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國無外交:日本對台灣的殖民化統治老照片

纪冬 2022/08/28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本帝國主義對台灣的殖民統治,是其對外擴張的重要一環。殖民初期,殖民當局壓制台灣人民的地位,拒絕給予公民權利,直到日帝對外侵略戰爭全面爆發,殖民當局擔心台灣人民認同中國抗戰,遂改變政策,透過軍事征召以及嚴厲的社會教育和文化政策,企圖消滅台灣人民的傳統文化,將其洗腦為日本皇民,并采取了一些發展經濟的政策,以安定社會,籠絡人心。太平洋戰爭爆發后,三十多萬台灣青年被迫入伍擔任軍夫或參與戰斗,其中三萬多人埋骨異域。

1941年,一些原住民部落被刻意安排成樣板形象,展現光鮮奪目的服飾和美好的山地生活。

1895年日軍占領台灣的過程中,在嚴厲鎮壓抗日軍的同時,對原住民暫時采取招撫的政策,待殖民當局鞏固其軍事統治后,即將矛頭轉向強悍的原住民部落。由于生存環境遭到擠壓、傳統生活方式被迫改變,各個原住民部落經常發生襲擊日警與行政官員的事件。為此,從1913年起日軍采取血腥的清鄉策略,多次血洗原住民部落,充分暴露了殖民者的兇暴與殘忍。

1940年,台灣原住民織布的樣板展示。盡管總督府將其作為殖民統治的政績來宣傳,但仍無法掩蓋照片中兩名原住民婦女茫然的神色。這張照片似乎是日本殖民統治的生動寫照,被殖民人民被覆以光鮮的外表,卻又清楚流露出失去自由、自主和尊嚴的怨憎與無奈。

1940年,日本一家商社社員來台灣觀光,由總督府交通局在台北江山樓設宴接待。圖中與日本人勾肩搭背的年輕女郎,為台灣的陪酒小姐。

日本侵略者在占領區到處修建神社,成為對占領區人民實行精神奴役的一種象征。圖為一群來自日本的觀光者在台灣神社前合影。

1944年,「新竹州高砂族青年修練所」的原住民青年在接受軍事訓練。這些人后來成了日本帝國主義的炮灰,許多人慘死異域。

1944年,一名台灣青年被征往南洋前夕與家人告別。年輕人的一身日本軍裝與身著中國傳統服裝的年邁雙親形成了鮮明對比。

日據台灣初期,日本總督后藤新平(坐轎者)巡視台灣山區。日本占領台灣初期,由于軍隊在鎮壓中兵員死傷過多,加上瘴氣疾病等問題,讓東京當局感到十分頭痛,認為台灣這個殖民地難以治理,實無利可圖,一度產生將台灣賣給法國的構想。后來后藤新平升任總督后,開始施展靈活的統治手腕,一方面加強對反抗者的鎮壓,另一方面又擴大建設投資,以有效的管理拉攏被殖民者。在后藤的統治之下,台灣成了由虧轉盈的殖民地,東京當局也隨之打消了將台灣轉賣的念頭。在台灣史的論述上,堅持民族立場的台灣學者根據連橫所著《台灣通史》將鄭成功的參軍陳永華與第一任台灣巡撫劉銘傳推為台灣建設的首要功臣,至于戰后的蔣經國對台灣現代化的貢獻則更為各界一致的共識。至于后藤新平雖有建設之舉,但本質上為壓迫剝削的日本帝國的代理人,是為日本的侵略服務。不過,一些媚日的台奸仍然喜歡舉著后藤的旗幟,即使后藤曾公開嘲笑台灣人:「愛錢怕死,可以威脅利誘!」他們亦甘之若飴。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台北近郊礦場的台灣礦工與家屬被日本主管召集來聽取有關「大東亞圣戰節節勝利」的訓詞,台灣礦工們則是一臉木然。事實上,此時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正節節失敗,海空軍幾遭美軍徹底殲滅,日本在各殖民地的軍政官員只得以謊言繼續蒙騙百姓。日本統治台灣半個世紀中,以其殖民者的優越感,視台灣人為二等民,在政治、經濟、教育文化上予以歧視。日本學生也常學習大人的口氣辱罵台灣學童為「清國奴」,導致台灣學生經常與日本學童打架。絕大部分前往中國大陸參與祖國革命的台灣青年,都經歷過這種充滿悲情的童年歲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