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最胖宮女,二百多斤,被溥儀拍了幾張照片,成為最美宮女

哒哒哒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人們常常調侃:「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二百多斤」。

乍一看這句話充滿了嘲諷的意味,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憑借著二百多斤的體型受到了重視,你會怎麼想?是不是后悔沒有好好吃飯呢?

故事發生在溥儀身邊的一個宮女身上,這個宮女不僅因為200多斤的身材受到了溥儀的關注,而且還榮獲了「最美宮女」的稱號。

不僅如此,溥儀還常常把她當成是拍照的模特,后宮的妃子都差點兒被這個宮女比下去,這個宮女究竟是什麼來歷呢?她的遭遇是否會改變她的未來呢?

溥儀的皇帝生活

世界上總有那樣一群人,他們看似要比常人過得幸福,但是實際上,光鮮亮麗的背后卻是常人無法體會的不幸,溥儀就是其中之一。

身為一朝的皇帝,溥儀從小就沒有自由,三歲時他就在懵懂中登上了皇帝的寶座,那時的他甚至連話都說不清楚,站都站不穩,更何談治國安邦呢?

但是時代不允許,已經病入膏肓的光緒和慈禧只能將溥儀推到風口浪尖上,將一個國家的命運交付到溥儀的手中。

溥儀

可是,清朝的問題已經根深蒂固,各種矛盾疊加起來連一個頗有經驗的臣子都焦頭爛額,溥儀又怎麼能力挽狂瀾呢?

毫無意外的,清朝徹底消失在了世界的風沙中,那時溥儀六歲,雖然牙還沒長齊,但是已經有了三年「工作經驗」,而且溥儀也在權利的大染缸里泡發了,他知道權利有多重要。

于是他做起了王朝復辟的美夢,他靠張勛和袁世凱等人的勢力再次成為了皇帝,雖然很多人覺得溥儀這個皇帝做的沒意思,不管怎麼說都是一個傀儡,但是溥儀不這麼覺得。

難道前些年他是「真皇帝」時,就不是傀儡嗎?這對他來說不重要,他甘愿做一個傀儡,甘愿活在自己編織好的一場夢里。

溥儀

于是他同意了袁世凱定下的規矩,他情愿將后半生都封鎖在后宮里,只為了那個響當當的名號。

但是人都是向往自由的,即使吃喝不愁、左擁右抱,這樣的生活也終將會變成度日如年的折磨,溥儀厭倦了,他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袁世凱才是真正的掌權者,溥儀早就不再具備發號施令的權利了,他只能在一次次蠢蠢欲動后繼續在園子里逛。

一圈又一圈,溥儀和曾經困在深宮中的妃子又有什麼區別呢?但是一個現代人看起來再尋常不過的東西改變了溥儀的生活,讓他的生活充滿了希望和色彩。

那是一台古老的照相機,但是對于當時的溥儀來說卻是一個寶貝,能把一個物品分毫不差的復刻下來,這是多麼神奇啊!

溥儀感慨著,對這個照相機也更加喜愛,甚至達到了愛不釋手的程度,吃飯睡覺都得放在身邊才行。

溥儀像正在探索新世界的孩子一樣拿著照相機不停的拍拍拍,還給自己制定了一個有趣的計劃,每天拍一點,把整個皇宮里的東西都拍下來。

在他的精心雕琢下,婉容皇后的照片被保留了下來,讓后人看到了書中描寫的婉容皇后的芳容,除了婉容之外,溥儀的其他妃子也是照片上的主人公。

她們也同樣對這個新奇的玩意兒感興趣,各種姿勢和造型都有,拍的不亦樂乎,拍完了人物,溥儀又開始拍景物。

花草樹木、假山流水、池魚飛鳥,只要是溥儀所到之處,那些小生命就都成了五彩斑斕的照片,也讓溥儀有了滿滿的成就感。

但是這些東西總有拍完的一天,溥儀還能拍點什麼呢?

那時候,宮中最多的就是太監宮女,他們每天都在為了服侍主子而忙碌著,他們神色各異,或是急匆匆的稟告消息,或是悉心仔細的照料著宮里的一草一木,溥儀又有了新的方向。

他再次開啟拍照狂魔的模式,只要是看到了好玩的就會拍下來,如果溥儀活在二十一世紀那他一定是一個合格的記錄生活且熱愛生活的時尚寵兒。

時間飛快,溥儀在宮里已經待了好幾年,曾經最喜歡的拍照也因為沒有新的素材而擱置了許久,溥儀的生活有回歸了平靜,但是同樣也充滿了無聊。

他常常唉聲嘆氣,找不到生活的意義,雖然他的「小朝廷」還一直享有著一些權力,但是溥儀已經對權利沒有太大的向往了,他只想每天過得開心快樂。

胖宮女的意外出現

溥儀的生活百無聊賴,每天看著婉容和文秀的姣好面容也已經看膩了,這時候一個機靈的小太監告訴了溥儀一個好消息,溥儀聽過之后哈哈大笑。

小太監說了什麼呢?其實是和一個女人有關,只不過小太監告訴溥儀的這個女人并沒有好看的皮囊,反而是一個二百多斤的胖子!

這事情好像有點蹊蹺,眾所周知,溥儀喜歡的是婉容那樣身材苗條,姿色可人的類型,難道在宮里的這些年,溥儀改變了他的審美不成?

當然不會,溥儀還是很堅定自己的擇偶標準的,他之所以對這個胖宮女感興趣是因為他想重操舊業,繼續給人拍照。

在他的眾多作品中,還從未出現過胖乎乎的人,溥儀就像是集郵怪一般,想讓他的作品更加豐富多彩。

胖宮女

于是溥儀就命人去將胖宮女帶到面前來,而當這個胖宮女聽說皇帝要召見她時卻嚇了一大跳,她和皇帝素未謀面,皇帝突然召見她,要麼是她死到臨頭要麼是她得道升天。

胖宮女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了殿前,根本不敢抬頭看溥儀,但是泛紅的雙頰和有些顫抖的雙手卻出賣了她。

「你叫什麼名字?」溥儀平靜地和宮女交談,宮女只好如實回答,并且快速思考溥儀的目的,可是她實在無法推斷出皇帝的高深莫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回陛下,賤婢名叫額爾德特。」

額爾德特聲音也有些顫抖,雖然面前這個男人早就已經不再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但是相比較而言,他仍然有著極高的社會地位,如果能得到他的青眼,那下輩子就吃穿不愁了。

溥儀點點頭,然后就指了指旁邊的照相機,「今天是讓你來做模特的,我要給你拍些照片。」

溥儀的愛好宮里人都知道,宮女也褪去了一些緊張,站在照相機前面呆滯地看著鏡頭。

溥儀連續拍了幾張,但是都不滿意,此時,溥儀完全沉浸在了攝影的世界里,偶爾還會指導額爾德特擺姿勢,漸漸地,額爾德特也不緊張了,動作也更自然了。

在默契的配合后,溥儀終于露出了笑容,看著洗出來的照片,溥儀喃喃道:「拍的真好,真美。」

雖然是溥儀無意間的一句話,但是卻在奴才們的圈子里傳遍了,「額爾德特得到了皇帝的喜歡」,「圣上夸贊額爾德特美」等言論層出不窮,額爾德特也意外的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

畢竟額爾德特曾是皇帝身邊的紅人,所以大家都不敢得罪她,曾經沒有朋友的額爾德特也成了人人都想結交的對象。

過去因為胖而感受到的敵意全都消失不見了,人們見到她就會夸她漂亮。

無論是真情還是假意,這些人才不會管額爾德特究竟漂不漂亮,只要皇帝說了什麼言論他們就附和認同就行了,總歸是不會錯的。

從未感受過的善意讓額爾德特欣喜,如果能變得瘦一點兒,更漂亮一點兒誰愿意承受這樣的身體負荷呢?

額爾德特也想和其他人一樣,但是她由于身體原因從小就比別的孩子胖了一圈,即使到了皇宮里有上頓沒下頓也不見她瘦下一星半點兒,她只能頂著別人的指指點點活著。

她很感激向溥儀推薦她的小太監,要不是那個小太監,可能她會永遠承受別人的異樣目光,也永遠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

看來,不論是什麼時代,人們似乎都對「胖子」有一種很大的偏見,難道胖子就活該過上和別人截然不同的生活嗎?

其實并不是,胖與瘦只不過是外形上的區別,與為人的好壞并沒有任何關聯,如果大家了解了額爾德特在皇宮里的生活,非但不會說她胖的討厭,反而還會生出許多憐憫。

后宮的艱難生活

在外人眼里,能在皇宮里當差,接觸到皇帝、妃子是一件非常光宗耀祖的事情,但是實際上,奴才過得日子并不是人們想象的那樣順遂。

額爾德特進宮那年,清朝的統治者已經不是溥儀了,但是名義上,溥儀仍是那個至高無上的皇帝,所以,在宮里當差的規矩還是要嚴格遵守的。

當宮女或者太監進宮后,首先就要接受長達幾個月的培訓,在此期間,想要出人頭地就必須要干那些臟活累活,額爾德特常常被安排去做體力活,挑水砍柴,但是她毫無怨言。

不僅如此,還要維護好和領事太監或者領事姑姑的關系,只有不斷的討好他們才有機會被他們舉薦去皇帝和妃子身邊伺候。

那段時間可以說是很多人最痛苦最不想回憶的,如果辛苦工作能得到認可,這份工作也是值得的,但是往往都是忙碌了一天到頭來還要接受領事的指責辱罵。

除此之外,尚在學習期間的宮女太監是沒有月錢的,換句話說,他們沒有工資拿,一切的用度都需要自己出。

很多奴才進宮都是因為家里不富裕,現在花銷還要自己支出,日子就要更拮據才能過下去,額爾德特曾想過放棄,但是如果不在宮里討口飯吃,她根本沒有容身之處,只能咬牙堅持。

好不容易熬過了新手培訓期,以后的日子卻更加艱難。原本以為是守得云開見月明,其實只不過是從一個困境掉進另一個困境。

額爾德特因為身材原因被留在了干雜役的地方,日常工作不僅要比其他宮女累,但凡有一點做的不好,等待她的就是打板子。

額爾德特曾親眼見過一個宮女被打的血肉模糊,最后發熱而死,她也更加明白想要生存下來,必須要小心謹慎。

雖然額爾德特也挨過板子,但是好在她身體強壯,挺了下來,否則她可能也和那個宮女一樣死得慘烈。

除了工作強度大之外,還有一些規矩非常嚴苛,比如睡覺時不能平躺,必須側臥,在清朝的皇宮的流傳著一個傳說,每一個宮殿都有一個守護神,身份低微的人如果平躺睡覺則是對守護神的大不敬。

實際上,這只不過是空穴來風,聳人聽聞,這條宮規的實際意義是為了折磨奴才制定的。

奴才們工作了一天身體疲憊,如果平躺睡覺很容易進入深度睡眠,側臥著就不會睡得沉,只要主子們有吩咐就能馬上爬起來服侍。

而且,每晚都有巡視的宮人,如果他們沒有側臥,等待他們的仍是一頓毒打,這些奴才都被打怕了,所以只好唯命是從。

在吃食方面,奴才們也是很艱苦的,他們必須要把規定的工作做完了才能吃飯,如果遲了可能就沒有飯菜了,只能餓著肚子繼續干活。

到了冬天,日子就更難過了,奴才穿的衣服鞋襪都非常單薄,他們常常凍得瑟瑟發抖,手腳生凍瘡都是司空見慣了的,而他們晚上住的下人房也是沒有炭火取暖的,只能人擠人靠體溫度過寒冷的冬天。

奴才們十三歲進宮,幸運的被留在了皇帝妃子身邊伺候,每月領著豐厚的賞錢,不幸的可能還沒有熬到出宮的那天就命喪黃泉了。

雖然這短短的十幾年看似如流水一般匆匆而逝,其實對于奴才們來說,卻仿若半生周折,出了宮,他們無依無靠,年老體弱,淪為了廢人,那樣的辛酸又有誰知呢?

所以,當額爾德特收到溥儀召見她的消息時,她是那樣的激動, 卻沒想到,自己只是達官貴人用來取笑的而已。或許能成為這樣的取笑,也是她夢寐以求的吧。

如果能改變生活,誰也不愿意一輩子待在雜役房里煎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