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究竟有多美,咸豐皇帝對她如癡如醉

提及封建王朝,大多數人第一想到的便是慈禧太后,被老百姓在背后唾罵的太后,在年輕時竟然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美女,據宮女回憶:當時咸豐皇帝被慈禧迷得連上朝都沒有時間,那麼臭名遠揚的慈禧究竟有什麼魅力,會讓堂堂一國皇帝對他十分寵愛呢?

慈禧太后掌管了大清王朝將近半個世紀,也就是說,在她年輕時,便在宮廷內有了自己的話語權,慈禧權力的來源讓人匪夷所思,要知道慈禧的出身,比起宮廷內的妃子算不上高貴,甚至都不會被皇帝正眼相看,但就是這樣一個人,最后卻成為了咸豐帝最寵幸的妃子。當時一直伺候慈禧的宮女回憶慈禧是她見過最有實力,也是長得最好看的一位妃子。

現在,我們對于慈禧的了解只能是從網上搜集來的照片,但是殊不知這些照片都是慈禧年近花甲時拍攝的,而她年輕時的樣貌可謂是傾國傾城,倘若不是有幾分姿色,也不會成功的被選為妃子。據描述,慈禧的身材十分勻稱,濃眉大眼,化妝技術更是一流,穿衣打扮也是十分的講究,在宮中可謂是數一數二的美女,但是迫于家世的渺小,所以盡管能夠憑著美貌進入了宮中,但是想要站穩腳跟,光憑這些還是遠遠不夠的。而慈禧能夠在之后手握大權,與她不服氣的性格也是息息相關的。

慈禧那種不甘于平凡的心靈,讓她在后宮當中心狠手辣,表面上看似慈禧是一個十分柔弱的小女子,但是誰的地位對她上位有威脅,她便會玩弄心機來對付她,后宮的每一位妃子都對這樣一個表里不一的女人所震懾,然而盡管這樣她還是無法得到皇帝的寵愛,于是接下來的做法,更是讓宮內所有的人刮目相看。

慈禧太后不僅有著傾國傾城的樣貌,了解她的上位手段,更是對這個女人十分佩服。慈禧在后宮當中被所有妃子忌憚,生怕自己哪沒做好會遭來慈禧的報復,雖然慈禧出身一般,但是也正是因為她的出生地讓他得到皇帝的關照。慈禧是一位滿族人,獨特的腔調讓她唱出的歌十分動聽,不僅長相出眾,更是琴棋書畫樣樣俱全,試問,這樣一位才藝與美貌并全的女人,誰能不愛呢?為了能夠接近咸豐帝,她不惜花費大量的錢財買通守衛,只為了解皇帝的行蹤,而慈禧的心機也正是在此刻表現出來。

為了能夠讓皇帝注意到她,于是她便早早的來到皇帝的必經之路,準備好自己要彈奏的琴,在花園當中演奏,美妙的琴音加上獨特的歌曲腔調,很快便得到咸豐帝的注意,順著聲音走過去一瞧,讓皇帝滿眼放光,這樣的女子乃是絕世美女啊,說罷便于慈禧進行交談,這也是慈禧計劃中的一部分,當晚,慈禧便于皇帝圓房,也就在這晚,慈禧被封為蘭貴人,也是從此刻開始,慈禧太后的時代開始了。

想要在后宮之內立于不敗之地,便需要得到皇帝的加持,而做這一切的開始,則是需要捕捉皇帝的內心,而慈禧就會利用這一點,得到皇帝芳心的同時,幫助皇帝處理政事,很多奏章都是慈禧幫他處理得,這不僅僅減少了皇帝的壓力,更是讓皇帝對這個女人產生了依賴,這也意味著慈禧的權力不斷加大,當時的慈禧不僅能在后宮當中能夠呼風喚雨,而且慈禧是一個滿族人,還會滿漢兩語,同時也解決了皇帝對邊境事務的煩惱,之后還為咸豐帝生下一個兒子,這也讓慈禧在宮中的地位穩固,然而慈禧的厲害之處遠不止于此。

慈禧太后的美貌讓咸豐帝如癡如醉,慈禧管理朝政的能力更是換來皇帝的欣賞,自身的講究也讓宮中的人無比佩服。

伺候慈禧多年的宮女,也就是慈禧的貼身婢女何榮兒,在之后的回憶中談論到慈禧的美貌并不是謠傳,她在為皇帝處理政務之余,不斷的學習化妝技術,對自己容貌的保養也是十分講究,每天晚上都要用雞蛋敷臉,為了能延緩衰老,慈禧還不辭辛苦學習養身之道,常常還會去書中描述的地方采摘花瓣,用來泡澡,因為書中記載,每日用牛奶進行沐浴會讓身體富于彈性,她便下令讓宮中的人去收取上等的奶牛,獲取最新鮮的牛奶進行沐浴,

除此之外,慈禧的著裝也是十分講究的,衣服的裝飾與綢緞都是上等品,金簪銀釵是慈禧隨身攜帶的物品,慈禧愛美,幾乎是全宮廷內熟知的事情,這個喜好也一直保持到她六十歲的時候,當時洋人的相機傳入我國,慈禧便對這個新奇玩意兒十分感興趣,我們在網絡上所能看到慈禧的樣貌,都是慈禧晚年拍攝的,然而,如此奢侈的生活,百姓注定不會幸福,這也是慈禧遺臭萬年的原因之一。慈禧的美貌讓咸豐帝失去理智,整日沉醉在與慈禧的喜樂當中,朝廷的大小事情都交給慈禧去做,最高權力的擁有,也正是慈禧用自己努力換來的,慈禧雖然活了七十多歲,但是死前的樣貌卻駐足在四十歲左右,她的精力在朝政之外,便都投身與愛美當中。

當時很多外國記者見到慈禧的面貌后,都不由得心中驚嘆,她的樣貌也換來無數人的高度評價,年齡雖然在不斷增長,但是太后身上散發的氣質是無人能比的,而美國女畫師在為慈禧畫像時,也同樣被震撼。

我們沒有見到過慈禧本人,也無法理解當時人民對慈禧美貌的贊美,但是慈禧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是事實,咸豐帝被慈禧迷得失去自我也是事實,這足以說明慈禧年輕時,是一個當之無愧的美女,倘若慈禧能夠將這些精力放在朝政與百姓上,恐怕歷史還會改寫!對于太后的美貌,妳們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