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面臨人生三條路卻選擇了最差的一條,盛宣懷每月牛奶消費驚人

哒哒哒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溥儀頭戴瓜皮帽,身穿白色長袍,外套元青色馬褂,腳穿平底布鞋,戴副眼鏡,已消瘦得脫了相,不似在宮中那樣吃完了玩,玩完了睡,睡完了再吃。此時,被趕出皇宮的溥儀面臨著人生的選擇。

(1)如父親載灃一般,緊閉家門,從此不問世事,與兄弟姐妹一起,安安穩穩地生活,承認自己的輝煌已成過去。

(2)通過自己的威信,召集遺老遺少,擴大自己的影響力,于走馬觀花的混亂政府中,找到自己生存的機會。

(3)接受日本人的幫助與控制,甘做傀儡,遠涉東北,建立偽滿,登基為帝,恢復祖業,再續清朝命脈。這是出宮后的溥儀與日本人在一起。雖然,他也曾猶豫不決,但在日本人的慫恿下,他還是選擇了第三條路。父親載灃也曾勸他不要執迷不悟,一切已成為過往,但溥儀并沒有聽從父親的勸告。

這是清朝首富盛宣懷的一張名片與盛公館所訂牛奶的開支詳情。清朝中后期,自紅頂商人胡雪巖倒下后,盛宣懷則成為一位官商界的代表人物。

(1)盛宣懷的名片上明確寫著他的差務、榮譽頭銜、官職。差務是朝廷欽派的商務大臣,榮譽頭銜為太子少保,而官職是工部左侍郎。這樣的職位在當時官場上足可被稱為「大人」。

(2)盛宣懷最突出的成就是在多領域開創了引領時代的壯舉,在教育領域創辦南洋公學與北洋大學堂;醫療領域創辦中國紅十字會,工業領域涉及輪船、鐵路、紡織等;經濟領域創辦交通銀行。

(3)盛宣懷的財富積累當時無人可及,又通過與豪門聯姻,成為上海最大的豪門顯貴。他很早在生活上與西方接軌,并形成定期向當時的洋貨行購買餅干、汽水與牛奶的習慣。盛宣懷基本上每天都要喝牛奶,每月僅牛奶一項開支就超過洋圓4元。這相當于當時上海普通工人一個月的薪水,也相當于當時農村人一年的生活開銷。1916年盛宣懷在上海病逝。他的葬禮規模之大遠勝于當時的達官顯貴,整個喪葬隊伍足足有五千多人,動用馬車一千多輛,耗資30萬兩白銀。上海人驚嘆,這樣的葬禮雖非國葬卻勝似國葬。

這位皮膚黝黑,身穿棉襖、棉褲、棉鞋的男子是一位民間手藝人。他可以駕輕就熟地將破碎地瓷盤、瓷碗、瓷缸、花瓶之類的物件重新修復起來。

(1)這位男子被稱為「鋦瓷匠」,可用手中的金剛鉆將破碎的瓷片在恰當的位置打上孔眼,然后再用像訂書釘一樣的金屬「鋦子」將瓷碎片連接起來。這樣破碎的瓷器就會變得完整,能像以前一樣使用。

(2)過去窮人家不小心將瓷器打碎是不舍得花錢再買一個新的。他們考慮到將碎的瓷器鋦起來要比買一個新的更省錢。于是,他們花錢讓鋦瓷匠將瓷器重新修復。這樣看起來雖然不完美,但并不影響使用。

(3)過去達官顯貴之家珍藏著一些價格昂貴或極具價值意義的瓷器。他們不小心將這樣的瓷器打碎后,也會花錢讓鋦瓷匠將瓷器重新修復。因為,這樣的瓷器是無法替代的。比如,宮中御賜的皇家瓷器。當年,慈禧五十大壽時,曾賞賜二弟桂祥一個五彩龍鳳碗。于是,桂祥將其視作寶貝一樣供起來。后來,這個碗傳到桂祥的兒子德錫手里。在一個大年三十的晚上,德錫的大福晉不小心將這個碗碰落在地打碎了。

德錫大怒之下要將大福晉休了。最終,在大福晉的娘家人勸說下,德馨才答應不休,但要求大福晉必須將自己最喜歡的一副純金手鐲中的一只拿出來。就這樣,德錫請了當時京師有名的鋦瓷匠,將大福晉的金手鐲打成三十多個金鋦,重新將這個碗修復完整。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