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上色老照片:禁煙會公開焚毀鴉片工具,恭賢親王幼年騎馬照

父子同榻吸食鴉片

父子二人在一家鴉片館的床榻上吸食鴉片。父親戴著眼鏡,一看就是個文化人。清朝末年吸食鴉片成風,當時的人們并不認為這是[毒·品],覺得是一種時髦,人人競相吸食。長期吸食鴉片后會導致人的智力下降、目光呆滯、精神萎靡、骨瘦如柴,逐漸形成精神依賴。

穿禮服的滿族新娘和她的奴仆

穿著盛裝的滿族新娘牽著女仆的手腕站在家中后院的假山石旁。女仆樸素的穿著與新娘的盛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土墻邊的老百姓兩名村婦

可能是發生了爭執,左邊的婦女一臉怒氣未消的樣子,右邊的婦女低著頭一臉委屈的表情。中間的男子可能是右邊婦女的兒子,他在代母親向對方道歉。

恭賢親王溥偉幼年時騎馬照

愛新覺羅溥偉,1880年生于北京,恭親王奕訢的嫡孫,1898年承襲恭親王爵位,死后被追授為恭賢親王。該照片為溥偉幼年時騎馬照。

重慶巫溪山區村民

這些村民長期生活在閉塞的大山中,看到了拿著照相機的洋人攝影師很是好奇,便聚在一起圍觀。

裝扮成婚禮現場的庭院

現在人們結婚都會在家中貼上雙喜的「囍」字,不過在清朝「喜」和「囍」都代表著對婚姻的祝福。這個婚禮現場的房檐上掛著的布簾上就寫著「喜」字,而非「囍」字。

穿著官服的僧人

這名僧人的地位不低,他穿的官服上的補子是代表二品文官的錦雞補子。左邊一個小和尚雙手托著木匣子畢恭畢敬的站在僧人旁邊。

富足的一家三口

這是一個富足的三口之家,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家竟然是玻璃窗戶。當時只有大富大貴的家庭才會安裝玻璃窗戶,平民百姓家中的窗戶仍然是紙糊的那種。

禁煙會公開焚毀鴉片工具

清朝末年,一些有識之士逐漸認識到鴉片的危害,于是他們在一些有良知的西方友人的協助下成立了禁煙會。圖為禁煙會在街上公開銷毀吸食鴉片的工具。

公子哥和他的跟班們

占據C位的公子哥坐在墊著石板的椅子上,手拿折扇,周圍一群狐朋狗友簇擁著他,看他的表情很是享受這種眾星拱月的感覺。

清朝官員們合影

這些清朝官員身穿冬服,按照職位高低從中間向兩邊站列。每個人都一臉嚴肅,霸氣十足。

小伙表演抖空竹

抖空竹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源于明,盛于清。明朝劉侗、于奕正所著《帝京景物略·春場》一書中就有對抖空竹的詳細記載。不過,一般現在我們所說的「空竹」,是專指抖在空中嗡嗡作響的那一種。這種帶聲音的空竹,在書中并未記載。

清朝的馬車

一匹白馬拉著一輛雙輪馬車,車夫在一旁牽著馬繩,遠處是景山的主峰亭——萬春亭。這種馬車沒有減震,很多洋人來到中國后都會好奇地乘坐這種馬車,結果都無一例外的被顛了個七葷八素。

街頭玩游戲的清朝人

三名成年男子帶著五個孩童在一塊空地上玩老鷹捉小雞的游戲。一群人玩的不亦樂乎,很是開心。

殘破不堪的明長城

長城建造的目的是中原王朝為了抵御外族入侵,結果整個中原都被外族占領,長城便失去了它的軍事目的。清軍入關后,長城隨即荒廢,到了清朝末年,因年久失修,長城已經變得殘破不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