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最后的御前侍衛武功有多高?他們身法真的可以快過子彈?

哒哒哒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李白《俠客行》

有清一代,許多青云直上的權臣,譬如說,索爾圖、鰲拜、和珅等人,這些人在年輕的時候都擔任過御前侍衛的職位。因為最初的大內御前侍衛有著長年累月的戰爭經驗,所以個個驍勇善戰,勇武過人。清史中記載,皇太極曾被老虎襲擊,但被御前侍衛詹士謝圖阻擋擊殺。

然而,接下來一二百年間,清廷幾無戰事,八旗子弟武藝自然徹底荒廢,以至于大內高手也變成了廢物。清史記載,1803年農歷二月二十,嘉慶帝回宮途中被一個落魄農民刺殺,結果一幫大內侍衛呆呆站立不知所措,還是幾位大臣醒過神來攔住了刺客。后來,嘉慶帝大為惱怒,將一干侍衛和護衛統領統統革職發配。可見,當時大內侍衛有多廢。

不過,清朝最后的御前侍衛卻是民間走出來的高手宮寶田。那麼,他的武功有多高?其身法之快能夠快過子彈是真的嗎?

宮寶田

看過《一代宗師》電影的,都知道其中宮羽田是北派代表人物。但其實他在現實中的原型就是宮寶田,曾經擔任過大內侍衛總管,可以說是清朝最后的御前大內侍衛了。

宮寶田生于同治九年,是山東乳山縣人。年幼時期,宮寶田讀過四年私塾,但因家貧的緣故,在13歲那年由親戚托人將他介紹到北京元亨利米房當了一名學徒。也是機緣巧合,米房的老板領正黃旗龍票,專門給各親王府供米。

當時,清廷大內總管董海川的徒弟尹福在五王府擔任護院總管的職位,因此,每當宮寶田送米的時候,都有機會看到尹福率眾操練的場面。因時常被吸引的駐足觀看,漸漸地引起了尹福的注意。而后,便將宮寶田收為弟子。

或許宮寶田真的有習武天賦,再加上刻苦努力,使得他在短短五年時間就將八卦掌練到了很深的火候。不僅如此,他更是得到尹福師傅董海川的指點,獲得了八卦掌的真傳。

為了進一步磨練,宮寶田在董海川的介紹下,到另外一位王爺府上護院。1892年,武藝日漸精進的宮寶田已經27歲了。也就是這一年,他被召入皇宮擔任了護衛首領一職,并且被封為四品帶刀侍衛。同時,他也是清廷最后一位御前侍衛。

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的時候,宮寶田護送慈禧和光緒逃亡西安。憑借著過人的身手,他多次化險為夷,將兩人安全護送到西安。為此,光緒帝在事后還親自賜予了他一領黃馬褂。

護衛張作霖

1905年,因為看透了清政府的腐敗無能,所以心灰意冷的宮寶田稱病離開宮廷,返回了家鄉。1922年,張作霖聽聞宮寶田之名之后,派人請他擔任奉軍的武術教官,并兼任自己的貼身保鏢。

這一年,宮寶田已經51歲了。張作霖為他親自接風時,見他又瘦又小,貌不驚人便懷疑他徒有虛名。因此,在酒桌上暗示想要見一見他的真功夫。宮寶田闖蕩江湖多年,自然聽得出來張作霖話中有話,便趁著酒酣之際,張狂了一次。

宮寶田聲稱想要見識見識張作霖的槍法,并且甘愿以自己的身體作為靶子。這個話一說出來之后,在場的人全都驚呆了。因為眾人都知曉,張作霖用槍極為老辣,百步以內百發百中基本上不成問題。而宮寶田這麼要求,那豈不是在找死?

張作霖聽到宮寶田的請求都呆了一下,懷疑對方是不是喝醉了在說胡話?但看宮寶田神態自若的走向后花園,并不像喝醉酒的樣子,就知道他是打算玩真的。他心里也沒底,但看對方自信的樣子,稍一疑惑便跟著去了后花園,眾人也紛紛跟了上去。

宮寶田反身走到距離張作霖20步遠的地方面對著他站住,張作霖見此,便拿起槍對著宮寶田開了一槍。開槍之前還特意說了一聲:「打你左肩」。然而,槍聲響過,宮寶田絲毫未損,還是站在原地。然后又朝他右肩打了一槍,仍見不見他有何異色。

張作霖心中一急,欲要再射,卻不見了眼前宮寶田的人影。有人驚呼:「在大帥身后」,張作霖的眼睛便已經被一雙手蒙住。這下,張作霖是徹底服了。就這樣,宮寶田順利擔任了奉軍武術總教官,還成為了張作霖的保鏢。

由此可見,宮寶田身法之快確實比子彈更快。

回鄉授藝

成為張作霖的保鏢之后,在宮寶田的護衛下,張作霖好幾次都化險為夷,死里逃生。1928年6月3日,張作霖將宮寶田留在北平保護張學良,自己乘車去了沈陽。結果,途中發生了皇姑屯事件,張作霖重傷不治身亡。

聞訊之后,宮寶田便辭別了少帥,第二次返回家鄉過起了平淡日子。這一年,宮寶田已經57歲,距離花甲之年也不遠了。此后,宮寶田在家鄉收徒授藝,便再也沒有出過遠門。不過,人到晚年的他,最滿意的事情就是在煙台收了一個叫做王壯飛的徒弟。

生在大富之家的王壯飛,在年少之時便跟歲父親聘來的少林名師學習少林功夫,所以在拜宮寶田為師之時,功夫已經頗為不錯。因其資質上佳,性子沉穩的緣故,宮寶田收其為徒之后也非常高興。

結語:

收得佳徒之后,宮寶田教授王壯飛習武,師徒兩人形影不離。歷時十二年之后,宮寶田平生所學真功夫已經盡數傳授給了王壯飛。而王壯飛也成為八卦掌第三代宗師。

1943年春天,宮寶田因為生病的緣故,從煙台返回家鄉修養。農歷五月二十五那一天,他于青山村病逝,終年73歲。至此,他那傳奇的一生,在平淡中悄然落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