這是溥杰人生一個重要的分水嶺,但在命運的不可抗力面前,溥杰只能聽從安排。 溥杰在日本學習了一年的日語,進入日本貴胄子弟設立的學習院學習。

在日本的日子并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凄慘, 他漸漸的接受了日本的文化 ,被日本的軍國主義思想所洗腦,他越發的喜愛日本這個國家。

日本政府通過控制溥杰,達到自己的目的,而溥杰對這一切卻毫無所知。

1931年 ,溥杰回國探親時,日本政府讓他給溥儀帶話「回到天津,請轉告令兄,別看張學良在東北為所欲為,不久中國東北也許會發生什麼大事情,令兄是有大前途的,希望他多保重,等待時機的到來。」

溥杰聽了這話,內心十分激動,作為愛新覺羅的后裔,誰不想光復祖宗基業,溥杰在日本人身上看到了希望,回國之后便一字不差的轉告溥儀。

溥儀收到消息后,便開始在東北進行布局,配合日本人的行動。

果不其然, 1931年9月18日 ,日本突襲沈陽,以武力占領東北,并且建立了偽滿洲國,扶持溥儀做了偽滿洲國的執政。

1933年,溥杰再次回到日本,進入東京陸軍士官學校學習 溥杰身材瘦弱,在軍校里顯得格格不入,為了完成訓練項目,他經常會完成很多高難度的訓練。

溥杰更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四個月后,溥杰終于開始學習軍事。

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溥杰做不了沖鋒陷陣的士兵,也成不了張學良那般翻云覆雨的一方將領。

軍事學校的訓練,讓溥杰苦不堪言, 他每天和別人一起訓練,但每天都淪為別人的笑柄,但為了自己的軍事夢,他還是咬牙堅持下來。

盡管所有人都知道,讓他來日本學習,無非是為了做給別人看,以此來顯示日本和偽滿國的友好關系,日本人通過溥杰來牽制偽滿國,還順便答應會將溥杰培養成一代名將。

但只有溥杰一人不這麼想,他是真心做好這件事。

溥杰很努力,但現實也很殘酷,他并不是這塊料,在軍事理論課上,他覺得書本晦澀難懂;在帶隊時,他又經常瞎指揮。

4年的學習,沒有讓溥杰成為軍事家,但日本還是以「成績優秀」為由贈給溥杰一只銀表,還提升他為陸軍中尉。

作為紐帶,溥杰的作用還不止于此,似乎從出生起,溥杰就注定要在這乾坤顛倒的政治游戲中,耗盡自己所有的價值。

1937年,日本提出想要和偽滿國聯姻,溥杰就是那個被挑中的人 ,無論是自己的前途還是婚姻,溥杰都做不了主。

這不是他第一次無可奈何, 溥杰曾有過一段婚姻,對方是光緒皇帝寵妃瑾妃的侄女唐怡瑩。

唐怡瑩是清代名媛,雖然出生在封建王朝,但卻喜歡進步思想。

唐怡瑩性格張揚、叛逆,喜歡結交各種自由人士,是個與眾不同還有些了不起的女孩,和溥杰一樣,她也身不由己,自己的婚姻大事做不了主。

唐怡瑩比溥杰大三歲,因為自己的姑姑是貴妃,她經常跑到宮里去玩,由此結識了溥杰和溥儀,當時宮中有意讓唐怡瑩做溥儀的妃子,但瑾妃卻認為唐怡瑩的性格,不適合待在深宮里,最后由長輩做主,唐怡瑩被許配給了溥杰。

1924年1月,清朝廷給唐石霞和溥杰,舉行了隆重的婚禮。

兩人雖然是包辦婚姻,但婚后的生活卻也沒有那麼的不堪,溥杰逐漸喜歡上了唐怡瑩,還會給她寫情詩,表達自己的愛慕之情。

溥杰和唐怡瑩在皇宮的生活多姿多彩,十分恩愛,但美好的愛情也是十分短暫的,馮玉祥發動政變之后,溥杰過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

溥儀有意投靠日本人,并且和日本人公開交往,溥杰自然也會和日本人親近,此舉引起了唐怡瑩的不滿,她是個具有愛國情結的人,對溥儀兄弟的做法嗤之以鼻。

因此在溥杰和家人住在張學良安排的住所時,唐怡瑩愛上了張學良,并且成為了他的情婦。

918事變之后,溥杰想要接她回東北,她斷絕拒絕了溥杰的要求,還公開登報,叱罵溥儀兩兄弟: 寧為華夏之孤魂,不為偽帝之貴戚。

唐怡瑩的做法,讓日本人心生怨憤,于是便開始勸說溥杰娶一個日本女人,而這個人就是嵯峨浩。

起初溥杰是不愿意的,他心心念念的還是唐怡瑩。

溥杰見識過日軍的手段,他擔心日軍會派人暗殺唐怡瑩,于是提前派人通知唐怡瑩,讓她逃走,他則答應了日本人的聯姻要求。

日本人之所以選擇聯姻,無非是想讓將來的偽滿國,有一個日本血統的皇帝, 他們挑中嵯峨浩, 作為聯姻對象。

嵯峨浩是侯爵世家出身,父親是嵯峨實勝侯爵,母親則和日本皇家有著血緣關系,算是皇親國戚的一個分支。

嵯峨浩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淪為政治的犧牲品,直到有一天,偽滿國的「建國之父」本莊繁大將,來到她家里。

嵯峨浩沒有辦法,只能和溥杰見面,好在他們兩人一見面,都心生歡喜。

1 937年1月18日, 嵯峨浩第一次見到溥杰,她發現溥杰看起來十分彬彬有禮,心里對這樁婚事也不再排斥。

溥杰見到嵯峨浩時,便一見鐘情,他覺得嵯峨浩長相絕美,氣質又好,舉手投足都充滿了大家風范。

3個月后,兩人在東京舉行了非常盛大的婚禮,日本的目的也就此達成,擬定了一份荒唐的 《帝位繼承法》。

這份荒唐的協議中寫道: 「皇帝死后由子繼之,如無子則由孫繼之,如無子無孫則由弟繼之,如無弟則由弟之子繼之」。

溥儀對日本人的做法感到非常氣憤,但他卻無能為力,因此他越發看這個弟媳不順眼,擔心一旦嵯峨浩生下男孩,自己和溥杰的命運,也將走到終點。

溥杰此時完全沉浸在愛情的氛圍中,他還試圖緩和妻子和哥哥的關系,對于溥杰而言,沒有什麼生活,比現在更好了。

沒多久,嵯峨浩就懷孕了,溥儀在擔驚受怕中度過了10個月,好在10個月后,嵯峨浩生下了一個女嬰。

仿佛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日本作為無良的侵略者,注定不會如愿。 1940年,嵯峨浩生下了第二個孩子,毫無意外,還是個女孩。

日本政府非常失望,從此不再對嵯峨浩抱有希望。

太平洋戰爭后,東京也陷入了戰火中,日本內憂外患,無暇顧及溥杰和嵯峨浩了。

1943年,溥杰再次來到日本陸軍大學學習 ,嵯峨浩和兩個孩子也跟著他來到東京,在日本住了兩年之后,溥杰帶著妻子回到中國。

當溥杰回到中國時,發現世界戰局并沒有朝著他們想象中發展,法西斯勢力被摧毀,日本一敗涂地,偽滿國也成了不倫不類,世人除之而后快的存在。

蘇聯對日宣戰之后,日本的關東軍很快就被擊敗,溥杰眼看著大勢已去,就起了輕生的念頭,嵯峨浩發現之后,耐心勸解他,多次阻攔他自盡的行為。

偽滿國解體之后,溥儀準備帶著全家人,一起逃亡日本, 他們分成兩批離開 ,溥杰和溥儀先行離開,嵯峨浩則是第二批離開,原本以為很快就能見面,但沒想到這次分離,竟然長達16年。

溥杰乘坐的飛機一落地,就被蘇聯紅軍包圍 ,兄弟倆也成了階下囚, 在蘇聯被關押5年之后,又被送回國內,關押在撫順看守所。

嵯峨浩離開之后,歸國之路也并不順利,在經歷一年多的磨難之后,嵯峨浩才輾轉回到了自己的家鄉。

1960年,溥杰出獄 ,他出獄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和家人團聚。

三年前,他在獄中收到大女兒身亡的消息,悲痛欲絕。出獄之后,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自己的家人。

在飯局上,溥杰猶豫了很久,最后拿出自己妻子的照片,遞給周總理,他小心翼翼的試探說:總理,我......我想把妻子和孩子都接過來。

總理接過照片,笑了笑,對他說: 可以,不過妳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妳要床頭私語。

溥杰聽懂了周總理的話,周總理的意思就是想讓嵯峨浩也接受思想改造,而這個任務,則由溥杰自己完成。

溥杰聽到周總理答應,喜出望外,但溥儀和愛新覺羅家族卻不同意。

因為這件事,周總理不厭其煩的經過幾個月的商討,最后達成一致,確定在 1961年5月接回嵯峨浩和孩子。

時隔16年,嵯峨浩終于再次來到了中國,她是新中國成立之后第一個踏上中國國土的日本人。

兩人在相見,沒有言語,只是相擁而泣。

1980年,嵯峨浩回日本探親時去世,她留下遺言,要把自己的骨灰分成兩份,一份留在中國,一份留在日本。

1994年,溥杰去世,他的遺愿則和夫人一樣。

溥杰這一生是可悲的,但最終也算得了善終,即便他曾經背叛了國家,但國家卻依然愿意善待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