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上色老照片:親王福晉身穿蟒袍照鏡子,手拿大刀的兩名劊子手


街邊的補鞋匠

一名走街串巷的補鞋匠正在一間房屋前修鞋,他正在修補的是一只布鞋。古代老百姓的鞋子穿破了都不會扔掉,讓補鞋匠修補一下就又能穿了。心酸的是這個補鞋匠自己卻連雙鞋都沒穿,光著腳在給別人修鞋。



露天雜技表演

江南某個雜技班子在街頭表演「蹬技」。蹬技,顧名思義,就是躺著用雙腳來舞弄各種道具的雜技表演。表演者可以蹬大缸、蹬桌子、蹬大鼓等各種大型物件,當然也可以蹬人。圖中的表演者正是在表演蹬人。


出家人在街頭舉行法事

一群出家人在街道上舉行著某種法事,道路中間擺著香案,周圍一群人在圍觀,照片右側有一個穿著新式警服的警察,可能是在現場維持秩序。


肅親王善耆的福晉赫舍里氏

赫舍里氏顯然非常重視這次拍攝,她身著禮儀等級最高的蟒袍站在鏡子前留影。

肅親王善耆是晚清貴族重臣,清朝十二家鐵帽子王之一,同時他也是被稱為「東方女魔」的女漢奸川島芳子的生父。


住在山洞里的河南災民

清朝末年,河南災荒不斷,旱災、水災、蝗災交替發作。這個男子的房舍可能是在水災中被沖毀,不得不在一處山洞中暫時安家。


背孩子的婦女

清朝末年,一些洋人在中國開了很多照相館,這些照相館會請當地人免費到照相館拍照,然后將這些照片掛在店鋪櫥窗上招攬生意。


織布的婦女

清朝時期這種織布機很是流行,整個織布機由榆木打造,全手動操作。


劊子手

照片拍攝于1895年福建古田,手拿大刀的兩個男子是官府中專門處決犯人的行刑人員,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劊子手,兩人手中的大刀也不知道已經處決了多少犯人。


坐在俄軍戰壕上的男子

1904年到1905年間,日本和俄國為爭奪朝鮮半島在中國東北發動了日俄戰爭,戰爭結束后一名清朝男子坐在俄軍戰壕上面的土堆上眺望遠方。


挑扁擔的男子

男子挑著扁擔站在一家店鋪門口,扁擔一頭挑著一個正在熟睡的孩童,另一頭挑著一個小黑豬。


街頭的修腳師傅

一名走街串巷的修腳師傅正在給顧客修腳。修腳師傅除了給人修剪腳趾以外,還會給人修剪腳上的死皮和雞眼。


蒙古貴族

這個蒙古貴族男子站在蒙古包里一臉桀驁不馴的樣子。他身后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物品,兩邊各有一幅佛像畫。


街頭的馬車

一個小孩盤腿坐在馬車上,旁邊站著的男子應該是車夫,兩個人正在好奇的看著攝影師。


清末的京張鐵路西直門站

西直門站(現在的北京西直門的北京北站站房北側),西直門站是京張鐵路沿線的標志性站點。圖中的鐵軌上停靠著火車頭和行李車。


石家莊的一處客棧

客棧每個房間都有漢字編號,墻壁上有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打油詩:客如猛虎棧山,客靠棧來虎靠山,猛虎莫有辭山志,虎行千里還歸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