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的隱藏高手,智慧不輸王熙鳳,熟諳豪門生存法則

哒哒哒 2022/08/23 檢舉 我要評論

尤氏,賈珍的續弦,寧國府的當家奶奶,身有誥命,過著前呼后擁,錦衣玉食的日子,也算得上身份尊貴,令一般人可望不可即了。

但同樣為當家奶奶,尤氏就遠不及鳳姐的風光了。鳳姐是要面子有面子,要里子有里子,在府里有著極高的威信,下人們光是聽到她的動靜,就會馬上支棱起來,鳳姐不僅將榮國府打理得井井有條,得到了賈母與王夫人的信任與喜愛,還將夫君賈璉吃得死死的。在鳳姐的強勢之下,賈璉連個小老婆都沒有,只有一個做擺設的通房丫環平兒。

尤氏的日子,卻是冷暖自知,在下人面前都沒有多少威嚴,更不必說其他。賈珍娶了無數的姬妾,更是和兒媳通奸,吃喝嫖賭,無惡不作,尤氏不勸,也不管,任憑賈珍父子胡鬧。她做她的太太,能忍則忍,假裝糊涂,得過且過,也就怪不得鳳姐很是看不起她。

尤氏也很無奈,自己出自小官宦之家,只能做個繼室,而且又沒有一兒半女,人到中年,已是人老珠黃,入不了賈珍的眼,她還敢管賈珍怎的?不怕賈珍一腳踢開她,連門都找不到!

后來,賈珍又看上了尤氏的兩個妹子,對尤二姐和尤三姐下手了!

尤氏的這兩個妹子,是繼母改嫁時帶來的,和她并沒有血緣關系,但也總算是一家子。尤二姐與尤三姐生得美麗非凡,堪稱尤物,年紀雖還小,卻已是艷美無雙,即使是見慣美女的賈寶玉,也稱贊尤氏姐妹驚世駭俗的美貌。這樣一對美人,來到寧國府,還能逃得了賈珍父子的手掌心嗎?

寧國府是什麼樣的地方,自不用詳述。柳湘蓮說,除了門口的兩只石獅子,寧國府的貓兒狗兒都不干凈。這簡直太夸張了,榮國府雖然亂,但大體上還有幾分樣子,也不敢太明目張膽,而寧國府在當家人賈珍的帶領下,已經成了賭場淫窩。就連賈珍的親妹子,也對寧國府深惡痛絕,要和其劃清界限,免得名聲被帶累了,無臉見人。

可就是這樣的地方,尤老娘帶著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卻是趨之若鶩,生怕趕不上了。尤老娘的目的很明顯不過了,尤氏的父親早已去世,家道自然艱難了,而且尤老娘又不是甘于清貧之人,怎能和女兒們守著清貧過日子?從寧國府,從尤氏身上,尤老娘看到了希望。對于她們來說,尤氏嫁得不錯,屬于高嫁,也享受到了榮華富貴,那麼幫襯一下娘家,也是應該的。

尤氏對這個繼母,還有這兩個妹子,應該也沒什麼感情,加上她自己也是續弦,在寧國府還得看賈珍的臉色,她對于娘家的資助,想來也是有限的。而這對于尤老娘母女來說,不過是杯水車薪。尤老娘干脆帶著女兒們,不時來寧國府小住一陣,這就是討生活的路子。

說來也奇怪,尤氏是尤老娘的繼女,是尤二姐與尤三姐的大姐,可是她們來到寧國府,不是來看尤氏的,也不打算和尤氏聊聊天,打發時光,增進感情,反而她們和寧國府的男主人打得一片火熱。尤老娘母女在寧國府時,她們的互動,基本上都是在和賈珍,賈蓉進行,當然,還有后來的想要分一杯羹的賈璉。尤氏反而和她們沒什麼來往。這到底是尤氏的親戚,還是賈珍他們的親戚?是尤老娘心大,還是尤氏心大?

尤氏心里當然清楚,尤老娘打的什麼主意,也更加清楚,賈珍等人打的什麼主意。那賈珍就是個禽獸,連兒媳都能染指,更不要說其他人了。按理說,尤氏應該勸尤老娘母女少來,或者一來就遠遠避開賈珍父子,至少每次也要尤氏在場,不方便他們下手。

可是人家尤老娘的目的很明確呀,就是用美貌的女兒,來換取豪門驕奢淫逸的生活,萬一哪天女兒們攀上了高枝,興許后半輩子也都有指望了。尤氏能高嫁,尤二姐與尤三姐更年輕貌美,還愁沒有好前途嗎?不說做正妻,就是做個大戶人家的小妾,那也是富得流油啊。

尤氏多少,是感到無奈的。她并不是全然不知恥,實際上尤氏還是比較善良,有人情味的。但有一個欲求不止,毫無底線和原則的丈夫,這是她的悲哀。她得不到賈珍的尊重,更不要說愛情了。從某方面來說,賈珍更像是她的領導,而非夫君。領導一個不滿意,她就可能下課,也是沒有底氣去反對,去與之抗衡的。

尤氏也無法勸說尤老娘她們,人家就是奔著寧國府的燈紅酒綠而來的,兩個女兒就是籌碼,畢竟沒有血緣,感情好時,還可稱一家人,若撕破了臉,就連陌生人都不如。

對于尤二姐與尤三姐自掉身價的行為,尤氏選擇了視而不見,所以她很少和她們在一起,她們愛怎樣鬼混,那是她們的事,只要不鬧得出格就好。

而賈璉準備偷娶尤二姐時,尤氏卻慌了。他們這是玩大了呀,尤氏難免不擔憂,老話說,紙包不住火,更何況這在寧國府,已然是公開的秘密,榮國府那邊,也未必無人知曉,萬一東窗事發,那鳳姐可是要吃人的,到時候鳳姐不僅會恨透了尤二姐,也會連帶著恨上自己,自己也就沒有好日子過了。尤氏既不敢違抗賈珍,但也得罪不起鳳姐啊。于是尤氏不過略勸了勸,勸了也是白勸,她說的話毫無用處,沒人會聽。她自然是要博賢惠的名兒,可是她不賢惠,還能怎的!

在尤二姐與尤三姐的事上,尤氏是有無奈的,人微言輕,讓她也不得不低頭,自家姐妹成了暗娼一般的角色,她又如何不知羞恥?但同時,她也不是全無私心的。

尤二姐姐妹想在豪門里混跡,拿到進入豪門的入場券,而尤氏對于她們的這種做法,也不會強烈地反抗。其實,尤氏在寧國府勢單力薄,雖然管理著寧國府,卻也頗為吃力,上了年紀,又得不到賈珍的青睞。如果尤二姐,尤三姐能嫁給賈珍做妾,對于尤氏也自然是有好處的,尤氏也能得到幾分助力。至于尤二姐,若真的嫁給了賈璉,生下一兒半女,到時候榮國府也不得不接納她,甚至對鳳姐的地位造成威脅。若尤氏姐妹在府里都得了勢,自然也能一榮俱榮了。

這也是為什麼,尤氏不會把賈璉偷娶尤二姐的事向鳳姐透露,讓鳳姐去制止的原因之一。畢竟尤氏和她們,才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呀。既然事情已到了這個地步,只有賭一把了。可惜,后來尤二姐與尤三姐,都沒有好下場。尤二姐更是被鳳姐騙入大觀園,折磨至死。

尤二姐死后,除了賈璉,尤氏也哭得很傷心,從此和鳳姐有了嫌隙,再不似從前可以隨便開玩笑。在后來賈母大壽時,尤氏更是不動聲色地擺了鳳姐一道,前有邢氏的出擊,后有尤氏的裝瘋賣傻,鳳姐被氣得直掉眼淚。

尤氏確實有很多無奈,尤二姐也確實是鳳姐逼死的,但尤氏沒有想過,真正的兇手,是那幫玩樂尤二姐的男人。甚至也不是他們,而是尤二姐自己!

尤氏在尤二姐死后哭得那麼傷心,也不過是面子上罷了。若她真的關心尤二姐,就不會任由禽獸丈夫毀了尤二姐的清白,就會在尤二姐想要嫁給賈璉時,讓她好好清醒清醒。說到底,尤氏能做的,不能做的,都沒有去做,她淡淡地勸兩句,只是走個過場。當鳳姐打上門來時,她也有說辭,偏偏鳳姐早就看穿了這一切,絲毫不領情,反而怒不可遏,戳穿了尤氏的虛假面目,讓尤氏顏面掃地。

對于尤氏來說,這不算最壞的局面,至少賈珍對她是滿意的。尤氏才是早就諳透豪門生存準則,最會自保的那個人。但除了這樣,她也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若能活成鳳姐,誰愿意窩囊地活著呢?她是沒有任何底氣,也輸不起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