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默玉大清最后一位格格,活到九十七歲,她說大清奴才回答不叫喳

大清王朝壽命最長的小格格,歷經無數坎坷和挫折卻97歲高壽而終。她就是清朝最后一個格格金默玉,她在一檔訪談節目中說,大清服侍的奴才回答不叫喳,自己也不叫格格,金默玉都經歷了什麼呢?根據回答電視劇中演繹的難道都不對嗎?今天帶大家走進清朝末年看看金默玉的人生故事。

揭開清朝貴族生活神秘面紗

金默玉是是肅親王愛新覺羅·善耆第17個女兒也是他最小的女兒,被眾人稱為小格格,原名叫愛新覺羅·顯琦。清朝滅亡后,她改名為了金默玉,金默玉的生母是肅親王年紀最小的一位人側福晉,她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親姐姐名叫愛新覺羅·顯玗,清朝滅亡后肅親王善耆想借助日本的力量復辟。

于是就將14女顯玗送給川島浪速做了養女,顯玗改名為川島芳子,其實金默玉出生的時候時,諾大的肅親王府已經走向沒落了,父親在東北地區流亡著生活條件也下降了不少,金默玉是在旅順長大,雖然哪個時候清朝已經亡了,但他們還能居住在大宅院里,因為還有些錢可以揮霍。肅親王那些生活在旅順的后代,還是遵循清朝時期的規矩,格格們該學習的規矩平常還是要苦練,走出去要彰顯貴族女子的風范,行、站、走、說都要講究。

金默玉在訪談節目中說那時清王朝已經滅亡了,但是祠堂里祖宗的牌位還排放著,一到重要的節日,大宅院里還是會好好準備好好祭拜祖先,而且不是只有肅親王的后代只要是愛新覺羅家族的人都會趕到,所以平日里她們要講究規矩,不能在重要場合失了禮節。金默玉在皇族沒落后,還被教導著皇家禮儀,她在清朝生活禮儀上的發言是很有可信度的。金默玉在八十多歲的時候上過一檔訪談節目,說了很多清朝時期格格們的生活。

她說看到電視上播的那些清宮劇。一起聽工具,經常會邊看邊笑,因為她們當時的生活并不是那樣的,演繹終究是演繹自然有很多離譜的地方。在影視劇中劇中對格格稱呼是二聲,其實現實中的格格應該是一聲,而且那些服侍自己的奴才們,差他們去辦什麼事情,不是影視劇中回答的喳,應該是嗻才對。

家道中落

金默玉回憶她小時候生活的大宅院,是怎麼樣一副情景,雖然那時皇族已經沒落了,但她生活在一個大家族中,府上還是有上幾百號人物,落魄了還有這樣的生活,可想而知他們在沒沒落前的生活該有多奢侈。金默玉小時候雖然沒有吃太多苦,但她也經歷了很多父親肅親王流亡找不到復辟的希望,金默玉在四歲的時候,父親就因病去世了,母親不久后也去世了,四歲那年她失去父母親姐姐遠在日本也照顧不了她。

之后金默玉便和同父異母的姐姐們生活在一起,到了讀書的年紀,她就被送進日本人開辦的學校,到了升學的年紀,金默玉就被送去了日本繼續學習,直到1937年她才回到國內。金默玉回憶肅親王去世之后,她說父母病逝后,原本的大家族很快便散了。

曾經生活優越的王妃們不愿待在旅順那個小地方,以前待在那里是因為父親還在世,她們不敢違抗命令。但那時吃的用的也都是從北京運到旅順的,得知父親去世的消息后他的幾個福晉第二天就回北京,金默玉沒有和幾個福晉一起生活,而是跟她同父異母的哥哥搬去大連生活,對于這樣的情況金默玉也不在乎了,在日本留學的那幾年,她什麼都見過小格格已經成長了,成年后的金默玉有了自己的理想,她想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想做一名歌唱演員或者是一位女記者,想要體現自己的價值,但她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份為她接下來的人生帶來了不少麻煩。

早期還沒有那麼嚴重,后期尤為明顯,金默玉把想法告訴了哥哥,卻得到了反對,金默玉不甘心,她在19歲生日的時候做出了反抗,跑去剪了一個和男人一樣長短的髮型,采取照相館照了一張照片,讓老板放在照相館的櫥窗里面,就是想讓哥哥看見。被一向疼愛她的哥哥看見后都氣炸了,回家對金默玉一頓說教一個格格的照片怎麼能放在櫥窗里隨便讓人看呢?她大哥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因為平常要求她們不準到處走動,更別說拍照片了,就算出個門都要遮得嚴嚴實實。

聽到哥哥的訓斥,金默玉卻不以為然,哥哥不讓她出去工作,她就偷偷找了一份工作,是在鐘表店做顧問,是一個時髦又體面的工作。因為有在日本學習的經歷,金默玉能應對各種客戶工作還輕松自由,這讓她非常滿足。

從小錦衣玉食的金默玉那點工資夠她花銷嗎?

上班那點工資當然是不夠她花的,哥哥每個月還要給她生活費,就算這樣還是不夠她的花銷,從小到大一切都是別人安排好,金默玉對金錢根本沒什麼概念,以前她要買要用什麼東西直接到店里去拿就好,年底自有人來付錢,可是這樣的日子很快就沒有了。到1945年,新中國取得抗日戰爭勝利,日本無條件投降,肅親王曾經的王府被征用了,金默玉的哥哥之前跟著國民黨干,1948年國民黨倒台了,哥哥急急忙忙將妻子送去了日本,自己逃到了香港,留下一大家子人。

哥哥臨走時, 讓金默玉照顧家里說自己過了風頭就回來,丟下一家九口便走了只給她們留下一百塊錢,為了能活下去,金默玉將家中能賣的全賣了,可是王府早就衰落了,家中值錢的東西全都被國外的哥哥敗光了。

金默玉曾經是被保護的那一個,如今要保護別人了,生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金默玉終于體會到了人間疾苦,這樣的日子壓的她喘不過氣來,但她沒有放棄,想要憑自己的雙手好好生活下去,為了養活一大家子,她去幫人清理垃圾,甚至還去刷過廁所。 可因為她的身份總是被人特殊對待,也吃了不少苦,她堅持到1952年,逃到香港的哥哥終于有了音訊,原來他去到了日本,這次給金墨寄回一大筆生活費,過了幾年苦日子的她不再大手大腳的花錢,想要用這筆錢創造財富。

于是,她開起了西餐廳,但生意并不好,這樣下去不行,后來她又轉變思路開起了川菜館,一時間生意火爆,金默玉掙到不少錢,生意做起來后,她便抽出時間重新學習,靠自己的努力考入了編輯社。

因為在日本留過學,她在編輯社日文組工作,在這里結識了她的第一任丈夫,兩人在一起后簡單的辦了一個婚禮,這一年金默玉已經36歲了,原以為今后都是好日子了,可是她的身份打破了平淡的生活,因為他格格和川島芳子妹妹的身份,結婚一年后她突然被帶走了,這一關就是15年,為了不連累丈夫,金墨玉跟第一任丈夫離了婚。

1973年她刑滿釋放,恢復自由的金默玉離開北京去了天津到一家農場工作了起來。過起了飼養雞鴨的日子,在這里她認識了第二任丈夫,兩人很快結了婚,一段時間后,金默玉還是想回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崗位上,于是她實名給[鄧.小.平]寫了一封信,希望能得到一份文職工。不久后,她就得到了去北京文史館工作的通知,做了文史館的館員,年紀大了她也堅持鍛煉,身體一直非常好。退休后很少出門,喜歡在家里看看書,晚年的金默玉日子過得很平淡,她活到97歲才去世,沒有留下任何遺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