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黛初見寶玉說「這個妹妹我曾見過」是荒唐言?他們真是久別重逢

哒哒哒 2022/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寶黛相聚續舊緣 面善只因是故人——從「面善」說開去,寶玉和黛玉是舊相識

紅樓夢中寶黛初見,賈寶玉用「面善」這個詞來形容他對黛玉的第一印象。原文如下:

寶玉看罷,因笑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賈母笑道:「可又是胡說,你又何曾見過他?」寶玉笑道:「雖然未曾見過他,然我看著面善,心里就算是舊相識,今日只作遠別重逢,亦未為不可。」賈母笑道:「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

「面善」指面熟;面目和藹。賈寶玉說他見過黛玉,究竟是他的話小孩子氣還是曹公又在瞞著什麼?近來適閑,反復研讀《紅樓夢》,越來越覺得許多東西可以在書中找到解釋,「以書解書」更能貼近作者本旨。「面善」這個詞在書中出現過幾次,羅列如下:

第一回,嬌杏見雨村

嬌杏隨甄士隱夫婦到封肅家生活,甄士隱出家后,嬌杏為封氏在街上買線。這日正當賈雨村上任,嬌杏躲在門縫中,看到轎子中的賈雨村。書中寫道:

這日,那甄家大丫鬟在門前買線,忽聽得街上喝道之聲,眾人都說新太爺到任。丫鬟于是隱在門內看時,只見軍牢快手,一對一對的過去,俄而大轎抬著一個烏帽猩袍的官府。丫鬟倒發了個怔,自思這官好面善,倒象在那里見過的。于是進入房中,也就丟過不在心上。

賈雨村當年落魄時見到正在擷花的嬌杏,嬌杏多看了他兩眼,于是賈雨村對其念念不忘。且看嬌杏和雨村的初見:

這里雨村且翻弄書籍解悶。忽聽得窗外有女子嗽聲,雨村遂起身往窗外一看,原來是一個丫鬟,在那里擷花,生得儀容不俗,眉目清明。雖無十分姿色,卻亦有動人之處。雨村不覺看的呆了。那甄家丫鬟擷了花,方欲走時,猛抬頭見窗內有人,敝巾舊服,雖是貧窘,然生得腰圓背厚,面闊口方,更兼劍眉星眼,直鼻權腮。這丫鬟忙轉身回避,心下乃想:「這人生的這樣雄壯,卻又這樣襤褸,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說的什麼賈雨村了,每有意幫助周濟,只是沒甚機會。我家并無這樣貧窘親友,想定是此人無疑了。怪道又說他必非久困之人。」如此想來,不免又回頭兩次。

嬌杏見到賈雨村,感覺「面善」,因為之前曾經有過一面之緣。

第四回,雨村見門子

賈雨村審理薛蟠為搶香菱打死馮淵一案,竟然遇到當年葫蘆廟里的小沙彌,書中原文:

這門子忙上來請安,笑問:「老爺一向加官進祿,八九年來就忘了我了?」雨村道:「卻十分面善得緊,只是一時想不起來。」那門子笑道:「老爺真是貴人多忘事,把出身之地竟忘了,不記當年葫蘆廟里之事?」雨村聽了,如雷震一驚,方想起往事。原來這門子本是葫蘆廟內一個小沙彌,因被火之后,無處安身,欲投別廟去修行,又耐不得清涼景況,因想這件生意倒還輕省熱鬧,遂趁年紀蓄了發,充了門子。

當年賈雨村寄居在葫蘆廟內,和小沙彌應該很熟識。門子自報家門之后,雨村「便忙攜手笑道:‘原來是故人。’又讓坐了好談。這門子不敢坐。雨村笑道:「貧賤之交不可忘,你我故人也,……」

賈雨村見了門子「面善得緊」,因為二人是貧賤之交的「故人」。

第二十四回 ,寶玉見賈蕓

賈蕓進榮國府恰巧遇見正要出門的賈寶玉,書中寫道:

寶玉看時,只見這人容長臉,長挑身材,年紀只好十八九歲,生得著實斯文清秀,倒也十分面善,只是想不起是那一房的,叫什麼名字。賈璉笑道:「你怎麼發呆,連他也不認得?他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兒子蕓兒。」寶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麼就忘了。」因問他母親好,這會子什麼勾當。

賈寶玉之前定也見過賈蕓,只是一時「想不起」,「十分面善」說明他對賈蕓還是很有印象的。

第七十二回,鳳姐說夢

鳳姐道:「不是我說沒了能奈的話,要象這樣,我竟不能了。昨晚上忽然作了一個夢,說來也可笑,夢見一個人,雖然面善,卻又不知名姓,找我。」由脂批可見,鳳姐覺得「面善」之人,也曾于數十年前見過。

「卻不知名姓」說明鳳姐夢中的「面善」之人也是以前見過面的「舊人」,此處庚辰本有雙行夾批: 【是以前授方相之舊,數十年后矣。】這條批語直接點出鳳姐和此人的確打過交道。

書中以上五處「面善」一詞的運用,作者表達的意思是二人以前見過面或者比較熟悉,因相隔一段時間再次相見或許想不起對方是誰,但是隱隱還是覺得以前見過,這就是「面善」在書中的意思。

《姑妄言》中宦萼見葛子恩

我們要解讀一部古典作品,除了了解當時的社會狀況之外,還應該多讀其同時期的作品。雍正時期的《姑妄言》一書,用語習慣和《紅樓夢》極其相似,其中也用到了「面善」一詞。第二十回 「受恩百姓男婦感洪仁 積德賢朗父母膺上壽」一回中,宦萼到處做善事,遇到葛家父子為錢財吵鬧,宦萼上前了解情況,書中寫道:

宦萼看那老兒有些面熟,一時想不起他的姓來。問他道:「你老人家好面善,你為甚麼事?」那老兒認得他,答道:『宦老爺,我是葛子恩,你貴人不認得我了麼?

這一情節中,宦萼和葛子恩以前就認識,宦萼見他的感覺是「有些面熟」,詢問時用了「面善」一詞。葛子恩的回答則更加證明了兩人相識,所以,「面善」的意思是指兩人以前認識,至少見過面,只因隔得久了,一時想不起來。

我們再回憶《紅樓夢》中寶黛「初見」時的情況,寶玉一見到黛玉就說「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我看著面善,心里就算是舊相識,今日只作遠別重逢。」

此處有一條脂批 【甲戌側批:作小兒語瞞過世人亦可。】按照批書人的意思,作者是有意隱瞞這一點,而這恰恰說明它的重要性,賈寶玉所說的就是事實。

作者對于重要的事情會反復強調,如果認為賈寶玉不靠譜,再看黛玉見到寶玉的反應:

黛玉一見,便吃一大驚,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見過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黛玉的反應可以說和賈寶玉的完全一致,描寫黛玉的感覺更加直接,「倒像在哪里見過一般」,這里雖然用了一個「像」字來掩飾,后面卻又說「何等眼熟到如此!」

曹公反復皴染,無非是要提醒大家:書中設置的寶黛初見確實是一場久別重逢。寶玉和黛玉本是舊相識,作者要隱藏這種關系,因為這關系到林黛玉的身世和遭遇,是為她隱諱。就像秦可卿設置為「在養生堂抱養」一樣,都是隱去其真實身世,對于她們算是一種尊重和保護。

究竟寶玉和黛玉之前什麼時候見過面呢?看曹公這一段敘述:

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蘭台寺大夫,本貫姑蘇人氏,今欽點出為巡鹽御史,到任方一月有余......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個三歲之子,偏又于去歲死了。雖有幾房姬妾,奈他命中無子,亦無可如何之事。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夫妻無子,故愛如珍寶,且又見他聰明清秀,便也欲使他讀書識得幾個字,不過假充養子之意,聊解膝下荒涼之嘆。

林如海到揚州上任巡鹽御史的時候,年紀四十歲,黛玉五歲。他這時候到任剛一個多月,林如海出任巡鹽御史之前是蘭台寺大夫。蘭台寺大夫是個什麼官職呢?

脂硯齋評論說: [官制半遵古名亦好。余最喜此等半有半無,半古半今,事之所無,理之必有,極玄極幻,荒唐不經之處。](甲戌眉批)

這個官職居然是曹公杜撰出來的,是個古今參半的象征性說法。我們只好根據「蘭台」來檢索,歷史上沒有蘭台寺大夫的官職,但有蘭台大夫的職位。蘭台初始為戰國時楚國宮殿的一部分,東漢以降,「蘭台」或「蘭台寺」逐漸成為御史台的代稱。唐代時,「蘭台」還成為秘書省的別稱,并一度存在「蘭台大夫」的官職。《紅樓夢》中的蘭台寺大夫,有研究者認為當指都察院御史。

周朝最開始設置的御史官相當于皇帝的秘書,隨著社會的發展,秦漢時期御史轉身就變成了監察官。成了監察官之后御史的官署改稱御史台,御史台也稱蘭台、憲台,明清時期改稱都察院。

無論是蘭台大夫還是督察院御史,他們都是的工作地點都在京城。所以林如海在高中探花一直到升任蘭台寺大夫期間,一直在京城工作。古代科舉考試三年一次,林如海是前科探花。這說明林如海中探花又經歷過一次進士考試了,他被選中探花的時間在三至五年。如果到第六年就產生第三任探花,林如海就不能稱作「前科」探花了。

林如海籍貫是姑蘇人氏,賈敏生活在京城。所以林如海應該是中探花以后被賈府相中,得以和賈敏成親。

古代會試考期在春季二月,故稱春闈。會試也分三場,分別在二月初九、十二、十五日舉行。殿試在會試后當年舉行,時間最初是三月初一。明憲宗成化八年起,改為三月十五。殿試由皇帝親自主持,只考時務策一道。殿試畢,次日讀卷,又次日放榜。錄取分三甲:一甲三名,賜進士及第,第一名稱狀元、鼎元,二名榜眼,三名探花,合稱三鼎甲。

林黛玉今年五歲,生日是二月十二日。如果林如海在高中探花后不久和賈敏成親,次年春天生下黛玉,完全合乎推測。

林黛玉出生在京城,五歲之前一直生活在京城。賈母說兒女之中,她最心疼黛玉的母親。賈敏在京城期間,一定會經常和娘家來往。

賈寶玉比林黛玉大一歲,兩個人在五六歲之前很有可能經常在一起玩耍,只是黛玉五歲跟隨父母到揚州他們才分開的。林如海四十歲到揚州,年近半百時把黛玉送回賈府寄養。黛玉離開京城八九年,被接入賈府時她已經十三歲。

結論

寶玉黛玉幼時確實見過,他們五六歲分別,經過八九年再見,正是久別重逢。

正是兩小無猜曾為伴,青梅竹馬入夢來。

木石因果前緣在,久別重逢是舊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