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兩眼無神的太監,某處工地上的孩童

哒哒哒 2022/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1903 年一位旗人奶媽,正在哄孩子入睡。越是大戶人家,孩子出生后便由奶媽哺育。孩子長大,與生母都生分了。

在上海的某處工地上,一群孩童正在干建筑活,還是上學的年齡,滿臉已是風霜。這應該是使用童工最早的一張相片,能夠保存下來實屬不易。清末社會紛爭不斷,民生艱微,窮人的孩子哪有學堂上,早早出去謀生。瘦弱的身體被繁重的勞動摧殘,鏡頭下讓人感慨萬千。

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女子變成了男人的附屬品,越是大戶人家越妻妾成群。這位鄉紳,虎背熊腰,一妻兩妾。別看她們同侍一夫卻妻妾有有別。正妻要門當戶對,明媒正娶,顏值倒成了次要的。至于小妾,出身不好,即便有了孩子也是庶出,繼承不了什麼錢財。從照片里一眼就看出兩邊的女子是兩個小妾,在正妻面前沒有幾人敢嘚瑟。

正在寫字的男子被攝影師打擾后,對著鏡頭怒目而視。讓人驚嘆的還是他垂地的辮子,這是清朝人獨有的特色。從最初的鼠尾辮,到中期的蛇尾辮,直到后期的牛尾辮。辮子的演變隨著大清的國運起起伏伏,在洋人的眼里辮子是落后的象征,可當時的男人,個個梳得油光蹭亮,心里美滋滋。

晚清時期,河北滄州城里某位「武狀元」家的五位妻妾,她們在自家宅院里擺拍,個個濃妝艷抹。當時越是達官顯貴,越是妻妾成群。這位武狀元可以說是左右逢源,既有滿族女子,又有漢家女子。花盆底鞋和三寸金蓮就說明一切,坐正中的就是正妻,面容姣好,雍容華貴。

被鴉片戕害的煙鬼,兩個人正托著煙槍吞云吐霧。這樣的場景在當時的中國司空見慣。鴉片泛濫,煙館林立,即便是應酬也不去茶館了,天天醉生夢死。朝廷的鼓勵種植推波助瀾,讓貧苦之家都抽得起大煙,這是一個國家的悲哀。

兩眼無神的太監,已經不在宮里。額頭的皺紋,雀斑的臉龐,宮里的風雨變幻已經成為過去。他出了宮,昔日的專橫跋扈囂張氣焰已經無跡可尋,如何安身立命才是頭等大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