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晚清巨富的小女兒,含著金鑰匙出生,備受寵愛,卻結局悲慘

哒哒哒 2022/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張照片,一段歷史。

人們常說:「富不過三代」。但是晚清洋務重臣兼企業家 盛宣懷的 家族是個例外,他的曾孫子盛品儒還是香港亞洲電視執行董事,娶了 澳門女強人蔡一鳳,從一些新聞來看,生活也是過得十分奢華。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盛宣懷。盛宣懷最為人熟知的就是「中國實業之父」、「中國商父」、「洋務派代表人物」等名號。

盛家在晚清到底是怎樣的地位呢?

讓我們來看一項數據。盛宣懷曾經創造了11項「中國第一」:第一個民用股份制企業輪船招商局;第一個電報局中國電報總局;第一個內河小火輪公司;第一家銀行中國通商銀行;第一條鐵路干線京漢鐵路;第一個鋼鐵聯合企業漢冶萍公司;第一所高等師范學堂南洋公學(今交通大學);第一個勘礦公司;第一座公共圖書館;第一所近代大學北洋大學堂(今天津大學);創辦了中國紅十字會。

辦銀行、辦輪船、辦電報、辦鋼鐵......這些單拎一項出來,實力都不容小覷,更何況他全占了,所以盛宣懷在當時的財力不言而喻。

但就是這樣有盛宣懷的巨大財富加持的盛家,還是有子女的人生以悲慘結局收尾。其中最讓人唏噓的就是盛家八小姐——盛方頤。

雖然母親蕭夫人只是一個侍女,出身卑微,但作為盛家最小的女兒,盛方頤一出生的時候,父親盛宣懷已經過了事業的拼搏期。家中產業也有較大的子女幫忙打理,他有更多的時間回歸家庭,于是盛方頤也得到了父親更多的關注和愛護。

可以說,盛方頤的童年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在父母的溺愛下長大的。彼時的盛宣懷認為,自己家大業大,足以保一家老小一世無憂,不至于連個小女生都養不起,所以對于盛方頤是有求必應。誰也不曾想,這個被保護得很好,無憂無慮的盛八小姐之后的人生會如此艱難。

雖然盛宣懷在盛方頤十來歲的時候去世了,但他也給她們母女分配了不少的財產,如果無風無浪地過下去,也足夠她們一世衣食無憂了。

但是被養在溫室中的花朵一旦被外面的世界所吸引,奔赴而去,就是致命的結局。盛方頤在一次與家人聽戲的時候,被 大鹽商周扶九的外孫彭震鳴看到,彭震鳴傾心于她的美貌和單純,甚至直接開車追到盛家,想要結識盛八小姐。

彭震鳴會唱戲,人稱「彭老七」。人長得也英俊,又會花言巧語,未經世事的 盛方頤很快淪陷在他強烈的攻勢中,深深地愛上了他。

這聽著像是一個浪漫愛情故事的開頭,可是卻遭到蕭夫人的強烈反對。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呢?這 彭震鳴不也是大鹽商周扶九大外孫嗎?周扶九曾經可是中國 揚州 最大鹽商,還是金融家,上海灘地皮大王,上海灘黃金巨子,富可敵國啊。

當然,那只是曾經, 周扶九去世后,家族逐漸衰落,早已沒有往日的風光。更別說彭震鳴的媽媽是外嫁女,彭家在盛家面前更是不值一提。這個彭震鳴是個終日無所事事,毫無事業心的人,都是靠著周扶九的六兒子周筠光,也就是他的六舅的寵愛庇佑他,連車子都是借周筠光的開。

蕭夫人雖然出身卑微,但也能清楚意識到如果女兒嫁給這樣的人未來會怎樣,于是極力阻礙這門婚事。但天要下雨,女兒要嫁人,胳膊終究拗不過大腿。此時的盛方頤眼前看到的只有甜蜜的愛情和英俊的愛人,再加上從小有求必得,養成了她任性,我行我素的性格,她執意要下嫁 彭震鳴。

最后,母親也無法拉回熱戀中的女兒,只得妥協,并將大部分的財產作為陪嫁品給了這唯一的女兒,怕他們沒有經濟來源,又給了女兒幾棟樓房收租。也許,這是目前為止她認為的能保女兒后生周全幸福的最后一步了。

但是,兩個沒有獨立謀生能力的人,在一起組建一個家庭,不用猜想都會知道結局。

兩人在大華酒店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上海灘各界名流悉數到場祝賀。 盛八小姐終于得到了她想要的愛情。

婚后,他們也有過一段時間甜蜜的日子。比如 他們的私人汽車的號碼為「八七」,代表八小姐和彭老七。

但這樣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 盛方頤就懷孕了。懷孕之后, 彭老七原形畢露,在外面流連煙花柳巷,沾花惹草。 盛方頤怎麼勸說都不聽,兩人矛盾越來越多。

傷心之余,盛方頤還發現丈夫有一個致命的愛好,就是沉迷賭博。再大的產業也經不起

要知道,盛方頤的哥哥 盛恩頤就創造過「敗家神話」,一夜之間將北京路至黃河路一帶一百多幢房子,全部賭輸給浙江總督盧永祥的兒子盧小嘉。更何況 盛方頤擁有的那點財產,根本經不起 彭震鳴的揮霍。

在蕭夫人去世后,他們也失去了接濟的源頭,每況愈下,已經開始變賣家產,靠租房過日子了。

在這個時候,盛方頤為了消解心中的苦悶,竟然染上了毒癮。即使姐姐們幾番苦口婆心勸說,她也不愿意戒煙。這個小家庭本就搖搖欲墜,在賭和毒的打擊下,最終還是畫上了句號,而 盛方頤的人生也即將落幕。

1949年,上海解放了,嚴格的禁煙令隨之而來。生活的 饑寒交迫,愛情里的無情背叛,在當時的盛方頤看來唯一能麻醉自己的「救命稻草」也即將失去,她已經不想再茍活于人世,即便當時她還有幾個孩子,也無法喚醒她求生的意志。

1949年的一天 ,年僅47 歲的盛方頤躺在 出租屋的床上,吞下了一個大煙塊,結束了自己荒唐無奈的一生。

人之一生,終究是自己的選擇和性格使然。盛方頤拿了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無憂無慮的劇本,她的姐姐盛愛頤又何嘗不是呢?但她卻沒能像盛愛頤一樣,活成一個有想法,有 主見 ,敢愛敢恨的新時代女性,而是在父母的溺愛中形成了任性但又沒抗壓能力的性格,面對挫折也只能選擇軟弱逃避,最終以一個悲慘的結局留下了一段讓人唏噓不已的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