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獲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古代女性的終極目標大概就是當皇后,雖說上邊還有太后和皇帝,不過以一個正常女性的身份而言,也算是做到了極致。但實際上皇后并不是那麼好當的,比如宋欽宗的朱皇后,趕上靖康之難,不堪受辱被逼的投水自盡。隋煬帝的蕭皇后國破后不得不委身于5個男子。漢惠帝的劉皇后更是離譜,12歲時嫁給了親舅舅,守了一輩子寡,40歲死時還是處子。

這幾位皇后雖然下場也比較凄涼,但跟末代皇后婉容的遭遇比起來,也就沒那麼慘了。作為大清朝最后一位皇后的郭布羅.婉容,誰又能想到她的一生經歷了無性婚姻、女兒被害、自己被圈禁10年的遭遇,最后的下場竟然是死在監獄無人收尸。在她被從圈禁中解救出來時,說的一句話更是令人倍感心酸,道出了她悲苦一生的原因。

名門貴女

如果不嫁給溥儀,婉容應該是個幸福的女孩,也許遇到一個愛她的丈夫,夫妻相和美滿一生。再不濟以她的出身至少也能平安終老,但不幸的是她成了溥儀的皇后。

這段孽緣也許與婉容過于優秀脫不開關系,她出生在內務府大臣榮源的府上,榮源雖然是滿人,但年輕時接觸過西方思想,因此在他的觀念里并沒有太嚴重的男尊女卑的概念,對于子女的教育都很開明,

從小接受著貴族教育讓婉容成長成為一名秀外慧中的少女。1921年,15歲的溥儀好要遴選后宮。雖然此時的大清朝早已覆滅多年,但滿清的遺老遺少們仍不愿從繁華的帝王夢中清醒。皇帝大婚就會有子嗣,有繼承人,大清就還在。

15歲的婉容知道自己的照片被送進宮待選,她也十分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作為郭布羅家唯一適齡的女兒,家族的興衰榮辱也是她必須承擔的責任。所以父親的決定她沒有反對,也不敢反對。

貴為皇后

選秀很順利,溥儀在眾多女孩中一眼便相中了婉容,欽點為皇后。就這樣16歲的婉容嫁給了遜帝溥儀,成為了大清的皇后,同時也是中國最后一位皇后。

但是令這個少女意外的是大婚當夜溥儀并沒有與她洞房,而是掀開蓋頭就走了。溥儀的舉動令婉容大惑不解也有些不安,但這才只是開始,此時的婉容并不知道皇帝永遠不可能給她正常的生活。

離開坤寧宮的溥儀又在做什麼了?他又是否對自己無端耽誤了兩名少女的終身而感到愧疚?事實上,并沒有。此時獨自一人的溥儀想的也不是他的兩位后妃,在他看來夫妻就是主仆,皇后也好淑妃也罷,不過都是他愛新覺羅家的奴才。

身為主子的他即使不能給他們完整的人生,那也是她們的榮耀,女人并不在他的思考范圍內,此時他想的還是:我要恢復祖業。他的這個想法不僅害得他一生背負賣國的罵名,也間接害了婉容的一生。

雖然溥儀怪異的舉動令婉容迷惑,但最初的婚姻生活也還算是和諧。婉容比文繡漂亮也活潑,溥儀很喜歡跟她談話,兩個人雖然沒有夫妻之實,但相處的很愉快。

只是這種和諧并沒有持續很久溥儀就被趕出了紫禁城。有如喪家之犬的溥儀帶著他的女人和僅有的一些家產東躲西藏,最后落腳在天津。原本以為以后的生活就只能在流浪和躲藏中度過,但溥儀在天津意外的「很受歡迎」。

婉容在這里終于看到了不同于紫禁城內的一片天地,天津是一個港口城市,繁華而多變,這讓婉容有如新生,她穿旗袍燙頭髮,去百貨商店買各種各樣的東西。每天與不同的太太夫人約會,享受著她們的恭維和贊美。

在這短暫的華麗生活中,婉容逐漸有些迷失,她感覺到尊榮帶給她的滿足,她所得到的這些都源于「皇后」這個名頭。

悲慘結局

婉容在天津如魚得水,仗著溥儀的寵愛經常諷刺挖苦淑妃文秀。文秀又委屈又無奈一氣之下跟溥儀離了婚。溥儀大發雷霆覺得十分丟臉,但文秀早在娘家表妹的幫助下逃出了她們居住的地方,溥儀也不好再把人抓回來,畢竟已經是民國了。

但是皇上這口氣得出,所以婉容就到了霉,得了個狐媚惑主攪亂后宮的名頭被溥儀嫌棄了。心性還是小女孩的婉容莫名其妙的背了鍋也很不開心,但是也不敢沖皇帝發脾氣,一方面她沒有文秀的勇氣和膽量,另一方面她也不舍得「皇后」的尊榮。

但溥儀還是很不喜歡她。1931年,溥儀前往長春偽滿洲國登基,隨行人員都沒有將婉容這位皇后算在內。但是到達長春后,日本人認為還是應該將「皇后」一并接來的,溥儀才不得不命婉容的哥哥潤良回到天津帶婉容回來。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這一趟行程將婉容推入了萬劫不復之地。與潤良同行的還有幾位人本軍官,在帶著婉容回程的路上他們覬覦婉容的美貌欲行不軌,但婉容畢竟是皇后,日本人多少還是有所顧忌的。于是他們便與婉容的哥哥做了一筆交易。

原來婉容的哥哥潤良欠下一大筆賭債,日本人承諾替他擺平此事,但是潤良要把妹妹送給他們。被債主逼得快要走投無路的潤良竟然答應了日本人的條件,就這樣將婉容給賣了。

幾人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可不曾想事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婉容到達長春后不久,這件事便被溥儀知道了,原本就討厭她的溥儀這下越發延誤婉容。當即就要廢后,可日本方面并不想將事情鬧大,沒有同意溥儀的決定。

通過這件事,溥儀終于認清了自己的處境。但他終究咽不下這口氣,還是將婉容打入冷宮,圈禁在住處不準出來。

這一關就是10年,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溥儀帶著幾個親信跑路,婉容的弟弟潤麒才有機會將婉容救出,昔日那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在大煙的腐蝕下早已形同老婦,幾乎辨認不出原本的模樣。婉容重見天日,沒有痛哭也沒有咒罵,只心如死灰的說了一句話,「父親害我至此!」

結語

溥儀逃亡的時候沒有帶走婉容,她與溥儀的其他家眷以及偽滿洲國的一些宮人被統一收押在撫順戰犯管理所。那時的婉容已經非常虛弱了,沒有過久便死在了監獄,有人說獄卒以一口薄棺將她埋葬,但更多人認為婉容只是被棄尸荒野。

生在古代即使貴為皇后仍然有諸多身不由己,總是不如新時代女性,不僅擁有獨立完整的人生,還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財務自由,成為自己真正的主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