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人做事高明,王熙鳳自證清白痛陳利弊,讓王夫人徹底無話可說

哒哒哒 2022/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說到王夫人疾言厲色來到王熙鳳家里,摒退眾人后,將繡春囊擲出來一口咬定是王熙鳳怎麼丟到了大觀園去。

王熙鳳一見繡春囊也嚇一跳。急忙問王夫人是怎麼得來。

從王夫人和王熙鳳的反應來看,她們都被繡春囊給嚇壞了。

繡春囊這種成人的東西少兒不宜。卻堂而皇之擺在一群少年居住的大觀園內。在那個禮教森嚴連《西廂記》都不能看的年代,實在是驚世駭俗了。

王熙鳳還好一些,尚不能感受到切身的恐懼。王夫人作為一家之主,大觀園里住著她的兒子、兒媳婦、孫子、女兒,侄女以及外甥女們。

繡春囊的出現不但是「丑聞」的問題,還有讓王夫人更擔心的事。

大觀園眾人平時出不去,唯一自由的只有賈寶玉,能夠得到繡春囊并帶進大觀園的,也唯有賈寶玉。

賈寶玉和林黛玉的關系盡人皆知,如今出現繡春囊……王夫人根本都不敢想象后果。

當日襲人聽到賈寶玉對林黛玉「訴肺腑」,就用了「丑禍」和「不才之事」形容。當晚去對王夫人提議把賈寶玉挪出大觀園,避免出現不可收拾的事。

王夫人卻為了一己之私,只是加派人手監控寶黛,并沒有把兒子挪出大觀園再「送給」賈母。致使寶黛感情越來越深,也越來越難控制。

如今繡春囊的事,王夫人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他們。

她的想法也很簡單。繡春囊不管是誰的,絕不可能是賈寶玉的。于是她過來便一口咬定是鳳姐的,就是下意識的反應。

王夫人其實只要冷靜一點,就會知道繡春囊根本不是王熙鳳的。但她此時急需一個「甩包」對象,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這個細節非常重要。王夫人此時「拋棄」王熙鳳,也是曹雪芹故意在為未來伏筆。

王熙鳳「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時,王夫人肯定也是毫不作為。不提。

王熙鳳一聽王夫人的質問,則是又急又愧,當時就紫漲了面皮不說,還依炕沿雙膝跪下。

當時的長幼尊卑決定「下跪」是大禮。王夫人給王熙鳳扣的這個大帽子,她根本承受不起。如果她承認繡春囊是自己的東西,那麼她的人品、德行和作風就出了嚴重問題,讓「家不成家」,成何體統?

于情于理,王熙鳳此時都必須要為自己做辯解。下跪是以最誠摯的態度與王夫人交流。也是面對長輩如此質詢,所必須要有的態度。

王熙鳳聰明在她的辯解是從實際出發,第一時間不是想著如何掩飾。

她說: 「我也不敢辯我并無這樣的東西。」 她與賈璉是少年夫妻,繡春囊、春宮圖這些當時的情趣之物肯定是有的。別說是王熙鳳,就問王夫人年輕時有沒有,她也不能斷然拒絕。

王熙鳳先承認自己有繡春囊,再否認王夫人拿來這個與自己無關,就更可信了。

其一,她說「 那香袋是外頭雇工仿著內工繡的,帶子穗子一概是市賣貨。我便年輕不尊重些,也不要這勞什子,自然都是好的。」

賈家是貴族,使用的東西規格檔次都是最高級的。賈璉拿給鳳姐的也必然都是上好的,不會像這個一看就知道是市面上的便宜流通貨。

王熙鳳說自己就算再不尊重,也不至于隨便什麼都拿著,掉價。

別說王熙鳳不會有這樣的,就算薛家也不可能有。他們給宮里辦差,有的是最好的東西。之前薛蟠說見到一幅極好的春宮,署名「庚黃」,其實是唐寅,而鬧了笑話。

薛蟠滿肚子草莽,都不是隨便什麼都看得上眼,又何況賈璉、王熙鳳。

其二,繡春囊并不是能隨便帶在身上的東西。王熙鳳就算有也是藏在床頭柜子里,怎可能帶出去招搖過市。

她與大觀園姐妹們本就親密,平時大家拉拉扯扯,真要掉了出來,可就尷尬了。

王熙鳳這樣自證清白,最是讓王夫人啞口無言,既然不能帶在身上,自然就不可能是王熙鳳掉在大觀園的。

其實事情到此也已經水落石出,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但王熙鳳并不打算結束。

其三,她說來往大觀園的人中固然她是主子里的年輕媳婦。但除了她能進出大觀園,奴才中的年輕媳婦們也能夠進出。

比如當初周瑞家的女兒嫁給了冷子興,她們這些人年紀并不大。賈家這些媳婦有很多,日常多有來往,誰知道是誰的。

其四,除了王熙鳳以外,邢夫人也經常帶著賈赦的幾個姬妾小姨娘過來。

賈赦好色,像嫣紅翠云等人都是年輕的侍妾。這些人就更應該有繡春囊這種東西。

尤其繡春囊還是邢夫人發現,派人送過來的。安知這其中沒有其他的意思?

要不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王熙鳳這里如此一提,頗有禍水東引的意思,又把臟水給邢夫人潑了回去。怎麼不可能是她們賊喊捉賊,故意惡心人呢?

至此,邢夫人與王熙鳳這對婆媳算是徹底決裂。王熙鳳如此說,也是給王夫人日后萬一事情敗露,留下一個退步的台階,不行就反賴邢夫人。

其五,還有寧國府的尤氏年紀也不老,她也常帶著攜鴛佩鳳兩個妾過來,她們也應該有。

這可真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王熙鳳擺明了讓誰也好不了。當初尤氏多管閑事造成邢夫人質問她的難堪,如今又「報復」回去。

王熙鳳這種人睚眥必報,她不好,就誰也好不了。

其六,大觀園內的丫頭們大了,已經到了思春慕春的年紀。丫頭們人多心也多,保不齊與二門上小幺兒們打牙犯嘴,就有從外頭得了來的也未可知。

要不說王熙鳳是真厲害。她這一說就算不中也與真相極為接近。

事實就是司棋與潘又安偷會大觀園鬧出問題,因鴛鴦驚散,遺落了繡春囊。

而且,王熙鳳一番話有理有據,最大程度安撫了王夫人的心。她絕口不提賈寶玉如何,就是肯定王夫人最擔心的是怡紅院。

都說王熙鳳「能」,事實上她管家的手段很一般,加上自私自利,十成本事只發揮了四五成,還不都走正路。

但她對人心和人性的把握卻極為準確。這一番剖析,連拉帶打,既洗脫了自己的清白,又安了王夫人的心,更講明白繡春囊可能的歸屬,已經非常厲害了。

但能人一般不光要發現問題,還要解決問題。王熙鳳這邊就又給出了建議。

首先,她說」如今不但我沒此事,就連平兒我也可以下保的。太太請細想。」

這是領導人的擔當,敢于為身邊人承擔責任。

王熙鳳把平兒摘出來也不光是有情有義,皆因平兒要有錯,責任還在她。她給平兒洗清,也是做事有頭有尾,絲毫不留破綻。

王夫人聽她如此說,也就沒了話說,也知道之前操之過急了。好在就她們姑侄兩人,否則又丟人了。 「你婆婆才打發人封了這個給我瞧,說是前日從傻大姐手里得的,把我氣了個死。」 王夫人這會兒又把責任一推,千錯萬錯邢夫人的錯,與她無關。

所以,邢夫人才是真的傻。她把繡春囊封給王夫人,是最錯的的一招。她就應該直接來找王熙鳳商量,然后將問題再丟給她們姑侄。那時候她落得干凈,還賣給王熙鳳和王夫人一個人情。如今這樣,反而顯得她不懷好意。

其次,王熙鳳讓王夫人快別生氣。也不是生氣的時候。鬧起來還容易被賈母知道了,不好遮掩。

這就有點「埋怨」王夫人剛才的怒形于色不應該,也有故意「嚇唬」的意思。

王熙鳳提議「暗暗察訪」不動聲色,是解決這件「丑事」的核心。這種事堅決不能鬧大了盡人皆知,丟人丟不起。她說不要著急,也是對王夫人怒形于色的提醒。

又提議讓周瑞家的、旺兒媳婦等幾個陪房進園子去查訪,安插自己的眼線,也算王家進一步滲透。

王熙鳳和王夫人的最大問題就是任人唯親的,她們王家人始終沒有融入賈家,不信任賈家人,就與她們姑侄有關。

在自己家里尚且如此割裂,也就注定王熙鳳、王夫人都缺失主人翁的精神。賈家不是她們「家」,王家才是。要不說叫「母蝗蟲」呢。

最后,王熙鳳提議裁員。說丫頭也太多了,真鬧出事來不好管。畢竟一只眼睛看不見全數人。真出事后悔無及。 「不如趁此機會,以后凡年紀大些的,或有些咬牙難纏的,拿個錯兒攆出去配了人。一則保得住沒有別的事,二則也可省些用度。太太想我這話如何?」

賈家的人口實在太多,之前林之孝提議賈璉向賈政王夫人提裁員。賈璉就說王夫人不同意。如今王熙鳳再向王夫人提,還是裁員的問題。

他們夫妻管家,知道如今的家業艱難,到了不得不縮減開支的地步。趁此機會干脆就放出去一些人,也好開源節流。

那麼,王夫人會答應麼?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