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人才是野心家,與賈寶玉偷試前做出四個舉動,成就了好事

哒哒哒 2022/09/14 檢舉 我要評論

花襲人與賈寶玉初試云雨情,是自愿還是被迫?從原文的字里行間能看出,襲人不但是自愿,還占據著主動權。

賈寶玉夢游太虛幻境醒來,襲人伺候他穿衣服,結果發現了異常。

賈家像襲人這樣的大丫頭,教習姆姆們會教導她們注意觀察主子們的身體情況。襲人年紀與薛寶釵同歲,已經通了人事。賈寶玉的情況,她很容易就知道,可見早有認知。

襲人詳細詢問賈寶玉情況,是負責任的表現。不但要問清楚,還要及時去匯報。

賈寶玉見問,也就不得不實話實說。

(第六回)說著便把夢中之事細說與襲人聽了,然后說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得襲人掩面伏身而笑。寶玉亦素喜襲人柔媚嬌俏,遂強襲人同領警幻所訓云雨之事。襲人素知賈母已將自己與了寶玉的,今便如此,亦不為越禮,遂和寶玉偷試一番,幸得無人撞見。自此寶玉視襲人更比別個不同,襲人待寶玉更為盡心。

「遂強襲人同領警幻所訓云雨之事」 ,一個「強」字似乎表明賈寶玉強迫襲人與他「偷試」。襲人并非自愿。

但從襲人當時的表現并不是被迫。「強」更像是因為害羞而作出的欲拒還迎的互相拉扯。

賈寶玉在太虛幻境經過,細節處完全不必要講明。襲人也并不用聽得那麼仔細。本可以隨時中斷不讓繼續講說。

如果換成晴雯,估計早都不聽賈寶玉的「葷話」,甩身跑了出去。

可襲人不但不跑,還從頭到尾聽了全過程。就給了賈寶玉后面「強拉」她的機會。

當時社會男女授受不親,丫頭和主人雖不能用「男女」界定。起碼的羞恥是共情的。襲人也不好隨便與賈寶玉分享警幻仙子傳授的「成人」故事。

可她當時聽后的表現,出賣了她的內心。 「羞得襲人掩面伏身而笑」 ,非常值得玩味。

① 羞

羞是正常的。別說那個時代的女孩子,不可能與男人講述這些少兒不宜。就是如今也不好大大方方討論。

有一次賈璉與王熙鳳說 「怎麼昨晚要換個樣兒,你就扭手扭腳的」 ,王熙鳳聽了后還啐了他一口,低頭不語。

人家年輕夫妻尚且如此,又何況是襲人。

② 掩面

女兒害羞常掩面,雙手覆于面上,身軀扭動又嬌又俏。

襲人的「掩面」似乎只是小女兒的常態,沒什麼問題。

可問題在于場合不合適。

賈寶玉才剛經歷了一場「春夢」,醒來后并非「了無痕」。與襲人講述的過程,難免生出旖旎之情,是人的生理本能。

襲人卻把臉蓋住表現害羞模樣,不是趕緊躲避,換了誰都難以自持。

有一次賈璉與平兒單獨在房中,也是見平兒可愛便抱著求歡。平兒擔心王熙鳳而掙脫跑開,害得賈璉「直不起腰」。都是「人之常情」。

賈寶玉見到襲人如此,再不為所動,那他可真是個石頭了。

③ 伏身

如果說「掩面」還是下意識的動作,但「伏身」就是非常不妥地引誘了。

「掩面」代表不看。

「伏身」是彎下腰將后背暴露出來。

后背從防御心理學來講是「空門」,代表不防備。

襲人「掩面伏身」等于完全將防御打開,對賈寶玉不設防。

而女孩子彎腰伏身,動作本身就帶有誘惑。

另外,「伏身」有很多種,伏于自己雙腿;伏于床榻之上;伏在他人身上……

當時襲人究竟如何「伏身」,并沒有詳細描寫。但從賈寶玉隨后的表現是「強拉著她」,就知道二人是近距離接觸。

④ 笑

襲人害羞才「掩面而笑」。但笑本身就不是拒絕而是歡迎。

襲人聽了賈寶玉的故事,一不跑,二卸下防御,三笑著歡迎……都在暗示賈寶玉可以進一步行動。

所以,「偷試云雨情」在襲人欲迎還拒的拉扯之中就實現了。

從此襲人成了賈寶玉身邊第一人,與別個不同。成功鎖定準「侍妾」的名額和地位。

襲人這一手「拔得頭籌」可謂手段「老辣」,豁得出去的心性和決斷也不像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

她被賈母評為「鋸了嘴的葫蘆」,說她心中有數,由此可見一斑。

襲人本是好人家的女兒,不像鴛鴦她們幾輩子的家生子,早都接受命運和得過且過。

襲人不想一輩子當奴才,只有不斷努力,成為賈寶玉的侍妾姨娘是翻身做主的最好機會。

正因為襲人早都立下遠大志向要為自己人生拼一次,只等合適的機會。

如今機會就在眼前,她不可能放棄。

于是讀書人就看到了夢游太虛幻境后,「初試云雨情」的這段精妙描寫。

曹雪芹的文字作用,可謂妙絕。

以上觀點根據《紅樓夢》80回前故事線索整理、推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