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年,北京一位44歲婦女病逝,臨死前對丈夫說:其實我曾是清朝的皇妃

1953年,北京大街上有一群清潔工趁著天還沒有亮,就早早地起了床,他們需要按時去到工作崗位干活。

到了工作場地,他們認為時間還早,所以就先聚到一起聊起了八卦。這時,一個將近5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走到他們身邊,拍了一下其中一個清潔工的肩膀,然后說:「妳們這是在干什麼呢?」

大家聽到這名男子的聲音之后,立馬停住了討論,被拍肩膀的那位清潔工尷尬地笑著回復說:「沒說啥呢!這不是時間還早嘛,就想著大家湊一塊聊一聊天……」

男子覺得不對勁,可聽到他們這樣說后,也就沒有再詢問下去了。

臨近中午的時候,大家都差不多要收拾東西去吃午飯了,這時,一個婦女走到這位中年男子的身邊,然后說:「振東,妳老婆前段時間是不是得了病走了?」

劉振東一臉平靜地回復她說:「嗯,她生前身上就有一些老毛病,一直都不太健康,之后,心梗發作,就離世了。」

這位婦女聽著,連連搖頭說:「妳的老婆也就44歲吧!年紀輕輕就這麼走了,太可惜了,現在就留下妳一個人生活。」

劉振東聽到這番話之后,陷入了沉默,沒有再講話。

婦女又接著說:「我在別人口里得知,說妳老婆跟妳是二婚,她的第一個丈夫是大清國的皇帝溥儀……」

劉振東聽著,就覺得詫異,因為這個算是比較私密的事情,怎麼就被外人知道了,今天早上應該就是在議論這件事情。

不過確實,劉振東的老婆傅玉芳在臨終前跟他交代說,她叫文繡,之前確實是溥儀的老婆,也即是大清國的一任皇妃。

一、進宮成為溥儀的妃子

1909年12月20日,文繡出生在北京的一個滿族貴族家庭,全名叫額爾德特·文繡。她的家庭可以說是大富大貴,祖上都是在朝廷上當大官的,可謂是含著金湯勺出生的,然而,她的生活過得卻并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美好。

第一,在她當時出生的那個社會,重男輕女的思想太過嚴重,別說是平民百姓,貴族中更是看重這方面的老傳統。

此前,她的母親由于沒有給家里產下兒子,而飽受非議與責罵,她也從小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小小年紀就看透了很多。

第二,當時的清朝政府已經猶如天邊的一抹夕陽,即將要崩塌,清政府的艱難處境更是讓所有的官員都憂心忡忡。

所以,文繡一家人的生活處境也是十分艱難的,這也就直接導致文繡的生活也沒有過得很好。

1912年2月,溥儀在一片叫罵聲中退下了帝王位置,清王朝也由此滅亡。這時,文繡這一大家族也在皇帝退位之后,走向了衰敗。

無奈之下,文繡一家只能選擇各地逃難。文繡的母親因為沒有給家族產下男嬰,所以也就被趕出了家門,之后,母親就獨自一人帶著她生活。

1917年,文繡已經到了要去上學的年紀了,于是,母親就送她去學校念書。之前,離開家族的時候,文繡母親是沒有分到什麼東西的,因此,日常開銷依舊必須的費用都是母親靠著自己的雙手掙回來的。

上學之后,為了讓她與平常人家的小孩子更好地融入到一起,母親決定讓她改了一個名字,名叫傅玉芳。至此,她便帶著自己的新名字重新生活。

傅玉芳非常的聰明,有著同齡小朋友沒有的睿智,這讓她在學校的每一科功課上都表現出了非常優異的成績,久而久之,她就變成了十里八鄉的才女。

1922年12月,在母親以及相關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傅玉芳被溥儀選中,成為了溥儀的妃子。與她一同嫁給溥儀的還有一個叫婉容的女孩,相比之下,婉容卻是溥儀的正室。

傅玉芳進宮之前并沒有為自己是妃子不是皇后而感到苦惱,因為她雖然接受過一點點新式教育,但是,母親教給她的封建思想太過于根深蒂固,以至于她還是非常期待著進宮見到溥儀的。

原以為嫁給溥儀之后,就可以隨時伺候他,成為他的一個賢惠的妻子,事實卻給她澆了一盆冷水。

在此之后,她并沒有受到溥儀的寵幸。

二、因守九年空房提出失婚

傅玉芳當時的家庭條件是比較落魄的,而且已經是沒有人可以為她撐腰的人,所以,她在皇后婉容面前肯定是低了好幾個層次的。

皇后婉容是一個長相古典、性格溫婉的女子,再加上接受過正規的中國傳統教育,她那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質是傅玉芳所不能比較的。這些優點讓溥儀對婉容倍加疼愛。

進宮一年左右,溥儀總是去找皇后婉容,很少會到傅玉芳的房間來,即使是她使盡了渾身解數,也得不到溥儀的寵愛,但是,這時候的她還沒有心灰意冷,覺得還有機會,只是時間的早晚問題。

1924年10月,北京再次發生政變,溥儀被徹底趕出了紫荊城。

1925年2月,溥儀為了自己的生活著想,就帶著婉容和傅玉芳一同來到了天津。來到天津之后,有人來接應他,此人就是張彪,因為他之前是一直在張之洞手下工作,所以溥儀對他來說就是需要守護的人。溥儀此后就一直在張彪建造的張園里頭生活。

在之后的日子里,傅玉芳經常打扮自己,每天都將自己濃妝艷抹,穿著最時髦的衣服,儼然就是一個精致的小女人,也絲毫沒有引起溥儀的注意。因為婉容在同樣的打扮之下,比傅玉芳更加的動人,也更加地討溥儀的歡心。之后無論是大大小小的宴席或者是會議,溥儀都是只帶著婉容去參加,傅玉芳從來就是一個旁觀者。

1929年,由于種種原因,溥儀從張園搬遷到了靜園生活。

日子過得很是愜意,卻如何也彌補不了傅玉芳心里的空虛與失落。

有一天,她在散步的時候,看著四周都沒有人,于是就對著自己的貼身侍女說:「我實在是受不了溥儀和婉容這兩個人了!」

侍女聽到傅玉芳這樣講,連忙制止說:「這可不興講,叫別人聽到了不好。」

傅玉芳便回復她說:「沒事,我剛剛看了旁邊也沒人。」

侍女聽到傅玉芳說旁邊沒人,也就乖乖地閉上了自己的嘴巴,開始認真聽著傅玉芳講話。

傅玉芳接著說:「妳不要看那個婉容長著一副嬌柔的樣子,其實她的內心是非常冷漠的,就仗著自己是皇后,就天天給我甩臉色看,這幾年來,溥儀也是對我愛搭不理……」

說到動情處時,傅玉芳還十分委屈地哭了起來。

直到1931年,經過漫長的思考,文繡便向溥儀提出了失婚的這個要求。她之前心里一直就有這個想法,只是一直沒有下定決心去邁出這一步。

如今,她做到了。

傅玉芳申請失婚時,還寫了一封信叫侍女送給溥儀過目。信里都是傅玉芳多年來的心酸與苦楚,信件中表示,在結婚的這幾年中,溥儀一直沒有和她同過房,甚至就連最基本的看望都沒有,平時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她幾次,這讓她徹底心灰意冷,并決定不再在他身上耗費時間。

起初,溥儀在收到這封信以及失婚通知的時候,感到非常地憤怒,因為他認為女子不應該主動向他提出失婚。

但是,憤怒也無濟于事,10月2日,溥儀最終還是同意了傅玉芳的失婚請求,傅玉芳也因此得到了5.5萬銀元的失婚費。

從此,傅玉芳便成為了一個庶人,不再享有皇室權利。

三、離世前向丈夫說明身世

與溥儀失婚之后,傅玉芳選擇回到了北京生活。首先,她利用自己手里的資金,在劉胡同購置了一套房產,以供自己居住。

本以為失婚之后,日子會好過,事實卻并非如此。傅玉芳終究是在宮里生活久了,對于外面的人世險惡一點也不知道,以至于,她身邊的親戚以及鄰居頻繁地向她借錢,最后分文不還,生活從此變得越來越糟糕。

為了生活,她不得不變賣自己的物品,最后還變賣掉了自己的房子。在此期間,她也不斷地在尋找工作,以便養活自己,終究是嬌生慣養慣了,沒法堅持下去。

不得已之下,傅玉芳就去投靠了自己的表哥劉山。在表哥家,最起碼的生活得到了保障,她也因此得到了一份體面且輕松的工作,即:進入報社做一名校對員。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她認識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劉振東。劉振東是報社社長的表弟,去當兵之后,憑著自己的真實本領,職位榮升到了少校的地位,不管哪方面的條件都非常好,之后,兩人便結了婚。

婚后,兩人十分恩愛。但傅玉芳卻一直沒有告訴丈夫身世,出于對妻子的尊重,丈夫也從來沒有過問。之后,丈夫換掉了工作,成為了一名清潔工,但兩人的生活依舊甜蜜。

直到傅玉芳臨終前,告訴了丈夫真相,由此,才出現了文章開頭所講的那一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