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清朝富家小姐展示三寸金蓮,為墨索里尼擋槍的情婦貝塔西

這是標準的三寸金蓮,與沒有纏足的正常腳相比,長度只有其一半大小,這可是生生勒斷的,看著就觸目驚心。

真的無法想象古代女子要經受多大的痛苦,去迎合古代畸形變態的審美,更關鍵的是這還是富人小姐的專屬待遇。

因為纏足對女性身體傷害極大,對正常勞動也有著極大的限制,因此需要干農活的農家女子是不會纏足的。

只有富家小姐,有人服侍,不用下地干活,才有纏足的資本。照片中展示腳的兩位,應該就是小姐與丫鬟吧。

這是一列從德國開往法國的火車,一名法國士兵正站在車廂上警戒,火車上運輸的是金磚和銀錠,是一戰德國戰敗賠付給法國的賠款。

1918年德國宣布戰敗,按照《凡爾賽和約》的要求,德國需要向法國、英國、美國、意大利等戰勝國支付總計為2690億金馬克的賠款。

按照當時的計算,這筆賠款的價值相當于96416噸黃金,這個是什麼概念呢,如果按現在的金價計算,這筆賠款大約為38萬6628億元人民幣,是我們2021年GDP的三分之一。

這個還是不算利息的賠款,在簽訂條約后,德國的全部商船被賠付,以后每年還要上繳20萬噸新船、4400萬噸煤、37萬頭牛、化工和醫藥產品的一半,并以德國全部的財富為抵押。

如此繁重的賠償,讓一戰之后的和平,成為了建立在火山口上的和平,如此駭人的掠奪,勢必在德國人民心中埋下了深深的敵意,為二戰的爆發埋下了導火索。

1995年,約旦河西岸,一名阿拉伯老人,正在兩名以色列士兵的看守下,打掃猶太教堂的門口,妳知道仇恨是怎樣產生的嗎?

《以色列的禮拜日》一書中有這樣一段話:「我不是個虔誠的人。年輕時,我在維也納,每個節假日,父親總要告訴我:‘今天是猶太人被殘殺的日子!’或者‘今天是猶太人被驅趕的日子!’久而久之,節假日在我頭腦里已成為品味悲劇的日子,信仰原本如此可怕!」

這是個很簡單的道理,只可惜明白這個道理的猶太人卻是少數,這個民族在歷史上遭到過無數次迫害,但他們只記住了仇恨,卻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中東,獨立建國的猶太人,變成了施暴者,可他們自己卻沒有絲毫的注意。仇恨什麼時候產生的?在被侵略者強迫打掃不屬于自己信仰的異教徒的圣殿時,仇恨的種子就埋下了。

這個慘死的女人,是墨索里尼的情婦克拉拉·貝塔西,墨索里尼在逃亡的路上,只有貝塔西與他一同逃亡,不離不棄。

墨索里尼被逮捕后,還期待著像上一次被監禁后,能有德國特種兵神兵天降,再將他救出去,只不過這只能是美夢一場了。

有了上一次墨索里尼被德國營救的前車之鑒,這一次逮捕墨索里尼之后,意大利游擊隊沒有打算審判他,而是直接將他處死。

據說在執行槍決時,貝塔西擋在了墨索里尼的前面,才會身中數彈,幾乎被打成篩子,這絕對算是真愛了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