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罕見照片:地主婆騎馬打傘怒氣未消,出嫁新娘家門口戀戀不舍

推送一組百年前留存的照片,這些照片經過后期上色更能真實地還原當時的歷史場景。肩負使命的李鴻章,怒氣未消的地主婆,喜歡啃豬蹄的瑾妃,門口扭捏的新娘,無論是聲勢煊赫者或是寂寂無聞者,都成為歷史的「碎片」,讓人感喟良久。「誰向桑麻杜曲,要短衣匹馬,移住南山?看風流慷慨,談笑過殘年。漢開邊、功名萬里,甚當時、健者也曾閑」!

1901年,準備與洋人議和的李鴻章,已經病入膏肓,可當時在慈禧的眼里卻是救命稻草,「再造玄黃之人」。之前一年,庚子事變爆發,慈禧力排眾議與洋人開戰,天津淪陷,朝廷讓各地進京勤王,兩廣總督李鴻章僅回復八個字,「此亂命也,粵不奉詔。」

東南互保,慈禧最后是倉皇出逃,京城被洋人占領,正如李鴻章所料,「若不量力而輕于一試,恐數千年文物之邦,從此已矣。」

慈禧此后四道圣旨催李北上,皇命難違,李鴻章代表大清與洋人簽訂了《辛丑條約》,又一次成了背鍋俠。之后,他身體每況愈下,不久就吐血而亡。

一個脖子下面長了兩個大腫瘤的婦人,估計得有二三斤重,旁邊的男人應該是她的丈夫,也是束手無策。

這就是大脖子病,甲狀腺突變,缺碘造成的。看這位婦女的精氣神,這腫瘤是良性的,卻受一輩子的煎熬。

杭州某大戶人家的四位千金,經過后期修復,臉色圓潤,面容嬌美。都說清朝的衣服很丑,臃腫肥大,不過瑕不掩瑜。

四個人都穿著很時髦的襖褲,更大的亮點就是她們的小腳,精致。大戶人家的女子,都是活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生活,從小就纏足,三寸金蓮是其追求,就是為了取悅男人。

四位蒙古喀爾喀族的貴族美女,戴牛角頭飾,一身華服,高個頭,厚身板,盡顯草原上的彪悍之氣。

在清朝,皇帝的妃嬪可以是滿族女子,也可以是蒙古女子。她們若是參加選秀,也有可能進宮為嬪為妃。 如清初的「定海神針」孝莊就是蒙古女子。

一位特有意思的照片,田間地頭,驕陽似火,一位地主婆子打著遮陽傘,騎馬駐足。只見她頭戴抹額,腳蹬上的小腳格外顯眼,細看之下,她更是滿臉怒氣。估計是地里勞作的長工又偷懶了!

與她比照的是牽馬的仆人,連雙鞋都沒有,日子過得凄苦。

父子三人站在罌粟地里,這白花花的可不是采摘棉花。不遠處就是村莊,可見當時種植大煙有多瘋狂,史料記載當時「往往以膏腴水田遍種罌粟,而五谷反置之磽瘠之區」。有些地方,真是「一望無際」。

1859年,朝廷頒布《征收土藥稅厘條例》,鴉片稅成為某些地方的支柱稅,也帶來了一系列問題。鴉片泛濫,「十室之中必有煙館,十人之中必有煙民」。

上面就是一張觸目驚心的照片,兩個吸食大煙的窮苦百姓已經頹廢至極,骨瘦如柴。即便如此,一位還在拿著煙槍滋滋的抽著,已經油盡燈枯。

在宮里常啃醬豬蹄的胖娘娘瑾妃,她是光緒皇帝的妃子,珍妃的姐姐。她在宮里一直不受皇帝待見,卻沒有皇后隆裕那樣哭哭啼啼,日子還過得平平淡淡,吃著天福號買醬肘子,自制美食,一手小楷也是十分驚艷。

路上的郵差,從挑的貨物上知道有多辛苦,從西安府到蘭州府,得有一千二百里路。無車無馬,一擔貨物全靠兩條腿趕路。夏酷暑難耐,冬天寒地凍,確是辛苦的很!

良辰吉日,天作之合,女子最美好的事情莫過于成為新娘。新郎用花轎迎親,在新娘的家門口留下了一張照片。可以看到他和岳父站一邊,而新娘子從這一天成為他人婦,內心歡喜卻難掩傷悲,只是她的母親一臉平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