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算計邢夫人,達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王熙鳳看破不說破

哒哒哒 2022/08/26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講到晴雯被王善保家的當眾告到,王夫人故作不識晴雯,話里話外卻又透露出對晴雯的事一清二楚。

她明知道王善保家的進讒言是公報私仇,卻還是將晴雯叫過來一頓訓斥,并直言要回復賈母攆走她。徹底判了晴雯「死刑」。

王夫人的故意作為,分明早對晴雯起了「歹意」。正好王善保家的毀謗攻擊給她提供了機會。

晴雯被人告到,王夫人只是按照規矩辦事。盡管晴雯努力與賈寶玉劃清界限,并拉出賈母為依靠,仍舊不能打消王夫人處理她的決心。還是被注定要攆走的命運。

王夫人的態度表明晴雯被攆,王善保家的只是遞給她的一把刀子。沒有小人讒言,她也會尋找機會下手。只是遲早的事。

王夫人等晴雯走后說的這番話,分明還在掩飾。借說不認識晴雯,硬把生米煮成熟飯。

她說「明日倒得查查」,意思是還有。就說明她心里有數,要收拾誰早有分定,不過是借機而已。

王夫人的一番運作,表明她對怡紅院和大觀園關注已久。只是苦于沒機會收拾。如今繡春囊出現固然讓她很被動,但善加利用反而能夠解決怡紅院的事,也是「意外之喜」。

王熙鳳對王夫人如此做法并不認同。晴雯什麼樣她大概有個認定。當然她并不可能為了晴雯得罪王夫人。就像當初也并沒有為鴛鴦講話一樣。

但是晴雯背后有賈母,王夫人如此不給賈母面子,與她的利益肯定有損害。

王夫人與賈母矛盾加深,勢必讓她夾在中間更難做人。

如今賈家經濟困難,已經造成她和賈璉管家困難。如果賈母王夫人婆媳再有嚴重分歧,他們夫妻也只能回避,避免夾在中間左右不是人。

王熙鳳應該會勸王夫人盡量緩和處理晴雯的事。不至于做得那麼絕。當然晴雯是肯定不可能好了。

可惜,王熙鳳不敢說話在于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眼線,有她經常在邢夫人跟前「下舌」,也沒必要因此得罪人。

所以,王熙鳳盡管對王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決定不滿意,也只得乖乖閉嘴。這里體現出兩點:

一,王熙鳳確實到了人生的衰落期,已經越來越力不從心。更失去了進取的銳氣。

二,王熙鳳也沒有賈探春敢于仗義執言的勇氣,她的立場是先自保再其他,很多時候立場曖昧,并不能體現出真實的想法。

要不說小人心思歹毒。王善保家的這招「關門打狗」極為狠毒。

首先,她建議抄檢大觀園,就可以拿著雞毛當令箭,誰不服氣就「打擊」誰。反正大觀園的丫頭們,在她心中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既然這次難得機會,當然要徹底地利用一番。無論是誰,只要落到她手中不好過,她就滿意了。

歷來的壞人最可恨的就是王善保家的這種,典型的「無差別」作惡。他們心中沒有是非只有好惡。只要她們不喜歡就要想辦法毀滅,破壞力最大。

其次,王夫人吩咐人在自己家里四處抄檢,勢必擾亂家中秩序。

賈家這種大家族自有規矩和禮儀。一切都應該在規矩、禮儀之內進行。

雖然末世如同「禮崩樂壞」的不好時代。但運行機制還是正常的。

如今王善保家的提議抄檢大觀園。相當于在死水之中投入一顆炸彈。不但人人自危,更增加了主子與奴才之間的裂痕和不信任。

賈府本就岌岌可危,更需要群策群力的時候。抄檢大觀園相當于「自盡」。

主子與奴才之間連起碼的信任都沒有,又談何共同面對危機。日后大難來時,難免各自飛了。

最后,王善保家的這個提議是一石二鳥。既報復了大觀園的丫頭們。也攪亂了榮國府的秩序。

無論大觀園還是榮國府都是王夫人家里,由她負責。

王善保家的煽風點火就好像在別人的地盤上開啟戰火,民不聊生與她無關。

邢夫人與王夫人本就不和睦。如今王善保家的想辦法給邢夫人「報仇」,回去之后自然有好處。

王善保家的雖是小人,但常年伺候邢夫人,思維也不是一般老婦人可比。只可惜不能用之于正。

只是對于權謀的利用,她固然也很老道。但別忘了一山還有一山高。王夫人可是王家培養的女兒,做了一輩子的榮國府女主人。眼界和思維又豈能是她一個奴才可比!

抄檢大觀園明顯是不利的事,王夫人不可能想不明白其中的問題和關竅。她卻像賈母對待尤二姐的事一樣,突然「昏聵」,別人說啥就是啥。顯然是故意為之。

王夫人當然明白抄檢大觀園的壞處。但好處對她來說更多。

一,抄檢大觀園能夠最快地解決「繡春囊」,到底是誰弄進大觀園的。

王夫人急需解決這個「定時炸彈」。否則一旦傳到賈母、賈政甚至傳出賈家,可就不得了了。

不解決繡春囊的事,王夫人根本睡不好覺。盡管抄檢大觀園壞處多多,但也能快刀斬亂麻,「休克」中徹底解決問題。

二,抄檢大觀園是王善保家的提出,代表了邢夫人。

王夫人安排由王善保家的出頭帶隊,大觀園中被搜查的人,就會認定是邢夫人長房作怪。要恨也恨邢夫人。她可以禍水東引。

三,抄檢大觀園鬧起來,一定會發現一些問題。到時候拿著這些問題借題發揮。王夫人有更多的理由去整頓怡紅院。

盡管抄檢大觀園對賈家來說是個「禍事」,于王夫人的利益卻有益無損。她大可以坐享其成,各個擊破。也算反將了邢夫人拿繡春囊逼迫她的事。

所以,王夫人當即拍板定下夜里抄檢大觀園,就由鳳姐和王善保家的帶隊。反正她們都是長房的人。

之前一直說王家女兒自私自利,從來不將婆家放在心上。王熙鳳和王夫人全都冠娘家姓氏,不像賈母、薛姨媽是婆家姓氏,代表她們沒有真正融入婆家的現實。

王夫人和王熙鳳拼命維護自己的利益,絲毫不理會賈家得失。才會有如此倒行逆施的作為。

林黛玉當日提的「母蝗蟲」,實際就是指出王家利用女兒「禍害」親家的事實,從薛家和賈家的敗亡來看,與王家背后算計息息相關。不提。

那麼,抄檢大觀園要如何進行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