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富妻子麥秀英:婚后無子被迫為夫納妾,表妹連生10子成平妻

哒哒哒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世間有無數的癡男怨女,他們為情所困,為情所擾,將大好的年華交付給了那個和他攜手一生的人,在香港地區就有這樣一個家族,故事就發生在家族主事人何東身上。

何東作為香港地區的首富在迎娶了妻子之后一直沒有生下孩子,麥秀英只能為何東納妾,讓他后繼有人,而她看中的對象則是自己的表妹。

讓表妹來做妾之后,表妹接連生了十個孩子,而表妹也從一個小小的妾一躍成為平妻,麥秀英的身份地位是否會受到威脅呢?

何東的流離童年

1862年,何東在香港出生。

那時候的香港已經成為了英國人的殖民地,雖然英國要比舊中國先進得多,但是當地人們的生活卻并不太好。

何東一家就過著非常貧困的生活,而何東的童年可以用顛沛流離來形容了。

他的父親何仕文是荷蘭裔猶太人。

1842年,何仕文聽說了中國香港是一個非常大的港口,他覺得那里應該會有商機,于是就和幾個同伴一起來到了香港。

何仕文在荷蘭的生活本就談不上多好,乍一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更是要一切從零開始,這時他認識了何東的母親,施娣。

施娣作為土生土長的廣東人,熱情又善良,兩個不同國度、不同語言的年輕人就這樣偷偷地牽手了。

雖然何仕文現在一無所有,但是施娣覺得他以后一定是個有出息的男人,在別人反對他們兩個的愛情時,施娣義無反顧的站在了何仕文身邊。

不久之后,施娣就懷孕了。

但是他們還沒有正式結婚登記,何仕文一直很忙,施娣不想因為這些瑣事讓他心煩,于是施娣就默默地承擔起照顧家庭、孩子的責任。

施娣相信何仕文,所以即使是沒有保障的愛情,她也沒有絲毫怨言,但施娣最后也為自己的少不經事付出了代價。

何東就是在何仕文和施娣最窮困潦倒時出生的。

長兄如父,施娣和何仕文的孩子太多了,何東就要幫助施娣照顧弟弟妹妹們。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何東非常孝順,做起事來也非常認真,施娣很喜歡他,年幼時的何東就有做生意賺錢養家的想法,但是施娣不允許。

她讓所有的孩子都去學校讀書,不管家里怎麼難,幾個孩子的學習從來都沒有落下,何東在學校里的成績非常好,這時候他們家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

在何仕文的努力下,他成功地將生意做大做強,何東再也不必為生計操心,一家人住上了大房子。

施娣也是感慨萬千,自己的眼光果然是不會錯的,如果當初聽了別人的意見,她還哪來的金龜婿呢?

但是天有不測風云,何仕文不見了,他們家的生意突然遇到了危機。

何仕文不堪重負竟然逃跑了,他去了哪里誰都不知道,施娣一夜之間就變成了流落街頭的單親母親。

她拉扯著幾個孩子,生活過得非常艱難,她既要工作又不想放棄尋找自己的」丈夫「。

但是此時的何仕文已經遠在大洋彼岸,施娣在香港根本找不到。

為了養活幾個孩子,施娣只能嫁人,但是未婚先育的女人去了夫家也一定會受到排擠。

施娣的幾個孩子也要夾起尾巴做人,施娣過了幾年忍辱負重的生活再次被趕出了家門。

何東的童年就是在不斷地搬家中度過的,他沒有一個安定的生活就越發渴望生活的安穩,離開繼父家里之后,何東就開始發展自己的事業了。

迎娶麥秀英,琴瑟和鳴

他先是在海關工作,雖然清閑,但是收入很低,根本滿足不了日常的生活開銷,于是何東就離開了海關,去做翻譯工作。

翻譯工作要比海關賺錢,因為當時像何東一樣會兩國語言的人才并不多,但是翻譯工作也不是每天都有的,這仍舊不是一個長久之計,于是何東又轉行了。

他跳槽后,怡和洋行的麥奇廉立刻就向何東拋來了橄欖枝,何東到了怡和洋行就開始在麥奇廉的手下做買辦工作。

這次,何東的工資暴漲,不但解決了一家人的生計問題,還能富裕出一些錢來做投資,何東還明白大家一起富的道理,將自己的親人也安排進了怡和洋行工作。

何家一家人的生活都在慢慢變好,施娣雖然沒了丈夫庇佑,但是她培養出了一批優秀的孩子總算是沒有辜負她。

何東商場得意,情場也一樣得意,他結識了麥奇廉的女兒麥秀英,兩個人情投意合,但是何東一直都不敢和麥秀英求婚。

麥秀英是大小姐,而他則是從底層人一點點打拼上來的,兩個人身份差距懸殊,他害怕麥奇廉不想將女兒交付給他。

但是麥秀英一直鼓勵何東,何東這才勇敢地向前邁出了第一步,他向麥奇廉請求將麥秀英嫁給他,麥奇廉一直看好何東,他也早就知道兩人談戀愛的事情。

當何東鼓足勇氣說出自己的心里想法時,麥奇廉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何東,在家長祝福下的愛情才能長久,不久之后,麥秀英就和何東結婚了。

施娣沒想到自己的大兒子竟然這麼厲害,能將麥家的小姐娶到家,所以施娣非常高興,她希望兩個孩子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她時常叮囑何東要一直對麥秀英好,不能始亂終棄,朝三暮四,其實,即使施娣不這樣講,何東也不會做出背叛夫妻感情的事情。

因為他從小就親眼看到了母親的遭遇,他知道一個女人如果被男人拋棄,生活將會有多難,所以早在母親接連被兩個男人拋棄后,何東就已經下定決心,以后他要對自己的妻子好。

即便兩個人到了不能共同攜手走完一生的境地,他也會和妻子好好的講明白,而不會像父親一樣一走了之,那不是一個男人的作為。

嫁到何家之后,麥秀英非常幸福,她并沒有從養尊處優的大小姐,變成為人操持家務的已婚婦女。

因為麥家給了她足夠生活一輩子的嫁妝,而且何東也已經在當地小有名氣,何家的生活水平正在直線上升,所以麥秀英根本不存在受苦的問題。

何東疼她、愛她,婆婆也非常慈祥,麥秀英的生活既沒有為生計操持奔波,又沒有婆媳之間的分庭抗禮,別提過的多滋潤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麥秀英就已經和何東結婚兩年了,這兩年間,麥秀英和何東仍舊像當初那般如膠似漆,但是他們兩個之間存在著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就是子嗣問題。

麥秀英一直都沒有懷上孩子,何東雖然忙于事業對是否有后代并不關心,但是作為母親,施娣非常想要大兒子早日傳宗接代。

麥秀英很理解婆母的想法,所以她一直在積極備孕,可是一轉眼就過了十年,麥秀英的身體仍然沒有什麼動靜。

這可急壞了施娣,于是施娣就找到了麥秀英,讓麥秀英放寬心態,孩子早晚都會有,麥秀英起初還很感動,但是緊接著施娣就和麥秀英說了要為何東納妾的事情。

麥秀英不愿意,但是這十年來,婆母已經對她很寬容,她不能再自私的把控著何東,于是,何東的二房小妾周琦文就進了何家的門。

為丈夫娶妾的女人

周琦文年輕貌美,善解人意,何東雖然很愛麥秀英,但是也抵不住周琦文的誘惑,何東很快就投入了周琦文的懷抱。

麥秀英覺得很心痛,但是她沒有辦法做出任何改變,因為她不能懷孕,麥秀英很擔心周琦文先她一步為何東生下一兒半女,但是一轉眼周琦文也進門三年了,何東還是沒有孩子。

這時施娣又開始著急,轉眼何東就已經到了40歲,要是再沒有一男半女的,她覺得抬不起頭,于是施娣又一次找到了麥秀英。

何東

施娣和麥秀英抱怨周琦文是個不會下蛋的母雞,麥秀英在一旁聽著施娣的數落,覺得非常難受。

施娣這哪里是在抱怨周琦文,她其實也是在暗諷麥秀英。

于是,麥秀英決定要主動出擊,如果施娣再往何東身邊放一個小妾怎麼辦?

麥秀英和施娣說:「要不然我來為何東再找一個小妾吧!他現在已經40歲了,傳宗接代很重要。」

施娣此行的目的就是想讓麥秀英再次點頭納妾,沒想到麥秀英竟然主動提出了要給何東說親事。

施娣很是開心,根本沒有思考就同意了麥秀英的想法。

麥秀英看著婆母的嘴臉,十分心寒。

往日對施娣的尊重也一掃而空,逼正妻為丈夫納妾,施娣可曾想過麥秀英的心情?

但是這次麥秀英掌握了主動權,她不會再安排一個年輕貌美的人進門來勾引何東,她要找一個知根知底的人,這樣才能把握大局。

麥秀英攬下了這個重任就要做好才行,她左思右想都沒有合適的人選,忽然她靈光一閃,表妹張蓮覺!

張蓮覺一定會是她最得力的助手,不僅年輕溫柔,而且還是親戚。

如果張蓮覺嫁進家門,到時候豈不是她讓張蓮覺做什麼,張蓮覺就會做什麼嗎?

麥秀英打定了主意不敢耽擱,下午就來到了張蓮覺家里和舅母說起了這門親事。

張蓮覺得家族在香港也算是有頭有臉的,舅母一聽麥秀英的請求立馬就不高興了。

她根本不可能讓張蓮覺嫁到何家做妾,如果她好好地為張蓮覺尋一門親事,張蓮覺一定是正房太太,再說他們家族的女兒去做小妾,不僅丟人,而且還要吃苦頭。

何東和妻子

舅母一萬個不同意,甚至直接將麥秀英趕出了家門,讓她永遠都不要再來說這件事,可是麥秀英卻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

劉備請諸葛亮尚且三顧茅廬,更何況是讓人家的寶貝女兒委曲求全去做富商的小妾呢?

于是第二天,麥秀英又來到了張蓮覺的家里。

麥秀英聽出了舅母話中的意思,于是就對天發誓,如果張蓮覺嫁到何家能為何東生下一兒半女,到時候就可以升為平妻。

成為平妻雖然不及正房太太,但是要比小妾的地位高多了。

再者麥秀英是張蓮覺的表姐,無論如何她也不會虧待張蓮覺,兩姐妹在何家豈不是如魚得水?

舅母心動了,于是就找來了張蓮覺,但是張蓮覺不同意,她想擁有自己的愛情,她想自己去追求婚姻,而不是被家族包辦。

可是舅母已經一口答應了麥秀英,不管張蓮覺怎麼反抗都沒有擺脫最終嫁到何家的命運,這次麥秀英壓對了寶,張蓮覺和何東結婚不出兩個月就懷孕了。

而且第一胎就生下了一個兒子,麥秀英也兌現了當時的承諾,將張蓮覺升為了平妻。

而自此以后,張蓮覺和何東接連生了十個孩子。

張蓮覺在何家的地位越來越穩,但是麥秀英卻絲毫不擔心。

因為張蓮覺不喜歡何東,她對能否得到何東的心也并不在意。

麥秀英明白表妹心中的苦楚,嫁給了自己不愛的人,還要像假面人一樣在眾人面前表現出一副琴瑟和鳴的樣子,正因如此,麥秀英總是盡量滿足張蓮覺的要求。

麥秀英嫁給何東已經近20年,雖然這20年來她沒有為何東生下過任何一個孩子。

但是她憑借著自己的手段將表妹介紹給了何東,還讓表妹為何東生下了十個孩子,在何家眼里她的功勞并不小。

而且她給了表妹平妻的身份,但是整個何家還在麥秀英的掌握下,而曾經何東納進房中的小妾周琦文早已經不受寵,麥秀英仍然是最后的贏家。

看完了何家這一家女人的遭遇,實在令人感慨,施娣曾經被人拋棄,而后來她開始為難麥秀英,讓麥秀英為何東傳宗接代,甚至還讓周琦文進門與麥秀英分寵。

而周琦文作為女人將何東迷的神魂顛倒,讓麥秀英失去了何東的愛,麥秀英作為張蓮覺的表姐,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將張蓮覺送給何東,甚至將對方變成了生育機器。

那份剛開始的愛情,似乎早已在漫長的婚姻中消磨干凈了。

她們同為女人,面對不同的處境,她們都是自私的,在何家這樣的大家族中無處不充斥著勾心斗角。這也是那個時代女人的不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