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園小廚房又出事,這次賈寶玉出頭,王熙鳳卻學聰明撒手不管了

哒哒哒 2022/08/19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說到賈探春替迎春姐姐張目,將迎春奶嫂王住兒媳婦擯住,還喚來平兒這邊處置。

賈探春的立場很明確:奴才就是奴才,固然奶娘要尊敬,卻也大不過主子。沒有偷了主子的,賺了主子的,反過來還訛主子多花了她們的錢。

她追問平兒是誰致使這些人如此大膽,是在質問平兒:你們長房的人在我們二房如此囂張麼?

王住兒媳婦一看平兒過來就已經嚇得不行。王熙鳳可是他們的正經主子,哪敢還有當時對迎春的囂張模樣。

平兒當然不肯接下探春如此質問,就忙說這是怎麼說的,誰這樣大膽子惹了姑娘們,盡管吩咐她好去懲戒。

探春和繡橘就把金鳳的事說了。平兒便問迎春要如何處置,畢竟對方是她的奶娘和奶嫂。

迎春對別人的關心不知可否,洋洋灑灑說了一堆,其實就是「別問我,我不管」的意思。

迎春的性格確實軟弱,但也不用「恨鐵不成鋼」。

迎春的處事原則是與人為善,與己為善。她推崇《太上感應篇》,將 「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為己用,講究各人自有緣法的「無為」之治。

眾人見迎春如此,也就笑了起來,對此也毫無辦法。林黛玉說她 「虎狼屯于階陛尚談因果」 ,還說如果是個男人當家要如何?

賈迎春則很一針見血,直說男人尚且管不得,何況你我。

由此再看賈迎春,便不能僅僅以懦弱視之,迎春認為紛爭和利益其實都是無關緊要的,根本沒必要真正追究,也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根源在于人要自律、自覺和自省才行。

賈迎春的思想無疑是超然的。但面對人人「惡」性的現實,她的想法過于理想化,注定是行不通了。

但是「先秦諸子百家」中,有迎春這種想法的不乏其人。「天下大同」也無外如是。迎春有這樣的想法,并不單純是懦弱,何嘗不是一種智慧。

賈家四春「元迎探惜」,迎春最被人忽視。但既然「原應嘆息」,就表明迎春有她的光輝不容忽視。她的智慧和心胸不光體現在棋盤之上,還有思想也值得稱道。

幾個人正在說話時,賈寶玉卻突然從外頭進來了。

之前那麼大紛爭,都因他「裝病逃課」而起,這回他來找迎春也有原因。小廚房的柳嫂子又出事了。

賈母查賭,三個頭家中就有一個是柳嫂子的妹妹。同樣被攆了出去。

園子里早有嫉妒眼紅柳嫂子掌管小廚房,之前就差點將她扳倒奪權。雖然失敗,仇卻結下了。

如今又有了機會,就告柳嫂子與妹妹分贓,她出錢妹妹出人,姐妹合伙放賭。這件事鬧到了王熙鳳那里。

柳家的被告當然不能坐以待斃,由于和晴雯、金星玻璃(芳官)交好,便求賈寶玉給求情。

賈寶玉一想迎春乳母也獲罪了,就想著約了迎春一起去。哪里想到之前鬧了那麼多事,也都因他而起。更不知道這會兒大家竟然都聚在這里。

眾人見了也問候他可好了,他也不便說求情的事。

平兒見沒什麼事了,就抽身回去。那王住兒媳婦等著平兒出來追上去求情。口內百般央求,只說: 「姑娘好歹口內超生,我橫豎去贖了來。」平兒笑道:「你遲也贖,早也贖,既有今日,何必當初。你的意思得過去就過去了。既是這樣,我也不好意思告人,趁早去贖了來交與我送去,我一字不提。」

這種人就是牽著不走打著到退,她也不想想賈迎春盡管老實,到底也是主子。家里頭「不老實」的主子有的是,來一個就能摁死他們。卻為了一點利益,原本還是偷的,竟然利欲熏心不作為,終于惹出來事,才知道害怕。

王住兒一家是典型的沒「心」白眼狼。他們全家靠著迎春發跡,卻欺負迎春老實,貪得無厭。最終惹出來事還要迎春負責。真正是「忘主兒」,不是個人。

「累絲金鳳」這件事也提醒讀書人,「做人留一線日后好見面」。真要鬧得不可開交再去求人,往往賠了夫人又折兵也不一定。

這就與當日賈雨村看到的智通寺的對聯 「身后有余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 一樣,這些人自詡都是聰明,實則都是智慧不通的「真愚蠢」。比起賈迎春的超脫,形似豬狗不如。

王熙鳳這邊看到平兒半天才回來,就問探春找她干嘛。平兒撒謊說三姑娘問她的身體。一點小事也沒必要讓王熙鳳知道。鳳姐便接受探春好意,順口說起了柳嫂子的事。

王熙鳳這一轉變不可小覷,皆因她之前絕不可能如此意氣消沉。顯然是接二來三的打擊,讓她開始心灰意冷。

從頭年懷孕六七個月大的兒子流產后,又染上下紅之癥一直不好。病情纏綿到如今,王熙鳳也開始「害怕」了。一直不好別說不能懷孕,就是身體性命也堪憂。

而賈璉在外偷娶尤二姐更是讓王熙鳳灰心,也更加要緊自己的身體。身體不好沒有兒子,她將不可能安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挪用公款放印子錢的事終于暴露,也不能再放了,又是損失一大筆錢。

邢夫人那邊更是對王熙鳳各種看法,恨不得將兒媳婦徹底踩在腳下不依不饒。

至于王夫人這邊,盡管沒有別的,但對王熙鳳的一些作為,也有不滿意。鳳姐不傻,怎麼能不心灰意冷。

她如今爆出撒手不管之言,對她這等要強的人來說,是極為罕見的。平時輕傷不下火線,如今卻自覺「窮途末路」,喪失了全部的精神。可謂英雄遲暮之感。

王熙鳳能說出這番話,自然是躺在病床上不斷反思她之前人生種種而下的痛苦決定。也是突然對「命」的屈服。

王熙鳳自來是不信命的,總說什麼不信陰司報應,連張道士提醒她多積陰騭也是不信。

如今終于說出肺腑之言任由榮國府這邊自己鬧騰。一來力不從心,二來傷透了心,三來也是英雄末路。

王熙鳳的風光徹底過去了,等待她的將是越來越嚴厲的打擊。

平兒認為她早都應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保重自己固然不對,但「知命強英雄」也注定不能有好結果。

賈家的未來將沒有王熙鳳的用武之地。而她突然認命,也預示賈家末日大幕的正是開啟。不會再有好事發生了。

那麼,后面還有什麼故事發生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