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時髦親王,留下皇宮第一張人物照,身為皇父,一生謹慎小心

哒哒哒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這里的六爺指的是清朝十二大鐵帽子王之一的恭親王奕䜣。因其在諸兄弟中排行老六,又稱六爺。 此人有膽識,善于權謀,極其精明,人稱「鬼子六」。

七爺指的是十二大鐵帽子王之一的醇親王奕譞,排行老七,人稱七爺。 此人不慕官場,性情恬淡,憨厚溫順,家族卻兩度潛龍(光緒與溥儀),硬生生將其推向前台。

嫂子指的就是奕䜣與奕譞的嫂子,大清實際掌權者慈禧太后。對兩位小叔子,慈禧完全摸透了他們的心思。咸豐駕崩,慈禧借助兩兄弟鏟除對手顧命八大臣,后又對奕䜣恩威并施,使其聽命于她。 對于奕譞,慈禧既是他的嫂子又是大姐。(慈禧的妹妹嫁給奕譞),同時,慈禧又將奕譞之子推上皇帝寶座。三層關系讓慈禧牢牢拴住奕譞為其效力。

三人搭檔,雖各有各的心思,但共有一個癖好,那就是愛臭美,喜歡照相。慈禧照片數量最多,六爺的照片最霸氣,但七爺的照片最早,最趕時髦。讓我們看一組七爺最亮的幾張照片。

1. 這張是故宮收藏的歷史人物照中,有確切時間,地點可考最早的照片。照片拍攝于同治二年(1863年)。當時24歲的奕譞被授命領侍衛內大臣管理神機營。此照片是奕譞在南苑軍營所拍。照片用藍綾裝裱,相當考究。

奕譞南苑照

這張照片也是七爺三十歲以前唯一的一張照片。上有七爺親筆題照:

波面殘陽耀碎金,炎光消盡覺涼侵。

莫言倥傯三軍事,也得逍遙一律吟。

碧草馬嘶欣脫轡,青溪人坐乍開襟。

云容糺縵隨風布,念切油然早作霖。

下書「晚操后步至長河作」、「醇郡王自題」,再下鈐「醇郡王」、齋號「九思堂印」印章二方。照片中,七爺橫挎馬刀中立,兩名侍衛分別手持長矛、肩抗火銃,侍立左右兩側。可見,當時,朝廷士兵的主要武器還是刀與矛,而神機營也只是配備了火銃。

2.這種照片,是光緒十二年四月十七日(1886年5月20日),七爺在天津城南海光寺行轅,由醇王府攝影師、廣東人梁時泰拍攝。七爺時任總理海軍事務,此行是李鴻章等同去巡閱北洋海防,時年四十七歲。

七爺海光寺照

3.這種照片是醇親王在大沽海口校閱炮台時所拍攝,時年四十七歲。照片的背景是在大沽海口碼頭上。醇親王坐下所騎之馬為克將軍所贈。他曾為這匹心愛的坐騎紫騮馬題過詩:

楊柳風中路,循山入廄來。

慨余多事日,逢此軼群材。

百尺銀濤立,三行玉賬開。

麟翔還鵠峙,德力而稱該。

醇親王大沽口照

4.此照中坐者為時任總理海軍事務衙門大臣醇親王,左為大學士、時任直隸總督李鴻章,右衛正紅旗漢軍都統、福州將軍善慶。拍照的時間是光緒十二年四月(1886年5月),地點還是在海光寺行轅。奕譞有詩為證:

平生壯氣此間舒,縹緲心神接太虛。

月點滄波雨明鏡,天包大地一穹廬。

幽宮珠冷驪龍窟,上屆云浮白鹿車。

欲起波仙談赤壁,從游二客竟何如。

詩中的五六兩句,追述了在海上航行時看到的海市蜃樓奇景。當時,奕譞奉旨視察海防,往山東煙台航行中遇到此景。

李鴻章、醇親王、善慶

5.奕譞自光緒十二年奉旨巡閱北洋海防回來復旨,因有病,回到西山妙高峰下的別墅修養。在那里醇親王養鶴、鹿以自娛、這張照片上記載:「托都統云贈鹿豢養逾十載,性馴能解人意,偶牽以照相,凝立如有知。旋斃,后乃知凡事皆有因緣,其馴也正為余添福行樂爾。」

照片上左右各有印章一,左邊印文為:「皇七子和碩醇親王,渤澥杰風」,右上印為「東朝御賜,思合符契」。

醇親王與鹿照

6.照片中坐者為醇親王,右邊站立捧刀者為入八分鎮國公載灃(奕譞第五子,溥儀的生父),右邊站立捧書者為入八分鎮國公載洵(奕譞第六子)。此照拍攝于光緒十六年(1890年),醇親王過五十壽辰。為紀念自己的生辰,曾作詩曰:

衰顏重著舊征袍,顧盼情殊侍側豪。

陳跡花飛春夢遠,壯懷風散陣云高。

挽強力盡千鈞弩,淬厲功愧百辟刀。

知命年參知命義,先將詩禮勖兒曹。

醇親王與兒子

7.此照片為端午節前三天,醇親王攜照相師梁時泰前往拜謁六哥恭親王奕䜣。兄弟倆在秋水山房前拍下此照。此時,恭親王五十八歲,醇親王五十一歲。載灃的家庭教師繆嘉玉在此照片上題「昆仲聊床圖」五字。

昆仲聊床圖

作為時髦親王,奕譞所拍的照片遠不止上面這些。

奕譞照片

生于皇家,置身官場,身為帝父,奕譞一生還是小心翼翼,謹慎行事,謙虛退讓。雖然才能并不出色,但無論生前還是死后,各種殊榮都有增無減。都言七爺憨,實為憨而不憨。

用戶評論