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剛死,最受寵的宜妃為何就被趕出宮?雍正:她比她兒子還過分

哒哒哒 2022/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二月的一天,一幫宮廷侍衛闖入翊坤宮,當著宜妃的面,將她的貼身太監張起用等十二人一起抓走。

看著侍衛漸漸遠去,宜妃頭一暈,癱軟在臥榻上,心里暗暗叫苦。

她心里明白,老四(雍正)對自己的一系列報復,才剛剛拉開大幕。果然,不久后,宜妃外甥女固倫恪靖公主的太監王士鳳、王明也被找茬,發配了到了遙遠的齊齊哈爾,成為披甲人的奴才。

宜妃兒子允禟的太監李盡忠也被拿下,發配到了云南。

常言道,打狗還要看主人,雍正打得太監,就是給主人臉色看的。

而且在打完狗之后,就輪到打主人了。

雍正元年(1723年)六月,一幫太監當著宜妃的面宣讀圣旨,讓她即刻搬出皇宮,連收拾行李的時間也不給。

聽了圣旨,宜妃痛哭失聲:「皇上,你怎麼不帶臣妾走啊,讓我受盡屈辱,生不如死。」

坊間百姓聽說后,都大惑不解:這宜妃怎麼說都是康熙的妃子,是雍正的長輩。歷代皇帝都是以仁孝知天下,要給老百姓作出表率,雍正怎麼會如此作踐自己的小媽?

宜妃是誰?

很多人是從《康熙微服私訪記》中認識宜妃的,劇中的宜妃受康熙獨寵,每次皇帝出來都只帶她一個妃子。

電視劇是虛構的,但是宜妃受寵卻是真實的。康熙有4個皇后,3個皇貴妃,1個貴妃,11個妃子。如果把康熙的女人比作一個金字塔,皇后在塔頂,皇貴妃和貴妃在第二、三層,宜妃和十個妃子位于金字塔的第四層。

表面上看,宜妃的地位并不在塔尖位置,然而,對于出身卑微的她來說,已經屬實很難得了。

宜妃出身卑微,她的家族郭絡羅氏家族,是當時的包衣。所謂的包衣,說好聽點是平民,說不好聽點就是俘虜的后代,世世代代當奴仆的。

理論上說,包衣很難有出頭之日。

然而男人選擇女人向來是以貌取人,皇帝雖然受到政治婚姻的掣肘,皇后大位講究一個出身,但普通宮女秀女、低等嬪妃的出身相對不是那麼重要。

雍正的生母德妃,康熙的另一位寵妃敬敏皇貴妃出身都不高貴。

宜妃和這二位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都是以宮女而不是以秀女進宮,都是靠美色受到康熙的青睞。

所不同的是,德妃13歲就進宮,宜妃17歲才進宮,晚了四年。

別小看這四年,等于晚四年接受皇上寵幸,生孩子自然也要向后推遲,生下的兒子排序就相對靠后,地位比較吃虧。

德妃(仁壽皇太后)生康熙的四子胤禛(雍正)是1678年,宜妃所生的康熙的五子胤祺,是1679年。

假如宜妃也是13歲進宮,生下的兒子排名肯定在雍正前面,到時候接班的,就不一定是胤禛了。

不過宜妃生育能力很強,她深知母以子貴的道理,進宮之后就抓住皇帝的寵愛機會拼命生育。康熙有39位后妃,只生了35個兒子,人均不到一個,宜妃一人就生了3個。

這一來說明宜妃很受康熙寵愛,在這里耕耘時間最長,二來說明宜妃的運氣不錯。如果皇帝不到你那兒去,你再努力也白搭,外因是變化的條件。

事實也確實如此,宜妃以宮女的身份進宮,當年就被冊封為宜嬪。由此可見,康熙對宜妃一見鐘情,宜妃也確實貌美如花、傾國不敢說,傾一座紫禁城她做到了。

關于這一點,沒有影像資料記錄,但是有一點可以佐證,那就是宜妃的姐姐郭貴人,也受到康熙的寵愛,被封為妃子。

姐妹先后進宮,還成為皇帝的妃子,這在清朝兩百多年的歷史中是為數不多的。

《清史稿》記載:康熙對宜妃「圣祖甚愛之」,《永憲錄》中也記載說康熙對宜妃「眷顧最深」。

舉例來說,康熙皇帝每次出征在外時,每到一個地方,他都要不顧鞍馬勞頓,首先要手下拿出紙筆,修書一封,寄到翊坤宮去,對宜妃訴說思念之情,順便向她報個平安。

回去的時候,康熙還會讓手下人到大街上去,買點土特產包裝好,回去送給宜妃。

這樣的事如果讓現代出差在外的人做的話,不是一件難事,但是讓一個日理萬機的皇帝去執行,確實難能可貴,足見康熙對宜妃的恩寵,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既然受到皇帝恩寵,其他人對宜妃更是畢恭畢敬。然而世事無常,曾經備受寵愛的宜妃,在康熙去世不久便遭到迫害,被趕出皇宮。

按理說,雍正是康熙的兒子,是指定的接班人,對于父親的遺孀,也該像對待母親那樣。不但要孝敬她們,更有義務照顧她們,可是他后來竟然公開將宜妃驅逐出皇宮,做得確實過分,讓人感慨人性薄涼。

要想回答這個問題,要從當時的背景說起。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一代雄主康熙大帝,在京城西北郊暢春園病逝。

當時八爺黨支持的皇位最有力的競爭者十四阿哥胤禵遠在西北,四阿哥胤禛就在康熙身邊。

槍桿子里面出政權,掌握京城軍權的步軍統領隆科多(清圣祖孝懿仁皇后之弟)站在了四阿哥這邊,宣布康熙遺囑宣老四胤禛繼承皇位,是為雍正皇帝。

至此,九子奪嫡以雍正取勝告終。

但是嚴格地說,這場斗爭還沒有落幕,依舊在暗中激烈進行,因為八爺黨成員依舊沒有被從肉體上消滅,雍正又怎麼會高枕無憂?

即位后,雍正帝重用康熙十三子胤祥,對胤禵、胤禩為首的八爺黨進行窮追猛打。不久,胤禵被召回京師,雍正隨即將其軟禁起來。

對于老八胤禩,雍正采取了拉攏的策略,封其為廉親王和總理事務大臣。

雍正四年(1726年),雍正政權鞏固之后,露出本來面目,削掉老八王爵,圈禁起來。

到此為止,雍正的心頭大患基本除掉,他終于可以高枕無憂了。

從中可以看出,雍正手腕非常高明,采取步步為營、分化瓦解的策略,在政權鞏固之后才對老八痛下殺手。

既然如此,對父皇的妃子宜妃,雍正完全可以從長計議,為什麼他要迫不及待地進行打擊,在即位不到一年就將其趕出皇宮?

雍正對八爺黨的清算,如果是為了鞏固政權情有可原的話,對宜妃的打擊就讓人費解了。宜妃手無縛雞之力,身邊也沒有聚集什麼有能量的人,也不會挑戰雍正的權威,又毫無干政的能力的意愿。

按理說雍正應該塑造出一副很大度的樣子,以帝王寬廣的胸懷善待先帝的遺孀,樹立自己以德報怨的正面形象。

然而雍正皇帝卻反其道而行之,不怕天下百姓非議,在登基不久便拿康熙最寵愛的妃子開刀。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雍正這樣做,也是有深層次原因的。

首先,雍正這樣做,自然是和「九子奪嫡」事件有關。

前面交代過,宜妃生了三個皇子,分別是:皇五子胤祺、皇九子胤禟、皇十一子胤禌。

皇五子胤祺為人忠厚老實,在九子奪嫡斗爭中明哲保身、置身事外、不偏不倚。

雍正登基之后,也不好意思加害于他。最后胤祺得以善終,在雍正十年病故,享年54歲。

皇十一子胤禌生于康熙二十四年,卒于康熙三十五年,十一歲就夭折了,自然也沒有參與皇位爭奪戰。

三個孩子里,兩個都很省心,唯有皇九子胤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把宜妃她老人家卷了進去。

胤禟生于康熙二十二年八月二十七日(1683年10月17日),生母是宜妃,郭絡羅氏。

平心而論,胤禟是個有才氣的皇子,從小受到滿漢文化教育,學知書達理,胤禟自然也備受寵愛。

胤禟能文也能武,第一次跟著康熙狩獵,就用短箭放倒兩頭鹿,來了個開門紅。

然而胤禟也是個頭腦簡單,沒有城府的孩子,或者說只講是非、沒有立場,不懂策略。

他在奪嫡斗爭中緊跟老八胤禩,在胤禩已經涉嫌利用看相人張明德,陰謀行刺皇太子胤礽的情況下,不是去撇清與老八的關系謀求自保,反而在康熙盛怒的情況下,選擇了與老四一起為老八開脫。

康熙在盛怒之下,怒扇他兩個耳光。

但他仍然不接受教訓,在老八被定罪的情況下,他竟然帶上毒藥要與其共榮辱、同患難。

不僅如此,老八被關起來之后,胤禟還串通別的皇子給其送飯。

老十四西征的時候,胤禟大把大把給兄弟送銀子,過生日的時候,他又重金購買生日禮物。

其實胤禟根本沒有必要如此高調,如果保持中立,老四和老十四無論誰當皇帝,自己地位都是一樣的,都能進退自如,根本沒有必要把自己弄到老四的對立面。

胤禟如此荒唐,除了腦子簡單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仗著母親受到康熙的寵愛。

胤禟為八爺黨奪權奮不顧身,勇往直前,自然受到老四胤禛的敵視。

而胤禟這樣行事肆無忌憚,不能不說跟宜妃的教育有關。

宜妃不懂宮廷斗爭的險惡,自以為有了康熙的寵愛就可以為所欲為,做事不留余地,不給自己留后路,不懂得圓滑和中庸,飛揚跋扈、目空一切,給兒子帶了一個不好的頭。

在這場皇位爭奪戰中,無論四爺還是八爺黨勝利,宜妃母子都無所謂,對自己的前途沒有什麼影響,反正康熙也沒有讓胤禟接班的意思。

只有他們母子置身事外,坐山觀虎斗,誰上台都要對他們母子畢恭畢敬,至少不會加害他們,能保住自己在宮中的地位,坐享榮華富貴。

然而宜妃恃寵而驕、目中無人,一味爭強好勝。在自己的靠山康熙駕崩之后,宜妃依舊盛氣凌人。在祭拜先皇的時候,大家都是徒步而行,而她卻趾高氣揚地坐轎子去。

即使你真的身體不舒服,也可以讓別人攙扶著,走得慢一點。退一步講,即使坐轎子,也應該遵守秩序,懂得尊卑。

但是飛揚跋扈慣了的宜妃,坐著四人抬的軟轎從皇妃們面前盛氣凌人地走過,竟走到了已成為皇太后的烏雅氏前面,這顯然壞了規矩。

別說是皇上的追悼會上,即使平民百姓的葬禮上,小妾走過了正妻都是犯禁的事,是萬萬不可的。宜妃此舉,比她兒子胤禟犯事的性質都要嚴重、過分得多。

說到這一點,我們不妨拿袁世凱舉例。

袁世凱是清朝要員后,權傾一時,但是因為他同父異母的大哥反對,小妾出身的母親在身故后竟然不能埋在父親身邊,位高權重的袁世凱竟也無可奈何。

這足以說明,在封建時代,無論到什麼時候,長幼尊卑的秩序是不能亂的。

而宜妃唯我獨尊慣了,做事不考慮后果,覺得雍正不敢把自己怎麼樣,畢竟自己是他的小媽。所以她不僅無視皇太后,見了雍正帝時,依舊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把新皇帝放在眼里。

雍正雖然要考慮影響,但是他更要考慮自己的權威。

假如宜妃不出風頭,規規矩矩,雍正絕對不會去為難她,哪怕之前自己對她意見再大。

第一她是先帝的妃子,是長輩,第二她是個女人,男不和女斗,跟宜妃過不去,顯得自己小肚雞腸。

反觀宜妃在公開場合下竟然如此無禮,雍正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威,肯定要拿她開刀,將她趕出皇宮。

宜妃出宮后,依舊不懂得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在長達三年的時間里,未曾向雍正帝和皇后請安過,這更加引起了雍正帝的強烈不滿。

盡管如此,雍正也不好意思明著再為難宜妃,只能降低她的生活待遇,減少她身邊的仆人數量。

昔日極盡奢華的宜妃,雖然不會跟平民百姓那樣吃粗茶淡飯,穿粗布衣服,但是生活水平跟過去相比簡直是霄壤之別,不可同日而語。

雍正雖然沒有繼續為難宜妃,對宜妃的次子胤禟卻毫不客氣,對待他像嚴冬那樣殘酷無情。在雍正四年(1726年)九月二十二日,胤禟圈禁而死,年僅四十三歲。

雍正十一年(1733年)八月二十五日(10月2日),宜妃在恒親王府與世長辭,享年73歲。

可以說是宜妃的行事風格害了兒子,兒子的高調也連累了母親,母子都缺乏政治智慧,耍小性子,互相坑害,誰也別說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