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舊影,拿蒲扇的太監大腹便便,日式料理店的老板娘嬌美秀氣

哒哒哒 2022/11/14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末舊影,拿蒲扇的太監大腹便便,日式料理店的老板娘嬌美秀氣

大清是中國封建社會的最后一個王朝,不管是盛世還是亂世,都只是一堆塵埃。留下的只是一些歷史資料,以及一些發黃的黑白相片:「人生不能息,欲言獨行,不能言棄。」雖然不完整,但總比清宮戲要好得多。

滿族的臣子們向英國贈送了一件精美的禮物,上面寫著「祝效華封」。這可不是八國聯軍時期的場景,而是1902年八月英國愛德華七世的加冕儀式,威海衛的官員們千里送來了一面錦旗,以示慶賀。

19世紀末期,中國被西方勢力瘋狂地瓜分,英國乘勢占領了威海衛,并在那里建立了一個新的橋頭堡。威海的官員借機討好洋人,三拜九拜,令人如坐針氈。

那時候的乞丐,衣衫襤褸,臉上帶著一絲風塵。在這場大亂之中,許多平民都是為了生存而奔波,背井離鄉。有的靠行乞謀生,有的做了專業的叫化子,結成了幫會,就算是朝廷,也要畏懼三分。

清朝末年一個繁華的市場,各種生活用品應有盡有。可以看見市場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個老頭手里拿著一只搖頭晃腦的小孫子逛集市。他們大多面黃肌瘦,皮膚黝黑,一副飽經風霜的模樣,正是那個時代的寫照。

理發師拿著刀子的腦袋,帶著他的工具。俗話說,理發人,一頭熱,扁擔的一邊就是一個火爐,把滾燙的開水倒入臉盆里洗臉。而在對面,則是提著一條長板凳,在街上閑逛,為客人們剪頭髮。滿族人梳著大辮子,一天到晚不洗澡。

三個被關得很緊的囚犯,都被鐐銬鎖住了。這就像保定監獄的場景,沒有鞋子可以穿。如果被抓到這里,就算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幾個富二代都在抽煙,其中兩個人手里拿著一根煙,嘴里叼著一根煙。有的在抽煙,有的在給他倒茶。在他身后的墻壁上,有一張很有風格的油畫。

病床上,躺著一個富家千金,面容清秀,溫柔可人。她在鏡頭前,一點都不矜持,很自然。

穿旗裝的滿族貴婦與隨丈夫渡海而來中國的滿族婦女的合照。不過,他們穿上旗袍,卻顯得有些古板,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一點都不好看。

那位代筆書信的老者,帶著一副墨鏡,看起來頗有書卷氣。在那個時代,能看懂文字的人并不多。家遠路遠,寫信也成了一種生活方式。沒有了天災人禍的消息,更能讓人感受到「一封信就能值千金」的份量。

八國聯軍入侵中國時,英國人在永定門上鑿了一道巨大的豁口,并在那里鋪設了一條直通紫禁城的軌道。前門站有士兵把守,還在門口設置了一道鐵柵欄。這是一輛開往崇文門的列車,車流擁擠,一段恥辱的歷史。

紫禁城中到處游蕩的宦官,手里拿著一把蒲扇,挺著個大肚子。城墻下的青草已經有一人多高了。慈禧、光緒帝逃走后,北京被洋人占據,紫禁城的太監也因沒有人看管而變得無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閑,在這座荒涼的皇城中游蕩。

1902年,山東威海,一家餐館門前,一位穿著清代服裝的女人,站在一棵松樹下。這家日本餐館雇用本地人來經營。甲午戰爭之后,日本人在威海衛一帶迅速增加,酒店也多了起來。

老板娘穿著一身寬松的衣服,遮住了她那纖細的雙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