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人物解讀:細思極恐的賈寶玉

哒哒哒 2022/08/26 檢舉 我要評論

評價賈寶玉的為人,是一件相當困難的「工程」。

言從口出,必定帶著作者的主觀思想烙印,世之評賈寶玉者,無非對他「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的思維邏輯予以批判,或有愛唱反調,有特立獨行之風者,反倒對寶玉此種行為稱贊不已,認為曹雪芹塑造賈寶玉的「無能」,是在稱頌他的高雅,不落俗套,此系讀者主觀評價,無須分出孰對孰錯,以正確自居者,本身就帶著錯誤的基因。

對我個人而言,賈寶玉身上有一種很奇特的悟性,這種悟性亦正亦邪,草草看去,深感寶玉悟性超群,細細品之,卻有細思極恐之感。

賈寶玉有一個習慣,喜歡用極端的方式來安慰自己,以求獲得解脫。曹雪芹在塑造賈寶玉的這個特點時,往往通過他對死亡的態度來展現。

第二十一回「賢襲人嬌嗔箴寶玉」,襲人前借「家人贖我回去」,規勸賈寶玉從此好好讀書,莫要再沾離經叛道的事,賈寶玉答應,次日就又去了黛玉、湘云的住處,用湘云的剩水洗臉,還有吞吃胭脂的嫌疑。

襲人見寶玉反復無常,不遵承諾,回來后一言不發,賈寶玉不明就里,見襲人「無理取鬧」,也不理襲人,可心中的難受卻無法回避,最終賈寶玉寫了一篇禪悟的話:

賈寶玉之所以寫這段文字,是因為他想了心苦,不起苦。

他因為在乎襲人的感受,所以眼見襲人不理自己,他心中就有苦沉浮,想來想去,他最終得出的解決之道是: 橫心只當她們死了,橫豎自然也要過的,便權當她們死了,毫無牽掛,反能怡然自得。(第21回)

在賈寶玉親手寫的禪悟文字中,提到了四個人,分別是:花襲人、麝月、薛寶釵、林黛玉。

寶玉因襲人不理自己,進而延伸遷怒麝月,最終連黛玉、寶釵也算上了,直寫「戕寶釵之仙姿,灰黛玉之靈竅」。

同樣的例子,《紅樓夢》里還有許多。

第二十二回,因戲子風波,賈寶玉同時得罪了林黛玉、史湘云,他覺得自己從中調停,本是為了幫助兩人,反落得里外不是人。

聯想起剛聽的戲《魯智深醉鬧五台山》,他不禁感慨: 什麼是大家彼此,你們是大家彼此,我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說完這句話,品了一品,不覺淚如雨下。

到了第七十七回,晴雯被趕出怡紅院,賈寶玉見母親盛怒,亦不敢求情,只能任由王夫人處置,回頭清算一番,怡紅院的晴雯、芳官、四兒都遭池魚之災,無一留下。

見此情景,寶玉無可奈何,說了一句: 從此休提起,全當她們三個死了。不過如此,況且死了的也曾有過,也沒見我怎麼樣,此一理也。(第77回)

脂硯齋有批語注云: 寶玉至終一著全作如是想,所以始于情,終于悟者。既能終于悟而止,則情不得濫漫而涉于淫佚之事矣。一人前事,一人了法,皆非棄竹而復憫筍之意。

賈寶玉的可怕之處就在于此,他的解脫之道始終以自我為中心,晴雯病逝夜里,扯著嗓子喊了整整一夜的娘,何其凄慘。

賈寶玉在乎的卻只是「晴雯死前有沒有喊我的名字」,得到小丫鬟否定的回答后,他心中不快,責備小丫鬟必定沒有聽全。又有小丫鬟編造了一個「花神歸位」的故事,就將賈寶玉哄住,也顧不得晴雯死前受了多少罪,只一門心思為晴雯歸位高興。

賈寶玉是個很會安慰自己的人,晴雯被趕走,他無可奈何,就用「權當她死了」來釋懷自己,晴雯病逝,他也選擇相信丫鬟的謊言,因為只有相信,才能獲得心理上的解脫,不致于對晴雯的死耿耿于懷。

甚至我個人懷疑,如果沒有小丫鬟的這個謊言,賈寶玉自己也一定能想到別的「好辦法」來開釋自己。

這也回答了讀者們經常問的一個問題:如果最終陪伴在賈寶玉身邊的人是林黛玉,賈寶玉是否還會出家呢?

我個人的答案是:會。

《紅樓夢》開篇,曹雪芹就再三強調,中國古代小說千篇一律,皆用才子佳人一個套子,讀之味同嚼蠟,既寫《紅樓夢》,必要遵循寫實筆法,不敢稍加穿鑿。

如果林黛玉病逝,賈寶玉萬念俱灰出家,或者以身殉情,那就成了俗之又俗的鴛鴦胡蝶小說,所以黛玉病逝后,寶玉迎娶了寶釵,兩人過了一段舉案齊眉的婚姻生活,最終賈家迎來抄家,樹倒猢猻散,之前的榮國府寶二爺,變成了「寒冬噎酸齏,雪夜圍破氈」的乞丐之流。

在這種劇烈的心理落差下,才能讓賈寶玉拋開之前的「自欺欺人」,轉而用現實主義眼光審視這個世界,理想與現實真正出現碰撞,才會引發賈寶玉的大徹大悟,真走到了這步,賈寶玉的懸崖撒手豈是一個黛玉所能攔住的?

論到底,賈寶玉是一個自私的人,脂硯齋說他「由情開悟」,可這個情的承受主體是賈寶玉自己,即便黛玉是他的知己,可在「賢襲人嬌嗔箴寶玉」的小小敲打下,賈寶玉便能發出「灰黛玉之靈竅」的感慨,一切的中心都圍繞著他的心理舒適區間。

羅曼羅蘭說:生活中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熱愛生活。

對賈寶玉而言,他深受《莊子》隨性解脫思維的影響,如果現實生活非他想要,他只會逃避生活,而不是熱愛生活。

正如第二十回,賈寶玉對弟弟賈環的批評: 這件東西不好,橫豎那一件好,就棄了這件取那個。難道你守著這個東西哭一會子就好了不成?你原是來取樂頑的,既不能取樂,就往別處去尋樂頑去。哭一會子,難道算取樂頑了不成?倒招自己煩惱,不如快去為是。

從最終懸崖撒手的結局來看,此番話不是賈寶玉的裝模作樣,他真的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