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清朝時期的老照片,有人過得富足,有人過得生不如死

這張照片拍攝于1905年,這是江蘇地區一個富商的家人,坐在正中間的是富商的正房妻子,從她的神情可以看出其充滿了自信與富貴的氣質。

在她的左邊是富商的二房小妾,在封建社會擁有小妾是合法的,而且這也是主人社會地位的象征。

在女主人的右手邊兩位年輕的女子是富商的女兒,兩個小女孩是正妻所生還是小妾所生已經不得而知了。

但是這四位女子的面容都非常的美麗大方,最左邊的女子與最右邊的女子臉型長得有些許神似,無論她們之間的關系究竟是怎麼樣的,可以肯定的是男主人一定生活的非常的幸福。

這張照片拍攝于1908年,三位獵人正拿著日本式的火繩槍在長白山上準備狩獵。

他們身上的裝扮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們是清朝時吉林地區的朝鮮族人。

在農業時代因為不像現在有大量的工業,那時候的人們能從事的行業也不多,大量的普通百姓只能通過狩獵的方式來維持生活。

但是那時候在山林中存在著大量的野生動物,如果換成現在讓我們去做獵人,可能臉上還沒有他們這樣般笑容了,因為現在野生動物越來越少了。

照片中的三位女子是清末民初的青樓女子,照片拍攝地就不介紹了,站著的女子還是一雙三寸金蓮,可能是由于家道中落,才被迫到青樓維持生計的。

在清朝末年大量的百姓還處于吃不飽飯的狀態,這幾位女子能夠有個安身立命的地方,還能穿上這麼華麗的衣服,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事情了。

如果單單從她們身上的打扮去分辨的話,不知道有沒有網友能看出來她們是生活在哪里?

這張照片值得收藏,雖然她們背后是破舊的土墻,但是她們拍照的表情卻是囂張至極。

穿白衣服的女子不僅是非常的自信,她可能認為自己已經美到天際了,所以拍照時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站在她身后的女子也是即囂張又滑稽,她可能覺得拿個煙袋拍照很酷,還有那兩個小孩子的表情也是囂張的很。

抱小孩的女子雖然看起來沒有其他幾人囂張,但是她可能是幾人中最狠的一個,沒有一點閱歷的人是看不出來的。這張照片是1910年在廣西地區拍攝的。

這張照片讓人心情非常的復雜,因為照片中的這個女子即將第一次接客了,她看起來其實還并沒有多大。

這張照片拍攝于1908年的北京街頭,這個小女孩看起來還沒有多大,如果原照片沒有注釋的話,一眼看上去還以為這是兩父女正走在街頭。

其實那位女子是一位青樓女子,而抱著她的男子也是是在青樓打雜的龜奴,龜奴除了在青樓打雜外,還負責將店里的姑娘送到客人指定的地點。

任何職業都是時代的產物,不論高低貴賤都應值得尊重,更何況在清朝時期,青樓女子賣藝也是合法的。

這個老太太有點囂張啊,她可能不知道有人在給她拍照,她這一身行頭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人。

這張照片拍攝于1913年的北京街頭,此時清朝已經滅亡了,但是她們的小腳還留存著封建時期的記憶。

從她身上的打扮來判斷,她家里面應該是一戶旗人家庭,站在她旁邊的仆人手里面都是拿的一個金壺,可見這個老太太家還不是普通的旗人。

這張照片拍攝于1906年的北京街頭,這可是在當時的天子腳下,這些人竟然連褲子都沒得穿。

北京作為清朝的首都,按理來說應該是一個非常繁榮富饒的地方,可是當時生活在北京的普通百姓過的是非常的清貧。

除了時代的原因以外,照片中的這個家庭自身的原因也有一部分,這個男子在無法給予他子女富足的生活的前提下,竟然生育了七個孩子。

如果換個角度去看待這個家庭的話,是不是那個時代生活的壓力并不大?

不然這個男主人是哪里來的勇氣生育這麼多子女?

照片中的這位英雄即將被帶去刑場,在路上他高喊著口號:各位同胞一定要發奮圖強,今日我雖離去,來世我還將擊殺賊!

這位英雄是同盟會的一員,他的名字叫溫生才,他在參加同盟會后,積極參加愛國救國的運動。

後來在一次行動中他成功地刺殺了時任廣州將軍孚琦,他在完成刺殺任務后,不幸遭到了清兵的抓捕。

清兵在1911年4月將他殺害了,就在他遇害后不久,清朝就走向了滅亡,可惜的是他沒有看到革命成果功的那天。

拍攝于1905年的一張清朝老照片,看后面的石獅子和城樓,這里應該是在北京街頭的一幕。

這名男子不知道是得罪了什麼人,他的脖子上被套上了一根非常粗的鐵鏈,鐵鏈的另一頭套著一根鐵棍。

鐵棍的下方還有一根鐵鏈與男子的腳連在一起,這名男子拖著鐵鏈艱難地前行著,這樣子鎖著他,他就是想休息一下都特別的困難。

但是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個男子是晚清時期的一名「武丐」; 所謂武丐,就是乞丐的一種,他們仗著自身有些武藝,便到街頭找一些商家,然后,在他們的店鋪家門口靠折磨自己向主人索要施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