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賈探春的這一下,將邢夫人王夫人的遮羞布徹底摘了

哒哒哒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講到王熙鳳帶隊抄大觀園,她本人并不積極,一切任由王善保家的和周瑞家的行事。

從瀟湘館出來后,一行人就去了秋爽齋。彼時秋爽齋內外燈火通明,賈探春更是開門迎客。

王熙鳳那邊帶隊剛進大觀園,早有人過來通報賈探春。探春知道其中一定有事,才會做出這等事。她雖有不滿也無可奈何,卻不想任由這些人為所欲為。

探春知道這事肯定是王夫人的吩咐,她也不敢責嫡母如何,當然就認是僕們不好,王熙鳳不作為。

所以她一上來也不客氣,直接對王熙鳳講了三點:

一,說丟了東西那就查,反正「我們」都是。

探春語義不善,既然把我們當了就要給個說法,不是你們說啥就是啥。

抄可以,抄不出來的話,大家都別自在。

二,「抄我可以,抄丫頭們不能」!

賈探春直言丫頭們「拿了」東西都交給我藏著,要抄就抄我的東西,想要抄丫頭們的,不可能!

她在此時挺身而出,體現出兩點:第一,賈探春為下屬挺身而出,有擔當。第二,賈探春信任自己人,不可能做錯事。

抄大觀園就是賈家內耗、互不信的體現。曹雪芹寫賈探春的擔當,借以諷抄大觀園的愚。

三,說抄檢是「自滅」行為。

抄檢大觀園代表賈家亂的開始。人人自危,人人為己。這樣的家族信譽已崩,沒有任何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甚至時刻算著在背后拖后腿,沒有一個考慮賈家將會如何。

賈探春從賈家的立場去考量抄大觀園,徹底看了邢夫人、王夫人和王熙鳳的自利。作為賈家的媳婦,她們都不格。

見賈探春來這麼一出,自然抄不下去。王熙鳳看著周瑞家的不說話,周瑞家的也不敢,就提議趕緊走吧。

結果王善保家的不知道,做出一個舉動,徹底怒了賈探春。

要不說無知者無畏。王善保家的就是無知。

她本來沒經過賈探春管家的厲,更在邢夫人那邊容慣了,不但不了解探春的性格。還因為迎春被她們扁的圓的迫慣了,以為探春同樣好說話。

她仗著是邢夫人陪房,姑娘們也得叫她一聲媽媽。自以為開個玩笑,自己露臉不說,也能壓一下探春的氣勢。便上前拉起探春的衣襟,「一掀」,說查了,并沒有。

這個舉對賈探春是極其不尊的行為。別說她一個僕人,就是王熙鳳這個嫂子也不敢做。

要知道上一次如此「一掀」,還是尤二姐見賈母。賈母要看她的「肉皮兒」,鴛鴦便當眾掀了尤二姐的裙子,主要是給賈母看腳。

那尤二姐只是一個小的,賈母跟前根本談不上什麼尊,被掀了裙子只能忍,誰讓她要吃「這碗飯」。

但王善保家的如今上前掀賈探春的衣服,可是在抄大觀園用著名號之時。她心中把賈探春放在一起,是大不敬的事。

她盡管是邢夫人的陪房,平日賈探春也要尊稱一聲媽媽。但僕就是僕,臉面都是主子給的。「說你行你就行」。

她的此舉相當于踏賈探春的名譽,迎春一直以來被她們負,探春可不是迎春!

王熙鳳一見王善保家的沒體統,當時就知道壞了,她反應也快,直說快走別發。但已經晚了。

賈探春揚手就是一下在王善保家。直接喝問她是什麼東西,是不是弄賈迎春慣了,如今又到她的頭上!

之前因為「累絲金鳳」的事,賈探春就和賈迎春說起她們姐妹是一樣。

如今王善保家的如此,可知迎春平日過的是什麼日子!

賈探春不呆,一見王善保家的跟著狐假虎威,就知道抄大觀園一定是她出的主意。

探春對抄大觀園惡,本來找不到機會出氣,正好給了她借口,當即一下就過去。

要不說賈探春真是賈家第四代的第一人。這種事唯有她做得,別人就算想做也不敢為。

賈探春揚手這一下,所有人心中都會叫一聲「好」,讀書人更是至極!

王善保家的這種里挑外撅,不干人事的僕,早都應該如此。

賈探春,當然不可能和僕人爭,直接拉著王熙鳳,要搜你來,別讓你家奴才對我。

王熙鳳當時也是一個頭兩個大。她也沒想到王善保家的會來這麼一手。只得化解說前兒把太太也沖了。這樣的人當然對賈探春無禮也無話可說。

賈探春當然不是好忽的,說自己被人如此侮,但凡有氣性,早一頭碰了!還能讓一個僕到身上放肆。并說了王善保家的,明天要先告訴賈母王夫人后,再去找邢夫人。也是扯虎皮做大旗,既然大家都仗勢,就讓賈母評評理再說。

那王善保家的萬沒想到自己竟挨了一下,當眾丟了面。她被拉到外面還不服氣,隔著窗子只說: 「罷了,罷了,這也是頭一遭。我明兒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罷。這個老命還要他做什麼!」 這就是不服氣,意思是說邢夫人也沒動過她,今天反被小輩探春了,賈家是呆不下去了,干脆回邢家算了。

古代社會陪房作為娘家陪送的人,還有著娘家的臉面,在婆家本就要被高看一眼。

要說被婆家晚輩這種事,確實比較少見。但同時也要他們學會尊重。

王善保家的自己不尊,也怪不得別人,她自覺受了天大屈,則是不分是非。

賈探春聽了她這話,馬上就喝命丫頭們說: 「你們還等什麼,難道讓我和她爭麼?」

侍書她們聽賈探春發話了,馬上都出去對著王善保家的說:「有能耐你就趕緊回去,我們也少了不少事,就怕你嘴里說得好,心里舍不得走

俗話說強手下無弱兵,侍書一句話就揭了王善保家的的老底。

賈家什麼家世,邢家又是什麼樣?她在賈家仗著邢夫人,一家人吃香的喝辣的,作威作福。回去邢家誰又慣著她?再說哪有賈家的待遇!

王熙鳳聽說后也贊嘆一聲侍書說得好,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探春冷笑道: 「我們作的人,嘴里都有三言兩語的。這還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會唆主子。」

這話就是對抄大觀園這件事,揭王善保家的唆邢夫人和王夫人不和,又抄自家的事。

之前就提到王夫人之所以同意王善保家的主意抄大觀園,是水東引給邢夫人。從賈探春的主觀來看,確實將氣發到了邢夫人頭上。探春尚且如此,何況其他人。

邢夫人容不干好事,又沒有智慧。論高明,王夫人強她多了。

這邊平兒等忙也陪笑解勸,把侍書拉了進來。周瑞家的等人又都虛虛假假的勸了一番,畢竟賈探春可是她們家的小姐。

王熙鳳放嫂子的見小姑子生,只得作好作歹,直待伏侍探春睡下,方帶著人往對過暖香塢來。

這一通鬧,熱鬧非常,也讓賈探春大放異彩。她能不畏勇于抗,才是大胸懷,大作為,高瞻遠矚。只可惜她一個女兒,注定什麼也做不成。不提。

眾人下一站是賈惜春的暖香塢,又會有什麼故事發生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