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的上海,南京路的店鋪只有兩層,洋女人穿漢服逛街引入注目

纪冬 2022/08/20 檢舉 我要評論

本組圖片為西洋攝影師羅伯特·格里爾森所拍攝,生動再現了上世紀初上海灘的真實狀況。照片中有舊上海的建筑,街道、商鋪和外灘景象,也有普通市民的肖像。這些照片皆拍攝于1900年,彈指間已過去了122年,不由讓人感慨萬千。

南京路

南京路始建于1865年,是上海開埠后最早建設的一條商業街,也是上海最繁華的街道。1900年,南京路兩邊還有很多中式傳統的兩層商住樓。這張照片記錄下了當年南京路上的一瞬,寬闊平整的街道上,行駛著人力車和獨輪車,幾名當地婦女正站在街邊聊天。圖片右側,可以看見一個印度人。

洋貨抄莊

南京路的一家商鋪,門頭上寫有「新泰恒號洋貨抄莊」。從前當鋪所當的物品,十之四五沒有贖回或者續期而當成了死當,當鋪為了資金周轉,必須將那些死當出售,「抄莊」也應運而生。因為所當物品繁雜,因此抄莊的種類也很多。圖中的抄莊以出售洋貨為主,門前掛著羽毛緞、哈喇呢的照片,柜台上面還有一串的燈籠,可見當時這種店鋪生意之興隆。照片中,有兩名穿著中國傳統服飾的洋女子正在逛街,引起周圍的路人紛紛駐足觀看。

上海街景

上海 一條狹窄的小街,街邊是一家專門賣鋪墊的商鋪,門口的木牌上寫著「坐褥」、「桌圍椅披」、「品級官墊」以及「進呈鋪墊」等字樣。

果蔬店

上海街頭的「和濟號」的果蔬鋪,店面很小,門前擺放著各種時令果蔬,房間內堆放著盛放水果的大小竹筐。 與之相鄰的是一家書店,叫做「文元齋圖書老鋪」,掌柜的正坐在柜台里向外張望。

印度巡捕

1900年,上海街角站著的一名印度錫克教巡捕。這名巡捕腳踩皮鞋,頭戴紅色的錫克教頭飾,也正因為有如此怪異的打扮,才被當地百姓戲謔地稱為「紅頭AS」。在他背后,有一對中國夫婦正向鏡頭方向走來。

印度軍團

上海淪為殖民地期間,很多印度人跟著英國主子來到上海。因為義和團運動的興起,西方列強在上海加大駐軍, 圖為印度的高地團正奏著軍樂耀武揚威地經過一處居民區的街道。

送奶人

晚清時期,為了滿足洋人的喝奶需求,一些洋奶牛紛紛現身上海,其中包括英國的愛爾夏牛、法國東南部的紅白花牛以及荷蘭的黑白花奶牛。隨著奶牛登陸,各類「牛奶棚」也先后出現在上海灘。從圖中我們可以了解當時的牛奶都是裝在長頸的玻璃瓶中。

街邊鞋匠

從背景的竹籬笆看,這張照片和送奶工是在同一場景拍攝的。圖中是一名系著圍裙的老年男子,正蹲在地上修補鞋子, 身邊放著修鞋的工具。

爺孫倆

站在一片竹林前的祖孫二人,爺爺穿著長袍馬褂,手里攥著一本線裝書。孫子留著長髮辮,因為額前頭髮被剃凈的緣故,顯得腦門特別大。

上海外灘

外灘的濱江大道上,留著長辮子的行人來來往往絡繹不絕,正值夏季,有的行人舉著扇子遮擋炎炎烈日。可以看到當時道路被分成兩片,中間有樹木隔開,瀕水的江邊有鐵索護欄。 另一側的樹蔭下停放著很多人力車。

討價還價

外灘附近的洋房旁邊,四名逛街的女子圍著一名小攤販討價還價。買東西的時候舉行價格談判是我們古老的傳統,有些大店為了免去這種麻煩,會在醒目位置標出「不二價」的提醒,就像圖二的抄莊那樣。

搬運工人

一群男子正在黃浦江邊的船上忙碌著, 所使用的搬運工具是最原始的繩子和木棍,他們通過一條鐵棧道將水運來的板條箱搬運到岸上。 背景是外灘上的西洋建筑。

蘇州河口

在水面上航行的船只,有運送客人的小舢板,也有載滿貨物的大木船。背景是德國領事館大樓, 通過這個地標,我們知道這里是黃浦江蘇州河口一帶的水域。領事館在河北岸,近景的河南岸邊雜草叢生,頗為荒涼。

黃埔江上

一排小舢板停靠在黃浦江岸邊,無所事事的船工趴在船篷上向攝影師方向張望。不遠處有一艘蒸鐵殼汽船,船身上刷有英文編號,船頭位置卻搭建著一座破爛不堪的涼棚。江的對岸,是浦東,只有寥寥幾幢建筑。這就是122年前的上海景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