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王府忠仆:一次受恩,五世感恩,屢次救主,守護福地,直至身死

1841年1月20日,欽差大臣琦善向英軍求和,并私下議定條約,割讓香港,賠款六百萬。此事傳到京城,震動朝野。道光皇帝大怒,以琦善私自割讓香港為奇恥大辱,下令將其鎖拿解京問罪,與此同時,查抄琦善在北京西城定阜大街的「一等侯」宅。當查抄的消息傳到琦善宅第時家人已亂成了一鍋粥。


慶王府邸(琦善宅第)

皇帝的心腹,官場的寵兒

誰也不會想到琦善會淪落到這樣的下場。在此之前,他曾承襲祖上的一等奉義侯,宅邸正是祖上的三等奉義公府。琦善一身兼具滿洲正黃旗與奉義侯雙重身份,在官場上可謂青云直上。二十五歲,他被任命為正三品的河南按察使 。在官場上,同僚下屬要恭敬地稱呼他為「大人」。嘉慶皇帝非常器重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琦善在官場上也相當有魄力。在擔任河南按察使期間,琦善連續將兩任上司河南巡撫彈劾罷官。那一年,他還不到而立之年。

三十歲時,他已升任從二品的山東巡撫,成為一代封疆大吏。道光五年,道光皇帝稱贊琦善既聰明能干又任勞任怨,升他為兩江總督兼漕運總督。琦善一人身兼兩大總督,可謂風光無限,官途盛隆,更體現了道光皇帝對他的極度寵信。 兩江總督掌控著清朝的經濟命脈,漕運總督掌控著清朝統治者的糧食命脈。對于琦善,這兩大總督兼具一身,油水極高。在此期間,琦善在北京的「一等侯」宅第設立銀庫,金銀珍寶充滿銀庫。


道光皇帝

琦善的仕途并未封頂。四十二歲,他又調任權力最重的直隸總督,四十九歲拜文淵閣大學士。 二十七歲,琦善被同僚下屬稱為「大人」,四十九歲,他被同僚稱為「中堂」。這一稱呼最為官場中官員所欣賞。

從二十七歲到五十一歲的二十四年間,琦善在官場上不僅一帆風順,還步步高升。但五十一歲時,琦善的仕途出現了巨大的波折。這一年,五十一歲的琦善接到道光帝的圣旨,讓其接替林則徐擔任兩廣總督,與發起鴉片戰爭的英軍交涉談判。琦善到達廣州后,竟然撤除了虎門等處的防御措施,以示「絕無猜疑」,致使廣州門戶洞開。他的妥協讓步給英軍以機會,造成清軍軍事上的失利,外交上的被動。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琦善又與英軍私下訂立條約,割讓香港,賠償巨款。朝野為之震動。道光帝下令將其革職鎖拿,查抄家產,發往軍台。


琦善與英軍談判

當琦善被革職問罪抄家的消息傳到北京西城定阜大街的「一等侯」宅時,家人早已亂了手腳。傭人們開始哄搶宅第內的銀庫。當銀庫被撞開后,傭人們瘋狂地哄搶里面的珍寶,一些元寶散落一地。

受恩深重,屢次救主

在這些傭人中唯獨一個叫張喜的傭人對此無動于衷。有與他熟悉的傭人一邊撿元寶,一邊好奇地問他為什麼不搶。 張喜鎮定地回道「我不能趁人之危」。當他看到傭人好奇地眼神后,很快又說道「我是怕把皮襖弄破了。」

直到查抄后,他才離開城里搬到了昌平區馬坊居住。在這里,張喜既無田可種,也無活計可做,貧困到難以維持生計。很多人知道張喜是個忠誠可靠的人,但都無法為他找個維持生計的活計。後來,慶王府的人聽說張喜是一個可靠忠誠的人。于是,慶王府派人帶著張喜來到白羊城慶王府的墳地,并讓他協助這里一個叫劉永成的太監守墳。張喜對慶王府感激不盡,盡心盡力在此守墳,與太監劉永成相處得很不錯。


慶王墳地

這里的人都非常欣賞張喜的人品,慶王府的人也看在眼里。過了一段時間,張喜被委派擔任五品護衛章京。從此,張喜成了慶王府的親信之人。慶王府圓寢的守衛也就徹底交到了張喜的手上。張喜擔任護衛章京時,白羊城已經建成慶僖親王永璘、慶良郡王綿愍的兩座圓寢。從張喜開始,張家世代守護慶王家族福地。

咸豐十年(1860年),慶僖親王永璘的孫子奕劻管理過圓明園八旗事務,四月調任前引大臣。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時,當時還是貝勒的奕劻無力顧及府中的家眷。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白羊城親王府墳地護衛章京張文親自率領四十名看墳戶壯丁深夜進入城中救主。當他們走到新街口時,恰巧遇到了慶王府的車馬。張文一步不離地親自護送主子家眷到了白羊城澹如別墅,并派人時時保護伺候。這位誓死救主的護衛章京張文就是那位曾以忠誠可靠著稱的張喜的孫子。張喜曾叮囑兒子張寶英,慶王府對我家有大恩,我們都是慶王府的人,應誓死效忠主子。張寶英同樣將此話傳給了兒子張文。張家世代擔任護衛章京,唯一的職責就是保護慶王福地與家眷。


慶親王

四十年后,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此時已是慶親王的奕劻奉光緒與慈禧之命冒險出奔,夜宿羊坊、跨越居庸,抵達懷來。這次慶親王依然無法顧及府中家眷。這時慶王府墳地護衛章京張福茂于兵荒馬亂之中迎出王妃、世子等人。張福茂害怕途中遇到土匪劫路,又怕遇到亂兵與洋兵劫掠。他守護在車子旁邊,令人趕車疾走。 當車馬跑到白羊城時,馬匹因累得不食草料而死。這位舍命救主的張福茂正是張喜的曾孫,張文的兒子。等到與八國聯軍議和后,慶王妃與世子等府中眷屬才重新返回北京城中。

辛亥革命后,隆裕太后與清廢帝宣布退位,王公貴族紛紛離開京城躲避。慶親王奕劻自知不宜在北京城中久居,認為白羊城人心純樸,打算到祖宗圓寢隱居。此時,墳地護衛章京張厚倫已為慶親王做了充分準備。後來,慶親王還是依從兒子載振的主張,住進了英租界,并在天津度過晚年。1917年正月初六,慶親王奕劻薨逝,享年八十歲,溥儀賜謚「密」。奕劻的圓寢也建在白羊城。清朝早已結束,但護衛章京張厚倫一直守護這片墳地。張厚倫就是張喜的玄孫。此后,這片墳地一直不安穩。護衛章京張厚倫盡全力守護這片墳地。


載振

誓死守墳,直至身死

1921年,直系軍閥蔡成勛部與直系段祺瑞部在這里開戰。護衛章京張厚倫往來巡邏,說服駐軍,并沒有發生意外。1926年6月,直魯聯軍李景林、張宗昌與馮玉祥在南口激戰。此時,白羊城山上山下到處都駐扎著軍隊。許多人勸張厚倫離開此地躲避,但他說道「 我張氏守衛王陵至今五世,賞加頂戴,受恩深重,無意出走」。1934年,有人將此處一位福晉的墓盜挖。張厚倫知道后,前往京城報告。慶親王載振決定武裝守陵對付盜挖墳墓的土匪。從此時開始,這里設立更房四處,晝夜有人值班看守。從1934年到1937年,張厚倫帶領守陵的武裝與盜墓的土匪進行了大小數十次戰斗,土匪始終沒有得手。

1937年夏季,瓦窯分駐所所長包旭堂先扮成旅游者的身份便裝訪問,接著以保護古跡的名義率武裝警察前來踩點。等到摸清了慶王墳的地形與實力,企圖挖掘慶王墳。張厚倫發覺后,一邊委任劉玉泉帶兵交戰,一邊讓其子張志良邀請周圍幾個村團結起來,并請南口的宋哲元部二十九軍助戰。最終,張厚倫戰勝包旭堂保護了墳地。


宋哲元

然而,包旭堂并不死心。七七事變發生后,包旭堂趁機聚眾,并收繳槍支,接著對慶王墳進行包圍。張厚倫率眾抵抗,但終因寡不敵眾,與族弟張敘倫全部戰死。周圍各村的人被捆綁吊打,各家被洗劫一空。包旭堂令人用炸藥將慶王墳炸開,將慶王四世墳墓二十二座的殉葬珍寶全部掠走。


慶王墳殘破一處

從張喜到張厚倫,張家五代人以護衛章京的身份世世代代守護慶王墳。每當慶王府遇到險境,張家世代都會及時出手舍命保護主子的安全。張厚倫更是守護王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