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奇事:船工不慎遭蛇咬,卻由此牽扯出一個大秘密

哒哒哒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江北人陳阿桂,在上海以搖櫓為生。光緒二十八年十一月中旬,他孤身前往法華鎮。

行至半途,偶見路邊草叢中臥著一條黃黑相間的小蛇,大拇指那麼粗,不到二尺長。

此時天氣已涼,照理說蛇類已經慵懶了,少見出洞覓食。陳阿桂嘲笑那條小蛇是蠢蛇,既然是蠢蛇就該挨打。

清末船工

有行路人勸他少惹事端,看那小蛇模樣,八成有毒,被咬到可就麻煩大了。他不聽勸,全然不將小小「蠢蛇」放在眼中,從腰間拽出旱煙桿,抽了一大口,將濃煙噴向小蛇。都說蛇怕煙氣,更懼煙油,而這條小蛇竟絲毫沒有退卻的樣子,反倒豎起頭來,搖搖擺擺,似是中意從陳阿桂口鼻中噴吐出的煙霧。

陳阿桂向看熱鬧的人說:「這條蛇這般不同其類,還不是蠢蛇麼?我要打它的腦殼,打醒了它!」說著,用旱煙桿敲擊蛇頭。

一擊命中,小蛇受驚,忽地竄起,在陳阿桂的腳踝上咬了一口。旋即游入草坑,不見了蹤影。

清末人物

陳阿桂大喊著,倒下地來,求路人快些救救他。他說他那條被咬傷的腿酥麻酸痛,分明中了蛇毒。路人之中多有好心人,趕緊將他抬到最近的一家醫館。但那醫師不善醫治蛇毒,讓人速速將陳阿桂送到上海,說不定還有的救。

好心人遂將陳阿桂抬回上海,好幾個醫師看過后,都說沒有把握,因此不肯醫治。如此一來,陳阿桂豈不是死定了。有人提議,既然都已經這樣了,不如死馬當活馬醫,市井之中有個善于捕蛇的叫花子,外號「小手阿侽」,他有根除蛇毒的秘方,把他找來,也許阿桂的這條小命還能包得住。

功夫不負有心人,很快,便有人找到了阿侽,求他務必幫忙救一救阿桂,報酬方面一切好說。

清末人物

阿侽倒是個很隨和的人,見到阿桂后,仔細看了一會說:「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招惹那條毒物,你可曉得那是一條黃蟒。」

小蛇也能稱「蟒」,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但阿侽信誓旦旦地說,那條小蛇就是黃蟒。還說,這種蛇性情溫和,從來不會主動攻擊人,除非有人激怒了它,它才會以牙還牙。

阿桂的老媽求阿侽快些想辦法救救阿桂。阿侽很是無奈地搖一搖:「我雖然能治蛇毒,但也并非什麼樣的蛇毒都治得了。黃蟒的毒性實在厲害,我也是無能為力的。」說話間,隨口向半昏半迷的阿桂問了一句:「你不好好地搖櫓,上法華鎮干勞什子?」

清末人物

正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陳阿桂在彌留之際,懊悔道:「我聽坐船的人說,那邊有個新死了丈夫的小寡婦,沒有兒子,卻有很多家產。我聽了后,動了劫財劫色的心思,所以我就……想不到……」話還沒說完,陳阿桂便一命嗚呼了。

在場之人,聽他這麼一說,無不又恨又嘆。恨這小子貪心,嘆這小子命短。有人甚至認為,這是阿桂應得的報應。蛇雖毒,卻毒不過人心。倘阿桂不起歹心,又怎會無端喪命。這乃是時也、運也、命也,活該他有此一劫。

清末女子

文章參考自清末報刊《游戲報》中一段舊事,孰真孰假,無從稽考。且不論是否真有此事,倒大有教化意義。意圖不軌者,看罷此文,定會心頭一凜,不敢肆無忌憚。這便是:說書唱戲勸人方,三條大路走中央。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