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胡蝶的這些老照片,才知道「上海灘第一美人」究竟有多美!美得顛倒眾生

哒哒哒 2022/08/31 檢舉 我要評論

談到美女,大家可能會想到歷史上有名的「四大美人」,但是她們離我們太遙遠了,就算是通過畫作或者文人筆下的傳說,我們也難以想象其中的魅力所在,就如同夏蟲不可語冰的拘束,充滿著時代的限制。

但是如果談到近代民國的美人,許多人依稀能夠通過當時流傳下來的照片和她們的影視作品,欣賞到一代美人的風采。 而當時最令大眾追捧的當屬「電影皇后」胡蝶。這個歷經民國和新中國的女子,猶如一朵歷經風雨、不被擊倒的玫瑰,既有美麗的容顏,又有堅強的內心。我們便通過那寫流傳下來的照片,去了解這個女子背后的故事與傳奇。

開明家庭,新生胡蝶

胡蝶出生在當時上海碼頭附近的一間普通民房中,但是她早年的經歷卻是平穩而充實的。她從小生活在一個幸福而充滿愛的家庭,父親曾經擔任過北洋政府的官吏,因此早年的胡蝶在北京和天津一代生活。

她的童年并沒有像封建社會中的女子一般,整日里學那些「三從四德」和約束女子思想的封建糟粕。 她的父親專門請受過良好教育的先生為她啟蒙,培養她對古典文化的敏感,也因此養成了她愛看書的習慣

她的姥姥也從小教她「京白」,這是一樣專門鍛煉人說話或者台詞功底的「功夫」,每日早晨起來練嗓子、開腔訓練, 日復一日的訓練鍛煉出了她良好的台詞功底和一個堅持不懈、迎難而上的心。

等胡蝶的年紀大了一些,她的父親便將她送到教會學校讀書,學習當時相對開明、先進的思想。在哪里,她讀到了西方文學史上那些關于愛情、關于平等的故事。 當時年幼的她還不懂什麼是愛情,但平等和自由,卻使「這朵胡蝶」在以后飛得更自由,更堅強。

長大后的她隨著父親母親四處搬家奔波,從北平到廣州、從廣州到上海,他們一家才最終安定了下,胡蝶也在上海開始了她的電影生涯。 她進入了當時中國第一所電影演員訓練學校,在那里學習她早年陪父母所看到的熒幕上的表演技術。

早年「京白」的訓練和從小古典文化和西式教育使得她很快地就從這一批學員中脫穎而出,當時電影學校的老師十分看好這個明眸皓齒、冰雪聰明的姑娘。 胡蝶站在人群當中不是最顯眼的,卻是最脫俗的,她的美麗不是那種驚艷人生的驚鴻一瞥,而是溫柔歲月的人間安寧。

事業愛情,人間富貴

從電影學院畢業后,胡蝶經由恩師的介紹,參演了當時由當紅影星張織云和王元龍主演的影片《戰功》。 這部影片并沒有使胡蝶出名,但是在片場的種種見識、成名影星的風采等都給了她很大的沖擊,更加堅定了她成為一名出色的女演員的決心。

更何況,在這部影片當中, 她第一次與林雪懷相見。雖然當時兩人隔得很遠,但那個偏偏美少年如同四月的春風,吹動了少女的春心。

后來,胡蝶有機會和林雪懷共同主演電影《秋扇怨》,兩人更是因戲生情,一個是單相思已久,一個是一見鐘情。 這就使得這部才子佳人式的電影更加成功,也更具有話題性而為人所知,胡蝶更是因為這部電影逐漸成名,可謂是事業愛情雙豐收。

但是胡蝶也沒有因此停下對事業的追求,而是更加追求上進,參與了多部影片的拍攝。從一個大眾眼中「眼熟」的演員, 成為了最受大眾喜愛的「電影皇后」。這并不是她自封的,而是當時由五萬多名甚至更多的人投票選出來的。

可是也就在這時,她的愛情卻陷入坎坷。先是與林雪懷陷入分手官司,這是因為林雪懷內心的丑陋,他無法忍受自己對日漸出名的胡蝶的嫉妒之心;也無法承受外人對他「胡蝶的男友」,這個仿佛如同被包養的小白臉的稱呼,所以提出了分手。

諷刺的是,林雪懷選擇自暴自棄,拿著胡蝶給他投資事業、創辦企業的錢,花天酒地。 而胡蝶看著這個曾經心愛的男子變成如今的模樣,也下定決心與他分手,在法院中拿回了自己的財物與產業,活的通透。

后來胡蝶又因陷入到與張學良「一夜情」的風波中,名譽受損。但是她沒有放棄,事業上參與多部知名電影的拍攝;愛情中,也與當時的商人潘有聲相戀,在經過六年的愛情長跑后,兩人走進了婚姻的神圣殿堂,決定偕老一生。

但是由于當時動蕩的時局,夫妻二人不得不離開上海向西部撤離,從香港撤往內陸。遙遠的路途并沒有使二人的感情拉遠,兩人的心反而在戰爭中更加貼近。

可是好景不長,兩人的財產在趕路中被人劫走,因此后來的生活也變得拮據。為了尋回財物,胡蝶不得不去懇求戴笠,而戴笠又是胡蝶的影迷,早已愛慕她多年。這時有一個能與胡蝶親近的機會,戴笠怎麼會把握不住呢?

于是他巧立名目,讓潘有聲去往西南邊境地區辦公,而后又花高價,將胡蝶一行遺失的三十箱貨物重新采買一遍,為的就是將胡蝶強行留在自己身邊。

一對普通夫妻怎能和當時的戴笠相斗,二人只好分離,甚至做好了生離死別的打算。 胡蝶就這樣再次陷入到旋渦當中,成為了戴笠三年的「籠中鳥」,這只胡蝶雖然生活的很安寧,但卻因為她的美貌困入籠中,失去自由。

歲月不敗,花開靜好

三年很快過去了,戴笠最終提出了要與胡蝶結婚的要求。他先是打算讓潘有聲和胡蝶在上海失婚,而后兩人再在上海成婚。但上天似乎都看不下去了,戴笠死在了飛往上海的飛機上。

而此時的潘有聲和胡蝶兩人再次相遇,已經過了三年,兩人沒有問各自的境況。潘有聲知道,自己的妻子過著怎樣屈辱的生活;胡蝶也清楚,自己丈夫的心中有著多麼巨大的壓力,兩人相互理解,一如相戀時的相識相知。

他們離開了上海,去了香港,但是令胡蝶遺憾的是,潘有聲六年之后因病離世,只留下她獨自生活。這個半生精彩、半生痛苦的女子并沒有因此消沉,她選擇進入了香港邵氏影業,重新回歸到熟悉又陌生的影壇,甚至獲得了更大的名氣。

那個名動上海灘的胡蝶又重新「飛」了回來。 歲月并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跡,她就像一壇被時間窖藏的酒,也像一朵人間富貴的花,在光影之間美好而璀璨。

結語

胡蝶的美不像阮玲玉那般驚艷歲月,她是如薛寶釵那樣從古典山水畫中走出來的美人,腹有詩書,芳華自顯。那股脫俗的氣質和不凡的儀態才是她令人追捧之所在,也是她至今為影史銘記、留在影迷心中的美好。

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