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令人意想不到的三處細節描寫,看似閑筆卻大有妙處

哒哒哒 2022/08/18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里有不少細節很值得細細品味,看似是曹公隨筆帶出的情節,其實沒那麼簡單,今天不妨舉個典型的例子。

李紈歪著睡覺

周瑞家的送宮花一回,按照薛姨媽交代,先后將十二支宮花送給了三春、鳳姐和黛玉,三春和黛玉每人兩支,王熙鳳一人獨得四支。

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有一個人雖然沒有得到宮花,但曹公卻在周瑞家的送宮花途中給了她一個鏡頭,她就是榮國府的大奶奶李紈。

周瑞家的在去給鳳姐送花的途中,曹公忽然[插·入]一筆,寫周瑞家的「穿夾道從李紈后窗下過」,這一筆實在令人意想不到,脂硯齋都說:細極!李紈雖無花,豈可失而不寫者,故用此順筆便墨,間三帶四,使觀者不忽。

李紈為什麼得不到宮花?因為她是寡婦,寡婦只宜清凈守節,不能有艷麗裝飾。但就像脂硯齋所說的,她雖然沒花,但這樣通過送花展示賈府日常和眾人居所的重要時刻,她必須得露面啊。

但怎麼出場才不顯得突兀,就十分考驗作者的功力,這對于曹公來說,當然不是什麼難事。李紈是大奶奶,王熙鳳是二奶奶,將兩人安排在一起,對比一下,不是更有深意嗎?

所以,周瑞家的到鳳姐屋里前,碰到了李紈,而且是「隔著玻璃窗戶見李紈在炕上歪著睡覺呢。」一句話寫出了李紈寡居后的日常。

曹公之所以安排這個細節,顯然是要將李紈寡居的冷清孤寂與之后王熙鳳與賈璉夫妻閨房之樂相對照,不得不說,這樣的細節安排,真是令人忍不住擊節贊嘆!

如果曹公不寫這個細節,我們只知道此時的璉鳳夫婦你儂我儂,我們無法想象那個青春喪偶的大奶奶,有著怎樣清冷孤獨的日常。

曹公不僅寫李紈,還細節中套細節,不是寫她安安穩穩地躺著休息,而是「歪在炕上睡覺。」一個「歪」字既寫出了李紈的孤獨,更寫出了她的無奈,她的百無聊賴。

此時的李紈,也許是剛吃完飯,無所事事,就歪著瞇一會兒;也許是剛督促完賈蘭課業,有些乏了,就歪著躺了一會兒。總之,這個細節,寫出了李紈寡居后的清苦日常。

薛蟠見黛玉酥倒

王熙鳳賈寶玉遭魔魘一回,賈府眾人忙作一團,這麼忙亂的時刻,誰也想不到,曹公又是一筆「忙里偷閑」,偏偏寫到一筆讓很多人都感到意外的細節。

薛蟠是個呆霸王我們都知道,言語傲慢,性情奢侈,是個典型的紈绔子弟,但他也并非一無是處,這不,在賈府眾人忙做一團時,他也忙著保護自己的母妹和小妾呢。

好不容易,讀者因曹公的這處描寫而對呆霸王的印象有所改觀,覺得他也還算是個孝子好哥哥和合格的丈夫時,曹公卻筆鋒一轉,又在密不容針時寫了薛蟠之俗。

曹公寫薛蟠之俗,不是寫他又見到了金榮、秦鐘之流,卻偏偏寫他「忽一眼瞥見了林黛玉風流婉轉,已酥倒在那里。」

不少人讀到這里,無法接受,曹公怎可讓呆霸王褻瀆我們的林妹妹呢?就好比金庸大俠寫尹志平玷污了小龍女一般。

看看脂硯齋怎麼說,忙到容針不能,以似唐突顰兒,卻是寫「情」字萬不能禁止者,又可知顰兒之豐神若仙子也。又:忙中寫閑,真大手眼,大章法。

每次讀到這個細節,我都會想到賈瑞對王熙鳳的癡心妄想,平兒都罵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沒人倫的混賬東西,他對鳳姐的想頭,對鳳姐來說,不也是唐突和褻瀆嗎?

可就像脂硯齋說的,「情」這個東西,一旦生發,是無法控制的,不管是王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人人都有愛的權利啊,哪怕這愛不合禮法,如賈瑞王熙鳳,賈珍秦可卿,哪怕這愛注定不可能,比如賈薔齡官,薛蟠林黛玉……

實際上,曹公寫這處細節,不僅僅是為了表現黛玉的豐姿,更是為后文伏筆,后文寶釵開黛玉玩笑,就提到了哥哥薛蟠求配黛玉之事,而寶玉口中薛蟠費錢費力配藥也別有深意。

迎春花陰下穿茉莉

迎春是賈府的二小姐,有「二木頭」的諢名,針扎一下都不知道哎吆一聲,是個受人欺負的懦弱小姐。

無論是在賈府長輩下人眼中,還是在同齡的姊妹們眼中,迎春都是個存在感很弱的小姐,似乎有她不多無她不少,沒人真正關心她過得好不好,是否開心。

這麼一個不被人注意的小姐,曹公的悲憫之心卻并沒有忽略她,在繁花似錦的大觀園,一樣給了她一個令很多人讀了就不會忘的畫面。

湘云辦螃蟹宴一回,眾人吃完飯,就在園子里各自玩,喜歡作詩的自去作詩,喜歡看風景的自去看風景,而像迎春這樣不大擅長作詩又不喜歡扎堆湊熱鬧的,也有自己的愛好,「迎春又獨在花陰下拿著花針穿茉莉花。」

迎春是個十分安靜的姑娘,雖然懦弱,卻也十分可人疼,在眾人嘰嘰喳喳鬧個不停的時候,她早已一個人選了一處安靜地方,在花陰下穿起了茉莉花。

一個「獨」字寫出了迎春的靜,她是不喜歡湊熱鬧的,尤其像作詩飲酒這樣的歡樂場面,似乎永遠跟她絕緣,她不擅長,也不喜歡,她喜歡的是一個人的歲月靜好。

就好比,在眾人都勸她要拿出小姐的款來時,她卻一個人打開了《太上感應篇》看了起來一樣,獨自在花陰下穿茉莉花的迎春,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這個世界,沒有算計和紛爭,沒有讓她煩惱的勾心斗角和雞毛蒜皮,不熱鬧,但也不冷清,無論是看書還是穿花,她有自己的事情可做,她看上去孤單,卻并不孤獨。

脂硯齋批語說,看他各人各式,亦如畫家有孤聳獨出,則有攢三聚五,疏疏密密,直是一幅《百美圖》。大觀園群芳,各有各的美,懦弱的二小姐迎春,因其穿花的舉動,也永遠將她最美的一刻定格在大觀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