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璉偷當賈母的東西,邢夫人如何知道?王熙鳳都猜不到才細思極恐

哒哒哒 2022/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說到王柱兒家的欺負迎春老實,不但不贖回她婆婆偷走的金鳳,還威脅迎春要去求情。正趕上探春眾人過來,被探春叫了平兒一頓質問,王柱兒媳婦才害了怕,求平兒千萬別和王熙鳳說,自去贖了回來脫罪。

平兒這邊回來見王熙鳳,說起探春找她也不提金鳳的事,只說賈探春問她好。

王熙鳳不由感慨起來,順便說了小廚房柳家的被人誣告和妹子二人放賭的事。最后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也懶得管了。

王熙鳳這般消沉,頗有英雄末路的意味。也表明她對榮國府和自己人生的掌控全面失敗。

王熙鳳開始認命,也是賈家末日的體現。她這樣的轉變,是之前一系列打擊造成。

先是流產不能生子,再是身體有病纏綿不好,最終賈璉在外偷娶尤二姐,王熙鳳盡管不戰而勝,卻也心力交瘁……

內憂外患的處境之下,由不得王熙鳳不「疲憊」,她的人生末路已經不遠,就像賈家的末日即將臨近一般。不提。

這邊主仆二人正說話,賈璉突然進來拍手嘆氣說「好好的又生事」,他前兒和鴛鴦借當賈母東西的事,竟然被邢夫人知道,還把他叫過去要二百兩銀子過中秋。

賈璉原本就想典當一千兩銀子辦事應急,結果讓王熙鳳說句話被訛去二百兩銀子,如今邢夫人再要二百兩銀子,前后就去了四百兩銀子,只剩下六百兩可能還不夠周轉的,過節還是沒錢。

賈璉借當這件事,體現出賈家嚴重的中飽私囊問題。王熙鳳也好,邢夫人也好,都是不缺錢的人。卻都不以家里大局為重,一味地中飽私囊,只知道自己撈取本錢,不顧賈家的大局。

主子尚且如此,何況奴才們又如何?

賈家原本就入不敷出捉肩見肘,卻還人人自私自利,如何好的了。

邢夫人剛才還在迎春那里抱怨賈璉和王熙鳳赫赫揚揚好不威風,回去就叫了賈璉過去,不問青紅皂白拿著賈璉偷當賈母東西的事「勒索」二百兩銀子。真可謂是見者有份了。

不過這段故事中有幾點需要注意的。

誰向邢夫人泄露的秘密?賈璉偷當很是隱秘,涉及鴛鴦更是要注意,對此王熙鳳和平兒也猜度著。

平兒認為是當天傻大姐的娘過來送東西,在門房坐了一會兒,正看見東西放在那里問小丫頭說出來也不一定。

但隨后叫小丫頭進來問,一個個賭咒發誓絕沒有說,王熙鳳也認為應該不是她們。

其實這里就有了呼之欲出的答案。傻大姐的娘也是賈母房中的。既然王夫人在趙姨娘、賈寶玉和林黛玉房中都有眼線,在賈母房中一定也有。邢夫人又豈能沒有?

尤其賈母不太喜歡邢夫人,她更要注意和防備。消息的泄露不一定出自王熙鳳這邊,賈母那邊的機率更大。

鴛鴦答應賈璉偷當,肯定不會自己私下做主,真偷賈母的東西。

鴛鴦能答應賈璉,也是心里有數賈母會同意,必然會告訴賈母知道。平兒對此也說:

鴛鴦是聰明人。她不告訴賈母的話,就是伙同他人偷盜,事情發了賈璉王熙鳳沒事,她卻完蛋了。

賈璉急需要用錢并不是他自己的事,而是給官中辦事,賈母也沒道理真的不管。

既然自己手里有,就暫時讓孫子拿過去給家里應急,也是應該的。

鴛鴦只是傳個話,并不需要承擔責任。這也是聰明人應該干的事和處事的原則。

反觀晴雯聰明反被聰明誤,她為了替賈寶玉解憂,非要賈寶玉裝病逃學,欺騙父母不說更破壞了君子處世之道。

王夫人知道后如何能夠饒了她。就算賈母知道也不饒恕。

賈母的難處,也在此處體現出來。她嫁入榮國府時,雖然只是重孫子媳婦,卻也是賈家最鼎盛的時期。那時候賈家出入非富即貴,家里更是財源滾滾。

如今不過幾十年,才到了她兒子當家時,家里就已經「一敗涂地」若此,需要典當她的東西來接濟。

實在不知道賈母當時聽聞鴛鴦說賈璉借當要應急時,是如何的思想。但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賈母知道這樣下去終非長久之策,憂心如焚談不上,難過卻是必然。

以賈母的聰慧不難知道賈家此時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但她除了拿出來東西幫助應急之外,根本毫無辦法。

與賈母的慷慨大度以大局為重相比,邢夫人和王熙鳳之自私自利,就讓人齒冷,甚至是鄙視了。

賈家本就是她們的家,卻故鄉算計勒索不止,豈有不敗的道理!

而且,邢夫人這次為什麼湊巧也是要二百兩銀子,與王熙鳳的數量一樣多?

一來是作者反諷王熙鳳與邢夫人一樣的貪婪。

二來也暗示王熙鳳身邊不排除也有邢夫人的眼線。

一家子親骨肉,不靠感情維系,卻各自安插眼線互相監視和敵對。這個家已經是完了。

平兒說可能是「傻大姐的娘」來了看見,也不是廢筆,為什麼一定是傻大姐的娘?這也是傻大姐第二次「出場」。第一次就是撿到繡春囊被邢夫人發現。

一次是丑事,一次是貪婪。通過傻大姐的傻」,照見邢夫人的「愚」,更折射出王熙鳳的「蠢」。

邢夫人和王熙鳳都是算計到了極致的人,心里只有利益沒有感情。她們自以為得利得計,殊不知都是「傻子」。

作者通過傻大姐告訴讀書人,利欲熏心的人才是真的傻。正所謂 「身后有余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 ,這些人「智不通」,就是「傻」!

王熙鳳此時沒辦法,邢夫人要錢,是管兒子和兒媳婦要,怎麼都要給婆婆送去。只得吩咐平兒再拿出一個金項圈出去押二百兩銀子給邢夫人。

可笑她之前剛扣下賈璉的二百兩銀子,如今就要拱手送出。預示王熙鳳辛辛苦苦賺的錢,最終都留不下,終究便宜了他人。

而金項圈是套住自己之物,也是作者故意影射王熙鳳在「作繭自縛」。

要知道她剛拿了二百兩銀子,根本就沒花。卻不把那筆錢拿出來給邢夫人。反而在賈璉跟前做戲,又把嫁妝拿出來典當了。自然日后家里有錢了,還要從夫妻的錢里拿出去贖回。

鳳姐自己賺的錢,都是她自己的,一分也不許動……

王熙鳳直到此時還和丈夫耍心眼,真是大可不必了。奈何人的貪欲讓她積重難返,與賈璉的離心離德也注定會使得她很快將迎來人生的致命打擊。

賈璉偷當這件事至此告一段路,鴛鴦鼎力相助。賈母深明大義,邢夫人貪婪慳吝,王熙鳳錙銖必較,至于不寫的王夫人則毫無作為……如此的賈家人心詭譎,還要怎麼好得了。

總算打發了邢夫人,王熙鳳和平兒正在盤算是誰走露了風聲,外頭突然報「太太來了」。究竟又有什麼事故發生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